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令计划背后的四大政治谜案:新四人帮确有其事?/ 令完成何在?/ 法拉利车祸中消失的女孩? / 令获取了什么机密?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7-22

令计划背后的四大政治谜案:新四人帮确有其事?/ 令完成何在?/ 法拉利车祸中消失的女孩? / 令获取了什么机密?

转发此新闻:
一切罪恶有其来处,也终会坠入尘埃。驳杂流传了多半年的传言在昨天落到了实处,北京时间720日,中共发布《关于令计划严重违纪案的审查报告》,令计划被双开。21日,《人民日报》旋即刊文《共产党与腐败水火不容》,文章称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是中共的生命线,不能在党内搞“两面派”、做“两面人”,反腐猛药去屙、刮骨疗毒的决心和勇气亦不会因一时的艰难而减弱。此文可看作对有关令计划的种种流言的回应,也是中共针对某些反腐深层阻力发出的檄文。在北戴河会议即将召开这个前提下,加之宣布令计划被双开的同日确定了五中全会召开的确切日期,令案的轮廓正在不断清晰起来,但梳理案件始末,仍有四大疑点待解。


“新四人帮”是否确有其事?

在三字短语里面,要说最能触及中国人集体痛感的,非“四人帮”莫属,这是一个各怀政治目的的野心家们互相攀附勾结形成的朋党,朋党之祸,古已有鉴,所谓“君子不党”,于政治而言,任何目的、任何形式的结党都会破坏政党的效率和清洁,而今各种阶层、各类领域间的利益网愈发复杂,“党祸”影响的更不单是一时一地,将会直接动摇国家的根基。

事实上,“新四人帮”的说法早已有之,在这些演绎得绘声绘色的故事中,周永康背着他的前任老大江泽民建立了一个庞大的新组织,并企图通过政变来控制整个中共和政府。据称这个庞大的组织以当时四个位高权重的中共高官为首,周永康则是这一“新四人帮”中的核心。这个势力庞大而行事秘密的“新四人帮”,另三个人即是现已入狱的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前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以及刚刚被宣布双开的令计划。然而中国国内一直以来讳言“新四人帮”的存在,官方媒体甚至李代桃僵,将“新四人帮”的名头给了周永康、徐才厚、令计划和苏荣,而将早已被判处无期徒刑的薄熙来“摘出”,以消除人们对于“新四人帮”的政治猜测。

那么,“新四人帮”究竟是凭空猜测还是确有其事?有分析人士指出,若说周、徐、薄、令四人全无交集明显不现实,况且已有部分案例佐证了周、徐,周、薄,周、令之间存在某种权力互补和利益输送。在这样的顶层贪腐圈中,各自的腐败触角是难免相互缠绕的,手中握着别人的把柄,自己的短处却也被对方瞧在眼里,于是一种危险的默契和信任便容易达成,就此形成一个互保捆绑式的小团体未尝全无可能。但据此断定“新四人帮”有着清晰的政治目的和上位图谋也有不妥,事发前四人都各有前程,其中徐才厚、周永康在现行程序下已无进取可能、令计划深藏不露,经营西山会、薄熙来则高唱红歌,大操大办。对于这样的几个人来说,冒极大的风险,明目张胆的搞党内之党可能性并不高。是故,虽不能断言“新四人帮”的有无,但毫无疑问的是,他们之间的灰色交易是长久以来存在的。

令完成

令完成行踪何在?

多维新闻此前曾有文章指出,令计划一家五兄妹已经“全军覆没”,然而令家小弟令完成虽然在各种意义上都已经破产,其本人的行踪却仍然成谜。

今年5月的一则消息显示,令完成或正匿藏在美国,窥探着国内的变化,以期因时而动。前不久更有未经证实的报道指出,由中纪委主导、公安部参与的工作组在美国经过2个月工作,已经和令完成达成初步协议,消息中称,促使令完成妥协的原因之一,是中共当局对周永康和家人的从轻处理,旅居加拿大的周永康妻妹贾晓霞在今年5月自首后,数日后即平安返回加拿大。

据传,中共此前之所以迟迟没有处理令计划,正是因为令完成出逃国外且其手中掌握了大量极其重要的中共机密,若是迅速法办令政策和令计划,将会逼得令完成“狗急跳墙”,将手中的机密公之于众,到时中共将面临难以收拾的局面。而在20日的审查通报中,或可为此传闻做出些许佐证,通报中指出,令计划违纪违法获取党和国家大量核心机密,需要注意的是,是获取而非泄露,这意味着如果令完成果真掌握有大量中共的机密,那么他目前并没有做出泄露的行为或者是表现出相关意图,以此推断,用“获取”这样的词语来给令计划定性,或许代表中共已经和令完成达成某种互相都能够接受的妥协,但推测毕竟是推测,随着令案的审理进程已经海外追逃工作的开展,这个疑问或将在不远的将来得到解答。

在法拉利车祸中受伤的藏族美女扎西卓玛(左)和杨吉(右),杨吉在一个月后神秘死亡,扎西卓玛则不知所踪

法拉利车祸中消失的女孩

2012318日凌晨4时,北京四环保福寺桥附近,一辆法拉利跑车自西向东突然狂飙撞到桥体南侧的墙壁上,随后又撞向北侧护栏,待法拉利最终停下时,车身已经严重分裂,车上包括司机在内共有3人,一男两女,其中男子当场死亡,两名女子伤情严重。

死者正是令计划的独生子令谷。2014年底,陆媒财新网爆料称,令计划的妻弟,黑龙江省公安厅党委委员、副厅长谷源旭已被带走调查,而谷源旭被指正与摆平令谷的车祸有关。

爆料中称,谷源旭让北京警方三次篡改“令谷”的身份信息,其名字和在北京的居住地等信息全部改过。他们强迫两名受伤女孩快速签署确认死者的假身份:一名姓“贾”的男子。他们还威胁这两名女孩和她们的家人签署放弃索赔文件、永远闭嘴并接受每家1,500万元的赔偿,否则两名女孩会立刻被大学开除,然后被处死,她们的家庭成员也会消失,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谷源旭还命令彻底删除了警方的车祸记录。网络微博上车祸见证者的爆料也被删掉。两篇新闻报道在付印前亦遭拿下。接下来数天中,“法拉利”成为网络敏感词。
这场车祸,不但葬送了令谷,也倾覆了令家苦心经营的权力王国,在令谷车祸身亡后,令计划出动了中央办公厅警卫局封锁现场,这样出格和越权的举动也让令计划直接暴露在中共核心的眼里。

蹊跷的是,车祸中的两个女孩便真的消失了,其是生是死,人在哪里都不得而知。如今周永康、令计划等人已经倒台,对这两名女孩安全的
威胁也随之解除,但作为重要案件人证的当事女子却一如石沉大海,杳无踪迹,不能排除令计划为防消息走漏,指使手下杀人灭口,但这两家人严守“承诺”,拿钱闭嘴也当不是无妄之说。


令计划究竟获取了什么机密?

机密者,机要秘密也。作为密别的一个概念,机密是比秘密更加重要事项。以国家论,以政党论,机密都是不可示人也不能示人的。事实上,中国政府的机密文件概念比较宽泛,小到一乡一镇的发展规划,大到一省一部的人事任免,类似此类文件都归类为国家机密,对于政党而言也大略如此,但其重要性却有天壤之别。

很明显,令计划违法违纪获取的不可能是这样一些无关痛痒的东西,身为中办主任,这本身就是个和各种秘密打交道的位置,接触各类党和国家的机密文件自然在情理之中,但既然将获取机密列为令计划的罪状,便说明令计划“获取”的这些机密并不是其正当职权范围、正常行政渠道可以得到的东西,也即是此“获取”并不是正当的获取,而更可能是通过不正常手段的盗取、套取,甚至是骗取。通报指令计划罔顾政治规矩,何为规矩?其意之一通俗地说便是不看不该看的,不听不该听的,规矩是高于道德低于纪律的区域,宽之也可,严之也可,但令计划独以此名获罪,可知其人必是在位上疯狂攫取了大量不该知道的机密,并且以此做出对中共核心某种程度的要挟。

可以要挟中央的机密有很多,但可以付诸于纸面、付诸于文件的必不是最重要的部分,而是不能为外人知,否则就会惊动社会、惊动世界的大事,这些大事可以是中共内部对于人事上达成的妥协;可以是某些显要位置的内定和替代;可以是某些重要人物的不法证据或贪腐事实;可以是一些不能公布的历史真相;可以是许多群体性事件的暗箱操作;可以是居庙堂者蝇营狗苟,相互串联利益的人证物证;也可能是国家的某一些长期战略决策和外交方针;是中国社会各方面的顶层规划和设计;是不可黑纸白字写下来的民族、人权共识诸如此类,每一条的若是泄露都足以翻起惊涛骇浪。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插曲也带着几分神秘,在将令计划从统战部长及政协副主席的位置上拿下之后,习近平曾短暂“消失”了一段时间,这段时间习究竟做了什么,我们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这应当不是一种巧合,令计划经营多年,枝蔓庞杂,拿下令计划要面对的不仅仅是其个人的挣扎,令的身前身后,许多与之有利益纠葛的党内大佬必会形成反对阻力,习近平的“消失”或许正是为了化解这些党内大佬的反对和顾虑,同时也表明拿下令计划的决心,这样的角力,也许看起来风平浪静,但彼此势力间的相互摊牌、对垒恐怕不逊于任何一场国际间的大谈判,而在这种无奈的谈判和妥协中,如何处理令计划掌握的机密必然会成为讨论的关节要点,如今以“获取”二字从轻略过,正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这个谈判和妥协的成果,然而在简单的字眼背后还留有多少余地,终会随着案件的推进一步步露出真容。


来源:多维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