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戴相龙女婿车峰股市攫利超百亿 (图)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6-16

戴相龙女婿车峰股市攫利超百亿 (图)

转发此新闻:
2014年底即住在香港四季酒店避难数月的人行前行长戴相龙女婿车峰,最终没能逃过被“带走”的命运。

62日,车峰因涉嫌经济金融领域的违法问题被查。虽然被查传言从去年就已开始,但一位与车峰有十年交情的香港商人还是表示,“真的没想到。”

车峰

这位1970年出生于安徽合肥市西市区(现更名为蜀山区)的普通男子,初入商界生意不温不火。1996年至1998年,车峰在上海开发了一个小型楼盘,贷款到2002年才还清。早于2002年,他与戴相龙女儿DAI RONG结合。事后来看,这段姻缘也成就了他的事业。

2002年,车峰32岁。他将自己的事业重心做了调整,由实业转向金融业。

在这一年,他两次从银行获得问题贷款,时机精准地买入海通证券(600837.SH)及平安保险(601318.SH)原始股,攫利超88亿元。而在其中,对其帮助最大的两名商人均在天津起家。值得一提的是,车峰入股海通证券时,DAI RONG的母亲柯用珍正担任海通证券监事长。

正是在这一年左右,车峰迁居香港豪宅,自此常年定居。其投资手段也在2002年之后变得更加高明,通过双层或多层BVI公司投资成为其资本运作的常态。

车峰于2002年在上海再次拿地,4年后卖出获利约9.1亿元,这已只能算作小试牛刀。相比杠杆效应更强的金融业,房地产业的“暴利”不值一提──2006年之后,车峰先后在港股投资“北大系”企业高阳科技,提前潜入“中石油关系户”MI能源,并将特效制作王牌企业“数字王国”纳入囊中,仅这一笔账面浮盈61亿港元。

而上述13年股市攫金上百亿的背后,是车峰在政界、金融界朋友们的鼎助与合作。多位与车峰有过接触的资本界人士均对网易《路标》表示,曾是“茅台会”副理事长的车峰为人豪迈,“借钱很爽快。”

网易《路标》获悉,若以领域划分,车峰的朋友圈可分为政法系与金融系两条脉络:

──车峰在2000年前已通过一位政法系统高官拿到香港护照。这位政法系统高官和车峰熟识多年,车峰将该高官介绍给北京著名地产项目盘古大观的拥有者郭文贵,而后郭文贵将原国安部副部长马建介绍给车峰,自此形成一个小圈子。而65日被宣布调查的河北唐山市原市长陈学军,也是圈子成员之一。

──而在收购数字王国交易中,车峰的合作伙伴包括小马奔腾时任董事长李明,在政界、娱乐界拥有广阔人脉的著名词作家葛根塔娜以及资本大鳄、“明天系”掌门人肖建华。在上海合生国际大厦项目中,车峰与合生创展亦有合作。

一、初入地产界 并不起眼

上世纪九十年代,车峰先后在海南、上海从事房地产生意。19949月,海南恒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海南恒业)成立,注册资本1500万,车峰任法人代表兼董事长。在此之前,车峰曾在海南海皖实业有限公司任副总经理,但公司详情不详。

真正让车峰在房地产领域有所作为的是上海。19958月,车峰成立上海天健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天健),任法人代表兼董事长,注册资本1000万元,海南恒业(后更名为海南天业实业有限公司)很长一段时间内为大股东。

上海天健是车峰为建设上海“澳门公寓”而专门成立的项目公司。上海“澳门公寓”总建筑面积近2.5万平方米,规划建设一幢20层的板楼公寓,19966月获批准动工,并于两年后竣工售卖。

上海“澳门公寓”

从项目规模和设计看,此时的车峰只能算是小型开发商,获利情况较难估计,其为建设“澳门公寓”而申请的银行贷款直到2002年才还清。

但车峰正是在此时形成了自己庞大的代理人团队。网易《路标》梳理发现,上述车峰早期成立的两家公司中,其兄长车涛、合肥籍老乡周健、张晓群、张晓燕,安徽籍老乡萧萍,及周福林、华一兵等人跻身高管行列。其中,兄长车涛为上海天健现时法人代表;张晓燕、张晓群是姐弟关系。

2002年,车峰突然之间转入低调,不再在自己控制的公司内留名,转而由这些老部下出任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总经理、董事、监事等职。

二、改弦更张进军A

突然之间的低调,或与车峰向金融行业的战略大转移有关。2002年末,车峰先后入股尚未上市的海通证券(600837.SH)及平安保险(601318.SH),前后时间仅差1个月。其均通过银行贷款获得投资本钱,时机精准地买入,并且一旦上市立刻套现。

工商信息显示,车峰通过北京中投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中投创业)来实现上述股权操作。中投创业成立于19985月,由中国化工总公司、华元投资有限公司、中国投资发展促进会设立,初始注册资本6000万元,经营范围含实业投资、资本经营等。200012月,被市场称为“世纪系”控制人的刘志远,通过一系列世纪系公司入主中投创业,并两次增加注册资本至5亿元。

刘志远在天津起家,1997年创立天津开发区华泰置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华泰置业),作为大本营;19986月,华泰置业联合其他天津企业成立北京世纪兴业投资有限公司,转战北京。2000年刘志远贿赂时任贵州省委书记刘方仁的儿媳500万元,成为国资股的世纪中天(000540.SZ,现更名为中天城投)的大股东,后因炒作世纪中天股票于2003年锒铛入狱。

200211月,已身陷困境的刘志远将中投创业转让。深圳市沃和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深圳沃和)、深圳市新和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深圳新和)、深圳市祥骏投资有限发展公司(下称深圳祥骏)、深圳海铁城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深圳海铁城)出资5亿元入主,法人代表由周福林担任。

网易《路标》调查发现,上述4家法人股东均为车峰通过下属控制的“深圳系”公司。

虽然刘志远将中投创业股权,但并未就此与车峰断掉联系。在刘志远出狱后的2008年,双方联合抄底即将重组的中汇医药(000809.SZ,已更名为铁岭新城),被市场疑为内幕交易。


1、借款5亿突击入股海通证券 净赚23.5亿 

上述股权交接的同时,中投创业也同时进行入股海通证券的工作。海通证券招股章程显示,200112月,海通证券改制为股份制有限公司。200211月,在海通证券将资本金增至49.6亿元时,中投创业以5亿元入股,占当时总股本的5.72%,列当时的十大股东之一。

中投创业能分得一杯羹并非因为“幸运”,车峰早就有“自家人”为其铺路。海通证券公告透露,车峰的岳母柯用珍在车峰投资前的2000年起即担任海通证券监事长,在海通证券2007年上市后仍任监事会主席至2010年。

公开资料显示,生于1950年的柯用珍女士为高级经济师,19801992年,在中国人民银行江苏分行及总行就职,曾任主任科员、副处长。1992年至2000年,任太平洋保险公司资金运用部副总经理、太平洋保险公司驻京办主任。2000年起担任海通证券监事长。

网易《路标》获悉,中投创业买入海通证券的5亿元并非自有资金,而是向民生银行宁波分行贷款,质押物是中投创业的5亿股海通证券股票。据知情人向网易《路标》透露,由于贷款规模较大,车峰本无法获得贷款,但转而通过更具资质的天津环渤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天津环渤海)走账。

但上述贷款的还款一度出现了问题。网易《路标》获悉,2006年,民生银行将天津环渤海及鼎和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鼎和创投;中投创业200311月更名为鼎和创投)双双告上法庭,理由是贷款逾期未还。但三方在20075月达成和解,由被告鼎和创投代天津环渤海偿还本案欠款。代理该案的严奉平律师告诉网易《路标》,时任鼎和创投的法人代表、车峰的代理人张晓群亲自出庭,后来又向民生银行宁波分行表示“已筹到了5亿元,可以归还”,才得以和解。

2007731日,海通证券在上海借壳上市。鼎和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持有换股后的海通证券1.735亿股,占总股本4.22%,限售期3年。不到一年后的20085月,海通证券即实施每10股送3股转增7股的利润分配计划,鼎和创投所持股份翻倍达3.47亿股。

海通证券上市后,鼎和创投一直委派代表在海通证券任职。20077-20085月,一直跟随车峰的周健作为股东代表任海通证券董事,其时任鼎和创投总经理。20085月到20115月,时任鼎和创投副总经理的孔大路自接替周健任董事。据海通证券公告,孔大路19729月出生,历任民生银行总行总经理助理、交通银行天津分行副行长,“于香港及中国大陆之银行、企业融资及投资领域拥有约20年工作经验及丰富知识。”网易《路标》此前的报道《神秘商人车峰潜伏数字王国赚61亿》显示,这位资深的银行界人士还为车峰在港股数字王国(00547.HK)中代持股份。

2010629日,鼎和创投持有海通证券股票解禁。网易《路标》查询上海证券交易所大宗交易平台发现,从629日解禁当天到726日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17笔对外大额抛售海通证券股份的交易出现,总额达2.26亿股,套现额19.09亿元。这一连串疯狂抛售的幕后操盘手,终于在海通证券三季报中得以揭露。财报显示,鼎和创投当季持股仅剩下1亿股。这1亿股也并未持有太长时间:2010129日和15日,鼎和创投分别抛售5000万股,套现9.42亿元。算上之前的套现,总套现额28.5亿元。考虑到之前鼎和创投以5亿资金入场,即便不算多年分红所得,鼎和创投入股海通证券账面净赚23.5亿元。

这笔交易在流程上的硬伤,一度成为车峰的软肋。财新网此前报道称,一直苦于资金短缺的郭文贵曾向车峰借款6亿元,渡过难关,两人从此关系甚密。

不过郭文贵借款一事还有另外一种说法。接近贷款一事的知情人士告诉网易《路标》,郭文贵通过非常途径得知车峰通过银行违规贷款入股海通证券后,通过纪委系统人士向车峰“借款”6亿,威胁若不借将“采取行动”。车峰考虑后最终借款,而郭文贵抵给车峰的一套盘古大观空中四合院,至今也没产权,更没过户。


2、以超低价格拿到平安保险股份 

相比在海通证券等待8年套利23.51亿,车峰入股平安保险全程更省时,结果更赚钱。

中国平安A股招股意向书显示,入股海通证券不到1个月后的20021216日,中投创业便从中国远洋运输总公司(下称中远)购得6645.8万股平安保险股权,占总股本的3.02%

彼时的中国平安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平安保险)刚刚奇迹般地度过最大的困境。上世纪九十年代因利差损问题──即给客户的预期回报过高,超过了保险资金的投资收益,平安保险背负着数百亿的巨额亏损保单,并于1999年陷入财务困境,一度险些被拆分,但最终整体存活。

进入新世纪,平安保险稳步壮大,并启动港股整体上市计划,但作为平安保险1997年股份制改造的三大国资股东──工行、深圳招商局、中远却相继退出。以平安保险董事长马明哲为首的管理层处于上升渠道,并以原国资股东退出为契机引入了一批“战略投资者”。中远当时对媒体“转让给哪些公司”的提问三缄其口。

同入股海通证券一样,中投创业购买平安保险股份也是通过贷款进行。据《财经》杂志2002年的报道,20021031日,中投创业向广发银行深圳分行营业部借了3亿元短期贷款,期限七个月,用途为“补充流动资金不足”。贷款用途与合同所说完全不同,而是用于购买平安保险的股权,共计投入3.4亿元,每股投资成本约5.1元。

这样的拿股价格着实便宜。仅早于中投创业3个月(2002917日)入股的汇丰银行,以49.7亿元价格买入2.47亿股份,成为当时的第一大股东,每股价格为20.13元,是中投创业拿股价格的近4倍。

引入新股东后,平安保险的发展势头已无人可挡。公开信息显示,平安保险在2002年后陆续获得了产险、寿险、银行、证券、信托等多种金融牌照,成为牌照最齐全的金融服务企业之一,并随着集团的整体上市而一一进入资本市场。

200311月,平安保险按10股转增10股的比例将股本增加1倍,鼎和创投股份变为1.33亿股。2006年,鼎和创业将股份转让给广东新策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新策科技)。工商信息证明,新策科技即深圳新策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新策投资)的前身,新策投资时任法人代表为张晓群,初始注册资本5000万,是车峰深圳系企业中的“王牌”。

20065月,车峰作为股东代表出任平安保险监事,直到20095月卸任,这是车峰唯一一次在所投资的上市企业中担任具体职务。在此之前的20035-20065月,车峰另一代理人周福林作为股东代表任平安保险监事。

200731日,平安保险在A股上市,发行价格每股33.8元,募集资金总额388.7亿。新策投资所持1.33亿股占总股本1.8%,限售期限为1年。

20083月,新策投资所持股份解禁,并很快将股份出售。据经济观察报2009年报道,2008531日,因出售平安保险股权,新策投资在当天缴纳了总额达到13.047亿元的企业所得税,创下了当年深圳市国税系统单笔最高入库税款纪录。因企业资本所得税率适用的税率为25%,按此推算,新策投资共获得了52.2亿元的投资收益。期间平安保险股价平均在60元,此次出售大概在1亿股。

这当然并非全部获利。报道称,新策投资2008年下半年还出售了另一部分平安股权,获得的投资总收益达到65亿元,全年缴纳的税收超过了16亿元,成为当年深圳福田区的“纳税状元”。有意思的是,当有关部门想予以拜访宣传时,被新策投资拒绝。

因上述两笔入股,在福布斯富豪榜20072008连续两年的榜单中,周健分别以33.2亿、27.5亿入选,彼时周健任鼎和创投和新策投资两家公司的总经理,外界并无人知晓背后的真正大佬车峰。

三、上海再拿地

也是在入股海通证券和平安保险的2002年左右,车峰开始居住在香港,随后常年定居。居住条件也相当豪华,车峰2002年注册BVI公司时报送的住址为香港中半山富汇豪庭2座高层,面积约251平方米,与一名叫DAI RONG的女士报住地址相同。富汇豪庭是香港著名豪宅区。网易《路标》发现,车峰所报住的豪宅在2013年以8500万港元售卖,每平方米近34万港元。

知情人士透露,2000年之前车峰已拿到香港护照,是通过某政法委系统高官获得。该高官每年都有一定数量的“特殊”护照的审批权,其本人及上司、原国安部副部长马建都借此牟利。据其了解的市场行情价,一个护照一般在150-200万港元,但“要有很硬的关系才能拿到。”

网易《路标》获悉,上述政法系统高官和车峰熟识多年,车峰将该高官介绍给郭文贵,而后郭文贵将马建介绍给车峰,自此形成小圈子。而65日被宣布调查的河北唐山市原市长陈学军,跟随政法系统高官多年,也是圈子成员之一。网易《路标》曾通过邮件请求郭文贵就此事置评,但截止发稿日期未获回复。

车峰的投资方式也在定居香港后更加先进。车峰本人及其众多代理人开始陆续成立一系列BVI公司,之后的投资均采用双层甚至多层BVI嵌套结构,在利用规则巧妙回避法规约束、享受税收减免的同时,也将隐蔽性做到极致。

车峰2002年在上海再次拿地建楼便是典型的例子。其20024月以3600万美元(2.81亿港元)价格,从正大集团旗下港股上市企业──香港富泰有限公司(00121.HK,后更名为卜蜂莲花)买了一块地,2005年引入港股上市企业合生创展(00754.HK)2006年低价卖给外国基金。为规避政策及保证隐蔽性,交易过程相当复杂。

车峰与合生创展建设的上海未来资产大厦,原名“上海合生国际大厦”。

网易《路标》通过工商信息和相关公告梳理发现,20024月,BVI公司Prime Essence Inc.(下称Prime)通过控股的香港公司美益嘉世集团,以3600万美元(2.81亿港元)价格收购BVI公司Interwell Developments Limited(下称Interwell)100%股权。

买家PrimeBVI公司Union Wise Investment Limited100%控股,后者的单一股东为BVI公司Independent Island Limited,后者的股东为周健、周福林,由车峰实际控制。

而出售Interwell的卖家正是控股Interwell的香港富泰。香港富泰于1994年注册成立Interwell,并100%控股同年成立的上海民泰房地产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民泰)。上海民泰唯一的资产是“上海市浦东新区陆家嘴金融贸易区富都世界第1-E号地块之发展用地”。在交易完成后的8月,周健出任上海民泰法人、董事长。

上述地块占地面积10321平方米,可规划建筑总面积近6万平方米,为综合发展用地,使用期限50年(199411-204411月)。位置也十分优越,位于陆家嘴核心的滨江地带,与百年外滩隔江相望,与1994年建成的上海地标性建筑─东方明珠广播电视塔仅相隔数百米。

计算下来,2002年车峰土地单价接近2万元/平方米。但当时陆家嘴地区开发正在进行,土地出让价格正处于疯涨趋势。上海有关部门发布的数据显示,2003年北外滩地区土地出让均价超3/平方米,更何况地块在外滩核心地带。

20057月,车峰引来香港上市房企合生创展集团公司作为合伙人,正式将地块开发建设。公告显示,合生创展通过BVI公司Sun Advance Investments Limited(下称Sun)收购Interwell 50%股权,即上海民泰50%股权,双方规划涉及建设总高34层(含3层裙房)的1805A级写字楼,总建筑面积9.57万平方米,并命名为“上海合生国际大厦”。 

合生创展加盟后的股权示意图。图中“本公司”即指合生创展。

但据媒体当时的报道,上述入股原为合生创展董事局主席朱孟依私人资产购买,后又原价转让给上市公司合生创展。朱孟依1992年创办合生创展,随后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地屡屡开发大型地产项目,合生创展迅速壮大,并于1998年上市。朱孟依随后成为富豪榜的常客,2008年当选全国政协委员,媒体此前的报道称其与政府部门关系较好,拿地常走“高层路线”。2009年,朱孟依陷涉黄光裕案被调查的传闻,合生创展至此后也被一度同一梯队的万科拉逐渐拉开档次。

不过如此大有前景的商业楼盘,车峰却在一年后大厦尚未建成时敲定了买家,卖给了韩国大型基金Mirae。合生创展公告显示,2006721日,Mirae控股的Pacific Delta Investments Limited与车峰、合生创展约定,以3亿美元(23.4亿港元)价格收购Interwell100%股权,先期支付1.5亿美元,等到工程竣工的2008年再支付1.5亿美金。车峰与合生创展各获1.5亿美元。

此项收购宣布之际,正是限制外资投资中国房地产最严厉之时,建设部、外汇管理局等六部委7月联合发布了《关于规范房地产市场外资准入和管理的意见》的全国性调控政策。但因上述收购案交易主体双方通过BVI公司股权转让方式进行,巧妙避开了有关规定。

虽然车峰在售卖合生国际大厦中获利不菲(按照2006721日美元人民币汇率,车峰获利约9.1亿),在当时还是引起市场质疑,因为“卖得太便宜了”。按照3亿美元总价、大厦总建筑面积8.57万平方米来计算,合生国际大厦此次交易的单价为每平方米3500美元,折合人民币2.8万元/平方米左右(当时汇率)。媒体当时拿花旗集团大厦做了对比:2006年正在整层销售中的花旗集团,41套中尚剩余19套未售出,网上参考价高达7.25万元/平方米。

四、隐身离岸公司掘金港股

将上海合生国际大厦卖出的2006年,车峰正式进军香港股市,投资总部位于香港国际金融中心二期高层,以BVI公司Ever Union Capital Limited(下称Ever Union)为投资旗舰公司。

ICIJ离岸金融数据库和相关公告,Ever Union2007419日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成立,为一家投资控股公司,主要业务为投资电讯、能源、商业及金融行业。

网易《路标》梳理发现,Ever Union与全资附属子公司Harmony Energy Limited(下称Harmony Energy),及2006年之前成立的Huge Rising Limited(下称Huge Rising ),参与控股或投资了至少4家港股上市公司,分别为高阳科技(00818.HK)MI能源(01555.HK)、数字王国(00547.HK)、大庆乳业(01007.HK)。香港资本界对车峰有“车哥”之称。

也是在投资港股期间,车峰在注册BVI公司及香港公司时的报住地址两度发生变化。2007-2008年报住同样在中半山的誉皇居豪宅区中层,面积约281平方米;但自2010年起,车峰住所再度升级,变为该豪宅区更高层,面积约580平米,目前价值约1.27亿港元。

香港中半山豪宅誉皇居

1、“北大系”高阳科技

车峰在港股的第一笔大投资是2006年入股高阳科技。年报显示,高阳科技2001年在香港主板借壳上市,总部设于北京,为国内领先IT及支付系统整体方案提供商,在内地电子支付市场占有率超3成。主要客户为各大商业银行、电信运营商及电力企业。

而从高阳科技成立历史及股本结构看,其为典型的“北大系企业”。目前的大股东梁万春、董事会主席张玉峰均从北大毕业。据此前媒体报道,二人均曾在北大校产企业方正集团担任高层职务,在方正集团争权失利后出走,创办高阳科技。接近梁万春的人士向网易《路标》透露,梁万春与车峰关系很好,投资应该是一拍即合。

高阳科技公告显示,2006320日,车峰通过BVI公司Huge Rising Limited购入6600万股高阳科技,占扩大股本后的16.48%,为第二大股东;收购总价9636万港元,合每股1.45港元,较当时的收市价每股1.82港元折让19.78%。事实上,在车峰入股将近两年前(20045月),车峰代理人周健便任高阳科技执行董事,一直到200611月。

事实证明车峰入股时间极为精准。入股不到3个月的65日,高阳科技宣布将股份一拆为四,车峰持有的股份变为2.64亿股。

不仅如此,车峰还因入股在2006年成为北大中国与世界研究中心(下称研究中心)常务理事。该研究中心工作人员向网易《路标》透露,2005年高阳科技与北大国际关系学院签订协议,成立研究中心,高阳科技负责中心经费花销,每年数十万元,高阳科技创始人梁万春因此成为“北大杰出校友”;且双方约定设7个常务理事监控管理层,高阳科技方可以派4个,车峰即是其一。但该工作人员表示,“一次也没见车峰来过。”

20061221日,车峰以1.93港元价格减持1.74亿股,套现3.34亿港元,仅凭这笔交易便获利2.6亿港元。交易后,车峰仍持有9000万股高阳科技股份,占比4.79%。此后经过吸低,车峰现在仍持有3.34亿股股份,占总股本12.04%,为第二大股东;此外,车峰兄长车涛也在20083月购入1.17亿股。若以68日高阳科技收盘价2.68港元计算,车峰实际拥有股份的市值达12.1亿港元。

2、数字王国:政商娱乐界“通吃”

如果说入股高阳科技只是在港股市场上“试水”,车峰推动数字王国借壳上市则显现了其在政界、商界、娱乐界的深厚人脉,也是其港股投资中获益最大的一笔,账面净赚61亿港元。

20094月─10月,车峰通过代理人周健、张晓群、车涛、萧萍及代持人孔大路控股香港上市企业奥亮集团股票。当时奥亮集团以收购金属废料为主营业务,股价疲弱,车峰寻觅新的业务模式。20129月,小马奔腾美国公司和印度传媒巨头“信实媒体”联合收购知名特效企业数字王国,并在仅半年后卖给奥亮集团,后者随即更名数字王国。至此,数字王国实现借壳上市。

据网易《路标》此前的报道《神秘商人车峰潜伏数字王国赚61亿》,小马奔腾美国公司本就由车峰通过BVI公司Harmony Energy控股,而后再卖给自己控股的奥亮集团,是“左手倒右手”式交易,最终实现将数字王国资产注入奥亮集团,小马奔腾成了“通道”。在这一过程中,与已落马的公安部原副部长李东生关系密切的小马奔腾董事长李明,身为汤灿御用作词人、集政界高层背景与文艺圈人脉于一身的葛根塔娜,都为其助力。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媒体20146月报道,小马奔腾收购数字王国也有资本大鳄肖建华的参与。知情人士向网易《路标》透露,二人在车峰2006年投资高阳科技时即相识。

不过肖建华通过发言人队对报道回应称,肖建华和车峰“只是共同投资关系,同股同价,因此也谈不上利益输送。”,且二人“久未见面”。

而北京著名地产项目盘古大观的拥有者郭文贵也在数字王国借壳上市前精准潜伏,最终在2015年原国安部副部长马建被查当天清空股票,获利超8500万港元。

藏匿在美国的神秘商人郭文

3MI能源:疑似“中石油关系户”

受不可控的因素影响,车峰的股票投资亦有失手。车峰在港股投资的上市企业还包括疑似中石油“关系户”MI能源,及乳企大庆乳业,但与在数字王国、高阳科技获利以亿计不同,车峰并未在这两次投资中占到便宜。

201025日,车峰持有的BVI公司Harmony EnergyMI能源控股公司(下称MI能源)作为上市前投资者引入。Harmony Energy投资9000万美元购入该公司3642.5万优先股,每股投资成本2.12港元。同批引入的投资者还有中信集团下属子公司。

20101214日,MI能源在香港主板上市,发行股票6.62亿股,每股发行价1.70港币,共募集资金11.254亿港币。Harmony Energy在上市时持2.86亿普通股,占行使超配权后总股本的8.99%。而后Harmony Energy多次减持至1.1亿股,占比4.16%,在港股5%披露标准线下。

与上述投资者的“大牌”不同,当时的MI能源上市资产仅有3块高成本低品位油田区块,位于吉林油田内。1997年,急于海外上市的中石油为减小包袱将旗下13个低品位油田区块出售,上述3块包含其中。当时市场普遍不看好MI能源上市后的股价走势。

但事实证明了投资者的“精准”。2008年,在金融危机的冲击下,吉林油田周边的绝大部分小油田陷入谷底,唯独MI能源产销两旺。据MI能源年报,上述3块油田区块不仅延续高产势头,且开发成本低于同期中石油开发成本。MI能源股价也水涨船高,在20114月达到了4.41港元,4个月时间涨了2.6倍。

与此同时,市场开始出现质疑3块油田究竟是否是低品位油田、MI能源是不是中石油“关系户”的声音。当时对勘定油田品位具有决定性话语权的是时任吉林油田勘探开发研究院院长王永春;而含联合大股东张瑞霖、赵江巍在内的MI能源多名高管都来自中石油系统。

20138月,已升任中石油副总经理、大庆油田总经理的王永春被调查;9月,原中石油董事长蒋洁敏被调查,中石油窝案爆发。市场传言MI能源高管深陷窝案,MI能源股价一路走低,最终跌破发行价。

从投资效果看,车峰投资的大庆乳业最为糟糕。大庆乳业为黑龙江老牌乳企,自20101028日于香港交易所主板上市。20116月,车峰通过斥资1.48亿元买入5700万股大庆乳业,每股作价2.6港元,占6.63%股权。

20123月,大庆乳业审计师─德勤会计事务所因质疑大庆乳业财务问题请辞,随后大庆乳业三名独立非执董、财务顾问先后辞任。大庆乳业于322日停牌,并一直延续至今;停牌前港股股价报1.68港元,三个交易日内下跌17%

香港资本市场传言车峰曾于20125月致函公司董事会,对公司停牌前后所采取措施表示异议。但既成事实无法改变,车峰无奈于2012926日及108日出售合共约2365万股大庆乳业股权,每股作价均为1.68港元,相当于套现约3970.7万港元,持股量由6.63%下降至3.71%。与持股价相比,这两次抛售车峰损失近2300万港元。

落魄谢幕

车峰62日被调查的消息传开后,昔日商业团队及“朋友圈”迅速与其撇清关系。

数字王国在4日“澄清”车峰既非公司管理层,也非董事,股价大跌仅是投资者获利回吐所致;高阳科技亦指,车峰没有参与公司日常业务,管理层或会考虑在股价有不合理反应时回购股份。

国酒茅台文化研究会(简称“茅台会”)官网上也已找不到任第二届理事会副会长的车峰的名字。这家200912月在人民大会堂成立的非营利性社团法人机构,至今仍聚集着一批政商界顶级人士。

车峰名字同样“被消失”的还有上海世界观察研究院的官网。这家20034月成立的名不见经传的学术研究机构,将车峰列为理事,直到车峰被查后的68日去除。但据研究院工作人员透露,车峰多年来只是挂名,仅在2008年左右出席过一次会议。

来源:路标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