中国茉莉花革命: 玩火自焚,逞强自败--关于大爆炸与大阅兵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9-03

玩火自焚,逞强自败--关于大爆炸与大阅兵

转发此新闻:
八月十二日天津港瑞海公司危险化学品仓库发生惊天大爆炸,火光冲天,声闻数里,数百人死于非命,亿兆财产灰飞烟灭。


  许多年轻的消防员一去不复返,中共官方称他们为「英雄」,试图以煽情换真相,拿高帽子堵人嘴。但自古英雄之死,都是道之所在,慷慨赴死,或杀身成仁,或舍生取义,哪有这样稀里糊涂去送死的?牺牲于天津港的消防员们和那些被飞来横祸夺去生命的普通群众一样,他们不仅死得惨,也死得冤、死得不明不白、死得心不甘情不愿!

  和汶川大地震、东方之星沉船事故不同,这是一场彻头彻尾、不折不扣的人祸。死难者们死于管理失效,死于怠政惰治,死于失职渎职,死于官商勾结,死于政治腐败,死于一党专制,因此,这是一场彻头彻尾、不折不扣的大悲剧,只有牺牲、没有英雄,只有悲伤、没有温情,只有愤懑、没有感动。这场灾祸,套用习近平的话说,就是「满满的负能量」。

  天津大爆炸让人联想起一九八六年四月发生于前苏联乌克兰境内的切尔诺贝尔核电站大爆炸。正是那场放射性相当于广岛原爆四百倍、核污染波及大半个欧洲的大爆炸掀翻了苏联「制度优越性」的盖子,多国救灾的实际需要又倒逼出对苏联以及整个世界影响深远的「公开性」政治改革。戈尔巴乔夫认为,国际社会理应了解核爆炸的真实信息,而苏联政府也无权欺骗本国人民,他说:「应该对人民说真话,不要害怕自己的人民,公开性是社会主义的本质属性。」后来有人总结说,正是切尔诺贝尔大爆炸开启了苏共亡党、苏联亡国的倒计时,可见多难未必兴邦。

  对于屡屡制造人为灾难并把灾难真相隐藏于制度黑箱之中的共产专制国家,「公开性」、「透明度」的确是一剂苦药,足以颠覆建立在制度性谎言基础上的一党统治合法性。灾难是一面放大镜、照妖镜,会把人们平时不甚关注的制度丑恶加倍显现,一旦打开了人祸的黑箱,人们将会一目了然地发现,制造人祸的专制政体远比灾难本身更加丑陋,也更加恐怖。

  然而,天津大爆炸不会产生切尔诺贝尔大爆炸那样的政治冲击波,因为习近平自封「男儿」,不愿做顺应潮流、从善如流的中国戈尔巴乔夫。而虽说中共满朝是「男儿」,在大爆炸惊魂未定的最初四天里,包括习近平在内的中共高层却全都神隐不现,只派出区区女流刘延东孤身犯险。涉事的中共中层「男儿」们更加不堪,为逃避问责乱作一团:天津市和天津港互相推诿,安监局和交通部撕破脸皮。中共的「男儿」气慨不过如此,比之前苏联,他们唯一的优越之处在于,即使人命关天,也不必考虑对人民说真话,只需护住头上的乌纱帽,守住本团伙、本派系以及本党权贵的最高利益。

  江、胡时代从九八抗洪到零八抗震,已经形成了一套化悲痛为感恩、变灾害为政绩的中共救灾模式。救灾成了「感动中国」的政治秀、「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抢险救灾」的制度秀。在互联网高度发达的今天,这套「坏事变好事」的救灾模式已经没有票房价值。但是,习近平似乎技高一筹,他看到了灾害背后更大的政治商机:权斗正酣,民愤可用。

  在大爆炸之后的一个星期里,习近平的表态越来越严厉,以习的性格看,「彻查」、「严办」必不是空话。等待着天津官场的,或是一场危险程度不亚于危化品爆炸的政坛大爆炸。杨栋梁已经落网,戴相龙只待揭盅,张高丽悬在空中,站队站错了的官员固然危险,即便是靠习近平宠信才当上天津代理书记的「之江新军」成员黄兴国也难免受到误伤而仕途中落。人祸是政治斗争的加速器,正当选择性打虎步入困境,天津大爆炸的发生及时给习近平送来了清洗政敌的新炮弹。

  习近平政治挂帅,运动开路,「三个自信」、「四个全面」,对内好斗,对外逞强,「治国理政」风格越来越酷肖毛泽东。「一带一路」是对外大跃进,「京津冀一体化」是对内公社化。如其所愿,如今的中国真是大事不断,只不过大则大矣,只有大斗争,没有大改革,只见大祸,未见大功。这两个月,大股灾接着大爆炸,大爆炸连着大阅兵,但习当局暴力救市未果,却套牢了「国家队」,大爆炸又炸翻了天津卫。大悲之后欲大喜,习近平秀个人权力、挣党国面子的机会,也就只能指望大阅兵了。


  「十一」阅兵,有章可循,「九三」阅兵,史无前例,完全是习近平一时兴起。这又是毛泽东式执政风格之一例。当然,抗战胜利弥足珍贵,值得高调纪念,但是,抗战是前朝往事,是国民政府、蒋委员长领导之功,抗战牺牲了近三百位战将,只有一人是共军(左权)。即使后人不再追究当年毛共先闹摩擦、后摘桃子的假抗日、真叛乱旧事,共产党所谓「中流砥柱」充其量也只是战场上的配角。所以,若习近平果真是为了纪念抗战胜利七十周年,最恰当的纪念方式诚然不是中俄并肩阅兵,而是两岸合开纪念会,马英九为主,习近平为副,二人共同褒扬当年国府、追祭抗日将士、感谢盟国支持,那才称得上是大仪典、大器量、大格局。

  其实,习近平阅兵,抗战胜利只是个幌子。他的用意是一箭三雕:一是三军统帅的加冕礼:中共历任军委主席都曾大阅兵,唯独华国锋没办成,结果早早地垮台了(一九七八年五月华国锋曾想突然袭击「顺路」在海军阅兵,被邓小平愤怒阻止,连带邓的二野老部下、时任海军第一政委苏振华也被邓当作「叛徒」一脚踢开,惊吓之下抑郁而终),有此先例,习近平自然是非阅兵不可,二O一九太久,他已经迫不及待了。二是中俄准军事同盟的确认仪式:今年五月习近平赴莫斯科给红场落寞阅兵的孤家寡人普京雪中送炭,同时中俄海军在黑海举行面向北约的联合军演,九月普京赴北京给习近平高调捧场,同时中俄海军在日本海举行针对美日的联合军演,你来我往,投桃报李,你替我撑腰,我给你壮胆,这种关系「不是同盟、胜似同盟」。三是向国际社会发出「大国崛起」的强硬信号:习近平上台以来,中日关系持续僵化,中美关系加速后退,东海、南海纷争不断,借「九三」大阅兵机会,他要把不宜用外交语言生硬表达的意思,用军体语言和行为艺术淋漓尽致地表达出来。

  《老子》说,「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之器,不得已而用之。」中国古代拜将出征,「君避正殿」,仪式选在偏殿举行,乃表示用兵迫不得已,绝无耀武扬威之意。以炫耀武力为特征的近代阅兵式起源于普鲁士,由希特勒、斯大林发扬光大,北朝鲜金家王朝更将此一仪式发挥到了极致--这个穷凶极恶、民不聊生的小国几乎年年举办大阅兵,而和平年代的宪政民主国家从来也没有劳民伤财大办阅兵式的传统。

  天津大爆炸已经向官商勾结的贪官和奸商们昭示,玩火者必自焚;「九三」大阅兵也必然对中共、中国、中华民族徒劳无功,因为逞强者必自败。


来源:争鸣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