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31个核电站 谁有权决定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9-28

31个核电站 谁有权决定

转发此新闻:
这两年,中国多个城市爆发了对当地政府试图进行PX项目的抗议。这是民意力量,也是民众进步。现在,有一系列比PX可怕许多倍的项目正在悄悄酝酿,那就是:在中国内陆建31个核电站。

中国正在悄悄酝酿于内陆建31个核电站,相当于在每个省放置一枚核炸弹。这么重大的事情,谁有权决定?

927日,《华夏时报》报道:受国家发改委的委托,中国工程院、中国核能行业协会近期对整个内陆核电站的厂址进行了调研,明确内陆核电站安全性是否符合开工建设的要件,扫清开工前的障碍。

这么重大的一个消息,不通过新华社发布,而是通过一个没什么影响力的报纸发布,疑似是在试探民意。

民意并无多大反应。绝大多数网民根本不知道这31个内陆核电站会在什么地方。

新闻中「扫清开工前的障碍」的说法非常混账。彷佛是说,那些反对核电站上马的声音都是「障碍」──在中文里,障碍是一个贬义词。而且,安全性经过几个所谓专家的论证后,就「扫清开工前的障碍」,意思是根本不准备征求民意了?民意连最后的障碍都算不上了?

当年上马三峡工程,因为反对声音太大,而不得不提交议会表决,等于是将责任推给了全国人大。那是第一次将工程交由全国人大表决。关于三峡要不要炸掉的争论还在进行时,令一个备受争议的大项目,南水北调又开工了,甚至部分完工了。照样引起巨大争论。

如今,核电站又想上马。一个核电站,如同一个威力巨大的核炸弹。31个核电站,相当于在中国每个省放置一枚核炸弹。这么重大的事情,谁有权决定?
中国特色政治体制的一个特点就是,集中力量办大事。而这些大事,均不需要全民表决。把所有农民的土地收归集体所有,是大事;把所有城市土地宣布为政府所有,并且悄悄写进1982年宪法,也是大事。反右、大跃进、文革,都是大事。这些大事,都比三峡大,比南水北调大,比核电站大。

以前,民意只需要被动员,然后,民意就会糊里糊涂地喊拥护、喊万岁。然而,民意在变。这些年,无处不在的环境污染、分配不公、行政暴力遭遇到互联网启蒙后,中国公民对于社会事务的参与程度陡然增强。在缺乏公民参与渠道的中国,互联网成为公民表达意愿的第一场所。

就核电站来说,目前肯定不能完全否定,人类对能源的需求过于旺盛,导致我们不得不火中取栗,对包括核电站在内的诸多危险能源进行探讨。未来,随着技术的进步,核电站或许可以做到万无一失。但至少目前做不到。更何况,内陆核电站比沿海核电站更可怕。

日本福岛核电站事故

在这里,我们要感谢日本福岛核电站事故。那场事故,对日本人民是一场灾难,我们在深表同情的同时,如果不把福岛事故当成一场对全人类的警告,那我们就太蠢了。

目前,中国政府关于核电站的政策,完全是自相矛盾的。

一方面,在福岛核事故之后,中国核电建设的支持者们,不肯放弃巨大的利益诱惑,但又不敢顶风作案,所以就沉默。随后,201210月,国务院常务会议讨论并通过《核电安全规划》和《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明确「十二五」期间只在沿海安排建设少数经过充分论证的核电项目,不安排内陆核电项目。这等于是宣布内陆核电暂停,对此我们应该鼓掌欢呼。

但另一方面,中国「十三五」规划却宣布,「到2020年中国运行核电装机容量将达到5800万千瓦,在建3000万千瓦」。要实现这一目标,必须有内陆核电站的参与。这等于是说:内陆核电站还要上马。

目前,中国经济低迷,各地官员为了保GDP、保官帽,纷纷申请上马核电站。据说已经有十多个省份的官员要求上马核电站。这些省份,哪一个征求民意了?
非常恶劣的是,湖南桃花江、江西彭泽、湖北大畈三个内陆核电项目,尚未审批通过,已经投下去近80亿元资金。摆明了说:一定要上马。

请问,湖南桃花江、江西彭泽、湖北大畈三地民众有几人知道要在当地上马核电站?有几人同意了?并且,核电站一旦发生事故,其辐射半径巨大,周边都要跟着遭殃。即便某地民众同意,也还必须征求周边民众同意。1986年,发生在乌克兰的切尔诺贝利的核电站事故,其造成的辐射污染波及了白俄罗斯、俄罗斯的大片领土。

可以火中取栗,可以冒险,可以把祸患留给子孙,所有的这些都可以做,只要我们多数人愿意这样做。国家发改委、全国人大都难以承担这样巨大的责任。
关于核电站,必须进行公民投票。

来源:东方日报 / 王思想 经济学者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