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从宋朝灭亡谈习近平改革毛泽东的军队建制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9-09

从宋朝灭亡谈习近平改革毛泽东的军队建制

转发此新闻:
宋朝是中国历史上少有的国富反而被外敌欺凌的朝代。宋朝的经济发展在当时的国际水平上是无他国所能比的,然而“极度恐外”的特征与它的经济规模成为一个非常有趣的反差。很多史学家都是从腐败杀岳飞等角度解读宋朝灭亡的原因的。润涛阎从另外两个方向来阐述宋朝灭亡的根本原因。

腐败的确是宋朝灭亡的原因无疑,然而,把宋朝的灭亡全部归于腐败是省脑筋的事儿,而且很难遭到反驳。而事实上,宋朝灭亡的根本原因有两个:

一个是王安石的均贫富改革(类似于毛泽东思想)与司马光的为发展经济而牺牲社会公平(等于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邓小平理论)两种截然相反的理论体系占据全体国民从朝廷到民间的大脑。本来既得利益集团把王安石的改革经过阻扰与转向到了老百姓哪里时已经面目全非,后来又被司马光彻底抛弃,王安石的改革以失败告终,但王安石的改革思想并未被朝野双方彻底丢掉。人们头脑里有两种截然相反的理论,是大乱的思想基础。同理,坚持均贫富、杀地主资本家、斗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毛泽东思想)与坚持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黑猫白猫、无官不贪、贫富悬殊(=邓小平理论)的两套完全对立的思想同时在整个国家理论体系中存在,是共产党未来灭亡的思想基础。旧作里提到,习近平为了讨好毛左薄粉以及既得利益集团各派,不得不提出毛泽东思想与邓小平理论两个都不否定,乃权宜之计。如果此权宜之计持久坚持下去,宋朝灭亡的前车之鉴就差外敌发动战争这一条了。而战争,必然涉及到下面的话题。

二是宋朝的军队建制。

今天只谈第二个原因:宋朝的军队建制与毛泽东的军队建制

赵匡胤是通过掌握军权而黄袍加身篡夺了帝王之位,他也就做梦都害怕他人有样学样,始作俑者其无后乎?这个道理他非常懂。为了不让他人有样学样,他当上皇帝后立刻来个杯酒释兵权,把有资格的老军头们解散。另一方面,他着手改制。他清楚,铲除军人想搞暴动的想法是很难做到的,唯一能做的是让有野心的军人不能搞暴动,那就要在军队建制上来个互相掣肘。那时的军队非常简单,都是冷兵器,军队大体分为两项,一是拿着兵器玩命的,一是供应粮草的。用现在的语言来说就是战斗部与后勤部。赵匡胤便把这两项内容分开:管打仗的不能管粮草;管粮草的不能管打仗。在这之前,虽然管粮草的与管打仗的也都是用不同的人才,但两拨人马都在同一总兵的领导下。宋朝建立的这个军队建制,皇帝就选择军队里的对手,比如张三跟李四合不来,就让张三带兵让李四管粮草。这样,军人想通过暴乱打天下的路就给堵死了。

这条路虽然让大宋避免了军人搞内乱,但一旦与外敌打仗,体制的缺陷立刻暴露出来了。后来到了被外敌灭绝的当口,大宋才允许“家军”的出现,也就有了“岳家军”、“杨家军”等无数有管打仗与管粮草双重权力的军队将领。然而,宋朝皇帝对此非常提心吊胆,岳家军刚有起色便被帝王绞杀。道理在于这些家军有管打仗的权力也有管粮草的权力,有这两个权力,在宋朝的帝王眼里就是改朝换代的最大威胁,超过了外敌的威胁。对外敌,可以送给他们领土;对可以篡权的内敌,丢的不仅仅是一部分领土,而是皇帝的脑袋。消弱了有掌兵权、粮草权的家军权力,被外敌欺负直至亡国也就无法避免了。

别说金兵多么了不起,在冷兵器时代,大宋的军人并不必然输给金人。是军队建制的原因造成的。当岳飞把军队建制恢复到战争建制,战斗力立刻显示出来了。这也是大宋皇帝最害怕的地方,必须在岳飞直捣黄龙之前杀掉他。道理很简单,岳飞的军队打的旗子不是赵家军也不是大宋,而是岳家军。更要命的是他的军队建制是战争建制,与大宋朝的军队建制格格不入。这样的军队建制,直捣黄龙后杀回马枪便可让大宋的江山姓岳。不管岳飞本人是否这么想过,赵构肯定是这么想的。

熟读历史的毛泽东打下天下后,军队建制一部分采纳苏联的模式,一部分取自宋朝的模式。也就是说,在名称上采纳苏联的模式,在内核上则是宋朝的模式。显然,靠军队打下天下的毛泽东也时刻担心在战场上拼杀出来的将军们有不安分的,何况中共自来都有派系,比如张国焘的四方面军,毛泽东并不放心。彭德怀对这样的机制有看法,因为把军队供应单独拿出来归总后勤部,战争来了,外敌打入了,双方各怀鬼胎,怎么办?毛泽东说,一旦战争打起来了,立刻恢复到解放前的战争年代的军队建制。所以,当彭德怀去朝鲜时,他并不担心后勤与打仗两部分会发生对立,因为他立刻把军队建制恢复到了解放前打仗时的战争建制。志愿军回国后,军队建制立刻改成国内的军队和平建制。

所以,在毛泽东时代,不论多么乱,包括文革,都不会发生部队暴乱。这在军队建制的体制上得到了保障。因为各大军区的子弹炮弹等军火都是由总后勤部控制的,即使像性格暴烈的许世友这样的大军区司令员在遭受批斗时也无法带领军队起事,因为他没有军火供应,他最多拿着手枪带一部分人上山,是表演给毛泽东看的。

军队建制的重要性怎么夸大都不过分,即使练兵出身的袁世凯,由于在和平时期采取的是战争建制,蔡锷都可以跟他死拼。到了蒋介石时期,尤其是日本进关后,蒋介石就一直在战争建制与和平建制中徘徊。他总做梦彻底实行和平建制,一切都由他直接控制,这是他打不过战争建制的日本也打不过战争建制的共产党的根本原因。那些贬低蒋介石的军事才能拔高毛泽东的军事才能者,基本上都是溜须拍马落井下石者的成王败寇思维。毛泽东还没打下天下过,没有机会搞军队和平建制。而蒋介石早已当政,搞军队战争建制有军阀混战的危险,而搞军队和平建制,无法与军队战争建制的对手对打。以润涛阎之见,蒋介石的难处在这里。宋朝的灭亡根源也在这里。

韩复渠因逃跑而被杀,也是军队建制的原因。当初他是想拼命守住他的山东,那是他的地盘。在国民党时期,地盘丢了,什么都没了。可是炮兵不在他的管辖范围,他跟蒋介石提出要炮兵到山东参战,蒋介石答应了他。可当仗打起来的头天,前去增援的炮兵跑了。韩复渠认为是蒋介石玩弄他,想让日本鬼子借机杀掉他,所以下令把炮兵调走了。他决定以牙还牙,当即逃跑。炮兵不是他的管辖范围,他也就想让炮兵打头阵。炮兵指挥官也不是吃闲饭的,你在山东顶住了日本军队,功劳和地盘是你韩复矩的,而我们炮兵给你当炮灰,你又对我不是毕恭毕敬,我为何为你火中取栗?

习近平必须考虑军队建制不改革与改革的后果

习近平现在在搞军队建制的改革,目前还不清楚改革的范围与程度到底如何。从媒体曝光的资料看,有靠近美国军队建制的迹象。这只是表面上或者名称上从苏联的军队建制往美国的军队建制上靠拢,内容上是否能达到战时军队建制,还不得而知。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习近平的军队建制改革有从毛泽东“和平建制”(军队建制建立在没有外敌入侵、最担心的是害怕自己人暴动)转移到“战争建制”(与外敌作战随时可能发生)的趋势。这有两方面的原因,一个是东海南海局势紧张,有战争威胁;另一个是习近平没有毛泽东一辈子当皇帝而且死后也要把权力交给毛远新的打算,何况习近平连儿子都没有。即使他有儿子,他也不会做梦让儿子接班。所以,习近平的军队建制改革有逐步走向美国战争建制的思考。如此改革才能提高军队战斗力,尤其是在建制上做好随时打仗的准备。道理很简单:习近平不想当亡国之君。在这一点上来说,习近平是最爱国的中国人,没有之一。在专制制度下,最爱国的是皇帝本人。亡国之君就是历史的笑话,哪怕得到了乐不思蜀待遇的刘禅也是历史笑柄。

军队改成战争建制的优点是肯定的,那就是对外战争时效率高,掣肘少。有战争建制的军队,外敌也不敢轻易发起战端。它的缺点也是可怕的,有集团军暴乱夺取江山的建制上的担忧。

美国攻打阿富汗如入囊中取物,可前苏联打阿富汗就暴露了军队建制的软肋,一下子进入泥沼。苏联红军的威望在苏联人民心中一下子从天上掉到地下,制度自信没了。阿富汗战争是苏联最终解体的重要原因。至少是苏联共产党解散时没有人出来反对的原因之一。此时人人都看不起这个外强中干的党领导的军队了。在共产党领导下的政权,军队是核心的核心。胡锦涛当十年窝囊废,就因为他没得到真正的军权。邓小平敢撤销三个总书记,因为他手握军权。习近平反腐,靠的是他把军权从江泽民手中夺回来了不少。

习近平清楚,现在的导弹部队(二炮)就等于韩复渠时期的炮兵。假如中美战争明天打起来了,假如在前线的47军和54军分别要求二炮往某地发导弹,二炮的指挥官考虑的是支援哪一个对自己更有利。如果跟47军军长有过节,他就想方设法不支援该军。别说个人利益了,就算他们没有私心,不会贪污腐败,不会让家人发财,时时刻刻为国家着想,由于战争中对战役的决策不同的指挥官有不同的看法,二炮的指挥官也可能认为某军的战术是胡来,他就不赞成用导弹支援。为了提高战争的效率,习近平现在考虑的是把二炮取消,把导弹部队划入各野战军,等于把和平建制改成战争建制,就等于在韩复渠面对日本在山东登陆时炮兵属于韩复渠了,韩复渠就极可能为了保护他的地盘而与日本入侵者开战。

然而,习近平需要考虑的是:在今天导弹制导非常精确的和平年代军队改用战争建制,集团军有了能发导弹的权力,如果外敌入侵之前而某野战军集团涉入了高层的政治斗争,那就非常危险了。在民国军阀混战时期,炮兵想对对方斩首很难,因为用大炮轰炸某人的结局是炸烂了整个城市也无法实现对个人斩首。可今天,如果某集团军司令被习近平的政敌拉拢过去了,要跟习近平火拼,一发精确制导导弹就可把中南海习近平的住房炸掉,而让张德江在中南海的住房不受损失。

面对东海南海危机,尤其是美国重返太平洋战略,习近平感觉到时刻面临着战争的威胁。如果用现在的和平军队建制,无法跟外敌对打。只有采用与美国一样的战争建制,才能提高战争效率,也可起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

美国是民主选举总统(三军统帅),不用担心这样的军队建制会导致军队暴乱而夺权。总统没必要有军队经历。然而,这样的高效率打仗的军队建制,对没有军队经历的文人当专制制度下的总书记(军委主席)来说,一旦发生高层内讧,很容易发生军阀混战。国民党时期发生的蒋冯阎大战,哪怕都是国民党员当各大军头,也难避免四分五裂,因为蒋介石在军队实行战争建制与和平建制之间苦苦挣扎,有的权力他能收回,有的则不能。

所以,习近平的军队建制改革能走多远才能适合既能高效率跟外敌作战,又能防止军队介入高层内斗时兵戎相见,是不小的可探讨的课题。一句话:用民主制度下的高效军队建制,而服务于和平时期的专制制度,到目前地球上还没有成功的范例。高效的军队战争建制,只适合夺取政权时期的暴乱军队打天下,而不适用于打下天下后的和平时期的专制政权。

这不是说习近平的军队建制改革一定不行,只是说社会体系往往是一个配套工程。晚清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讲的内容主要还是西学的技术与兵器制造,而军队建制已经超出了技术与兵器范畴。

如果习近平真的把二炮解散,纳入各野战军编制,类似的军队改革以提高战争效率,那么,有两个结局习近平需要考虑:

一个是:习近平的军队建制改革能接近美国的军队建制以达到高效打仗功能,最终倒逼高层搞政治体制改革,以结束绞肉机内斗专制制度。也就是说,国家从专制绞肉机体制走向现代文明政治体制,先从军队建制改革入手。

一个是:专制制度不变,军队建制改革与政治体制改革不配套,导致军队在介入高层内斗时各行其是而造成民国时的军阀混战。

俗话说,甘蔗没有两头甜。习近平不能两头都要。习近平面对的难题在于:不改革军队建制,无法应对外敌。宋朝被外敌欺负其根源便于此。而外敌对此非常清楚。你越是没有能胜的军队建制,你就越害怕战争,外敌就越是得寸进尺。如果改革毛泽东建立起来的适合专制制度的解放军和平建制以提高与外敌作战的战争效率,就必须改革政治体制以结束绞肉机内斗,使军队不再为政权服务。而是军队国家化,不参与政治斗争。否则,军阀混战的局面必然出现。换言之,不改革军队建制,就有被外敌欺负的威胁,步晚清的后尘;改革军队建制,则需要政治体制改革相配套,否则有由绞肉机内斗发展到军阀混战的危险。

习近平必须考虑军队建制不改革与改革的后果。军队建制不改革,晚清的命运、前苏联的结局都是前车之鉴。军队建制改革,必须与政治体制改革配套,否则民国的军阀混战就是镜子。

来源:万维博客  / 润涛阎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