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共加大力度严防颜色革命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6-18

中共加大力度严防颜色革命

614日,中国官方喉舌《人民日报》罕见地刊发整版文章,严厉抨击颜色革命,中国各重要门户网站纷纷转发。这些文章发出统一信号,中共将竭尽全力,打击一切导致颜色革命的蛛丝马迹,舆论控制、思想控制和社会控制,因此将进一步收紧。

中国少将:颜色革命在敲中国家门只缺引爆点和时机

这些文章批量出台的时机,颇耐人寻味。周永康案刚刚急速了结,被海内外称之为习近平反腐的烂尾工程;烂尾可能意味着,当局将从反腐中腾出更多的精力,集中打击颜色革命及其苗头。对外,中国和美国摩擦不断,美国方面不断传来声音,要校正对华过于软弱的政策。中共此时加大力度防范颜色革命,或许是要给美国一点颜色看看。

在习近平当局看来,既要反腐,更要反颜色革命,颜色革命对中共执政的威胁更大。《人民日报》的这几篇文章,就充分反映了当局的深层忧虑,也反映了他们对付颜色革命的方略和动向。

我们先来看看他们都讲了什么。社科院哲学所徐崇温指责美国强行输出民主制度,在别国制造颜色革命。其步骤是制造舆论,夸大该国政权的错误和弊端,激起民众不满,继而灌输美国价值观,培植大量非政府组织(NGO)和反对派领导人,利用政府换届或突发事件,最后,通过街头行动推翻现政权。

北京外国语大学张志洲谈颜色革命的深层原因与教训,主张中国要“去西方化”、破除“西方制度迷信”,还特意指出,是互联网和新媒体强化了颜色革命的“示范效应”。

春秋发展战略研究院寒竹指出,外部势力的渗透是“颜色革命”的重要推动力量,而街头抗争不是为了争取民众利益,而是为了推翻现政权,以实现西方的政治制度和战略利益。如果政府软弱无能而一再忍让,抗争者就步步紧逼,直到政府崩溃。

人民大学金灿荣认为,颜色革命就是西方干涉内政、颠覆政权的工具。他们借助基金会、NGO,以及互联网和新媒体,资助、拉拢和培养亲西方的反政府人士,对目标国进行长期政治渗透。待机会来临,直接帮助策划、起事,因此,颜色革命是国家安全之敌、动乱之源、人民之祸。

社科院邵峰称,在颜色革命的准备和进行的过程中,西方国家非常注重政府支持和NGO积极参与的双管齐下,NGO发挥了特殊作用。

这些学者发出几乎一边倒的声音,声讨颜色革命。他们特别指责基金会、NGO、街头抗争、互联网和新媒体在推动颜色革命中的作用。由此可以推测,当局将在以下几个方面加大力度,严格控制任何导致颜色革命的苗头:

严格控制基金会和NGO,一旦发现颜色革命的蛛丝马迹,立刻取缔。今年3月两会上,中国政府宣称,将立法监管境外NGO。这意味着,NGO的生存空间将进一步缩小,官方指称的有政治渗透背景的数百家NGO,将会受到影响。

严格审查学校和研究机构的涉外项目。去年六月,社科院被指控为受到“外国力量渗透”。最近,香港大学因接受“开放社会基金会”主席索罗斯的捐款及香港多所院校接受外国资金,都被指控为遭外国势力操控学界,目的是推动颜色革命。

加强整顿新媒体和互联网,阻止他们对颜色革命推波助澜。当局的手段是软硬兼施,即一方面统战,一方面打压。对新媒体人员,能收买则收买;对互联网上对党的错误和弊端的批评,将进一步禁声。此外,严格取缔一切街头行动,于世文和五名女权活动者被拘押,就是防止颜色革命的举措。

中国最近还与俄罗斯建立了抵制颜色革命的统一战线。两国在防范颜色革命方面,既有共同的忧虑,也有共同的需要,因此,两国互相取长补短。中国向俄罗斯提供控制互联网的技术,而俄罗斯向中国传授用法律管制境外NGO的经验。

总之,习近平当局坚信,中国绝不能犯颜色革命的颠覆性错误。一场严打思想市场和社会运动的风暴,将越刮越猛。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