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甘当共产党的走狗, 北京数万大妈侦稽队刺探民情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7-26

甘当共产党的走狗, 北京数万大妈侦稽队刺探民情

护北京社会治安做出了贡献。不过也有批评者认为,这种职业告密群体是专制统治的产物。

北京的大妈们,不仅会跳广场舞,热衷炒卖黄金地产,还是北京警方的重要工具。《北京青年报》723号报道说,近年来住在北京的多名网络大V、明星艺人嫖娼和吸毒因群众举报而被警方抓获,举报有功的北京“朝阳群众”被戏称为世界第五大王牌情报队。而在北京中心的西城区,以大妈为主的“业余情报组织”也战功赫赫。北京西城大妈“治安员”有七万多人,其中登记注册的有五万多人。她们日夜活跃在大街小巷和交通要道,不放过任何可疑情况。官方媒体的相关报道说,这些以红袖标、红帽子或者红马甲为标志的大妈治安员,仅在今年前4个月,就因为举报犯罪线索获得了56万人民币的“奖金”。她们去年全年所得奖金总数则达209万元。

北京大妈街头持枪跳舞“打鬼子”

大妈治安员每人都携带治安综合办公室配发的手册,其中列出“七种可疑人员、三种可疑物品、三种可疑事件”,并附有处置办法及报警电话等。

在美国的中国问题评论人士李洪宽表示,中国大陆这种官方组织的民间告密网络是典型的中国特色,

“没事就刺探别人的隐私,盼着出点事儿,好去举报。这是从文革以来中共发明的一种告密举报制度,是一种中国特色。”

中国网络作者刘先生则表示,北京大妈大娘治安志愿者其实就是以前被称为北京“小脚侦缉队”的升级版,

“五六十年代就开始了,所谓群众监督,那时候叫小脚侦缉队,现在不裹小脚了,所以大家称他们是大妈侦缉队。”

刘先生介绍说, 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北京公安局动员了三百多万所谓志愿人员,包括北京城区的退休人员。奥运会之后,这个机制被保存,逐渐形成了目前的民间治安制度。中国公安部曾想在全国推广北京的做法,但不太成功,

“官方想推广成全国范围,实际上就是北京和个别大城市,其他很难搞起来。尤其是在北京市中心的西城和朝阳,这些地方干部多,大概政治觉悟高吧,所以才喜欢监视别人。”

刘先生认为,北京除了西城区和朝阳区之外,其他郊县区,因为流动人口多,所以治安志愿者制度远不如中心区域有效。

以金钱奖励举报犯罪线索古今中外都不罕见,甚至是很国家警方破案的一个重要方式。但李洪宽认为,北京大妈侦缉队模式不仅举报刑事犯罪,更多的是针对当局所谓的不稳定因素,她们甚至会刺探普通访民以及当局不喜欢的公众人物的个人隐私,在法律层面存在很多问题,

“在严格的法治社会,这种事情可能很难获得法律的批准,他们举报十个案件可能有八九个是错的,这可能没什么,但却给别人带来很多不便。”

有网民表示,北京的这种万民监督刺探别人的机制折射出当年文革的影子。一个民众互相监视的社会,付出的代价是人与人之间丧失起码的信任。

中国的刘先生认为,政府鼓励告密,奖励相互监视,是专制制度的产物,

北京市有18个区县,如果每个区县都有五万业余的监视告密队伍,则将有近百万自愿告密者,每20个人中就有一个。他认为,住在这样的地方,不可能有真正自由和幸福。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