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未富先老,中国陷入低生育陷阱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7-26

未富先老,中国陷入低生育陷阱

710日,国家卫计委在通报我国人口和计生工作情况时,首次透露正在抓紧制定全面放开二胎的相关规定。相对于此前一贯的“全面二胎没有时间表”的表述,这种最新的表态被外界解读为“全面二胎”即将放开的明确信号,甚至有乐观者将此解读为“全面二胎”年内会放开。

针对此解读和报道,国家卫计委在722日回应称,目前暂无全面放开生育二孩的时间表,对于全面放开的问题,仍以国家卫计委最新一次例行新闻发布会上的说法为准。但是,笔者认为,国家卫计委再次强调“全面二胎”没有时间表,并不意味着“全面二胎”像过去一样仍然遥遥无期,而是已经被正式提上公共政策的日程。

近日,媒体传闻中国将在今年全面放开二胎,但是卫计委出面否认

就目前的情况而言,“全面二胎”政策无论在舆论层面,还是在人口问题所面临的严峻的现实层面,都在加快形成这个问题共识上的最大公约数。当下中国人口政策面临的最大问题绝非人口太多,生育率太高,而是在人均收入水平仍然处于中等偏小、城镇化远远没有完成的情况下,过低的人口生育率导致人口红利的提前终结和由此带来的老龄化等一系列社会经济问题。关于中国人口的低生育率,这几年经过社会各界较为充分的讨论,逻辑已经逐渐清晰。我们看到,无论是官方的人口普查数据,还是专家学者的预测,目前中国的总和生育率不仅大大低于很多发展中国家,更是低于英法等欧洲传统的低生育率的发达国家。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的《经济蓝皮书:2015年中国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认为,中国目前的总和生育率只有1.4,远低于世代更替水平2.1,已经非常接近国际上公认的1.3的“低生育陷阱”。这种超低生育率的水平,无法完成马克思所讲的基本的人口再生产的任务。

中国正逐步踏入人口老龄化通道

低生育率的结果,是中国劳动力人口转折点的提前到来。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字:2012年,中国1559岁的劳动力年龄人口第一次出现绝对数量的减少,当年绝对减少劳动力人口345万,目前已经是连续三年绝对减少,2014年减少了371万。按照这个趋势,即使最乐观的估计也认为,在2010年到2020年中国的劳动力人口累计将减少近3000万人。劳动力人口的减少,势必引发人力成本的上升,这对于以低成本的劳动力为主要竞争优势的中国制造业而言,无疑是一个致命的打击。考虑到中国目前的劳动力成本相对于欧美等国,仍然处于低水平,这意味着劳动力成本的上升是不可逆转的。笔者一直强调,在2010年中国GDP总规模超过日本之后,中国经济开始进入明显的减速周期,最根本的原因是中国劳动力人口的转折点提前到来,在缺乏创新等其他竞争要素的情况下,导致制作业的比较优势全面丧失,如果不调整人口政策,延缓劳动力人口下滑的态势,中国经济的减速将超乎想象。去年四季度,作为“金砖四国”的印度在去年四季度经济增速超过了中国,除了印度在经济增长上的“后发优势”,一般认为,主要原因之一是印度的劳动力人口逐渐在超越中国。在劳动力人口减少导致产业竞争力丧失的情况下,即使通过财政、货币政策的调控,短期内可以遏制经济下滑的态势,但长期而言,除非尽早改变人口政策,否则,这种趋势难以逆转。在劳动力人口减少的同时,中国的老龄化程度也在加速,按照官方数据,中国60岁人口占全部人口的比重,迅速从1980年的8%提高到1990年的9.7%2000年的11.2%2010年的13.5%65岁以上的人口比重为9.4%,而其他发展中国家这两个比重分别为8.2%5.7%未富先老成为中国经济未来30年最严峻的考验。


2013年实施的“单独二孩”政策事实上是对当下这种形势的积极回应,然而,从“单独二孩”政策实施的效果看,这种明显带有过度性质的政策无法明显改变中国低生育率的状况。在“单独二孩”政策实施前,一些部门和专家担心再次出现生育高峰,然而,实际的情况是,2014年仅仅比2013年多出生了47万人,符合“单独二孩”条件的1100万对夫妻,申请的比例不到10%。这意味着,在经济社会条件完全不同于过去的情况下,国人的生育理念和生育的意愿都在巨变,全面放开二胎之后,再次出现人口爆炸的担心在经历“单独二胎”政策的尴尬之后,已经基本不复存在。

事实上,“全面二胎”政策已经没有任何障碍,越早实施,越有利于中国经济摆脱低生育率陷阱。我们必须清醒意识到,人口的生产需要长周期,成为劳动力人口的周期起码在15年以上。也就是说,即使现在全面放开二胎,最早在15年之后才能成为劳动力人口。拖延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在这个问题上,中国一定要警惕重蹈日本在人口问题上的覆辙,日本经济“失去二十年”,根子在日本的人口出了问题,日本在2000年劳动力人口开始下降,2005年人口开始下降,从而导致日本加速进入老龄化,经济停滞。而不得不指出的是,日本人口红利转折点出现后,日本已经成为一个完成城镇化的高收入国家,中国未来面临的人口困境比日本要严峻很多。而且,即使全面放开二胎,我们的生育率水平仍然会低于替代水平的生育率,人口再生产仍然不可持续,中国人口政策调整的最终目标很显然不是停留在全面放开二胎,而是全面废除计划生育政策,实现自由生育。

令人担心的是,即使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已经没有多少人愿意生了!

来源:中国观察 / 马光远 经济学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