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屠夫」维权成中共政治局的心脏病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6-04

「屠夫」维权成中共政治局的心脏病

最近大陆知名维权人士「屠夫」吴淦被福建警方刑拘,造成巨大的舆论漩涡,搅动了大陆官方与民间政治格局。网友李配说,屠夫在央视、新华社和《人民日报》上遭到批判,其政治待遇与过去党内「被斗争」的刘少奇邓小平相同,说明维权已经在大陆政治的心脏地带。我可以说,「屠夫」维权成为了中共政治局的心脏病。

維權正是在央地矛盾的縫隙生存做大擴張的,如訪民維權。

维权被抓的,有的人是可以被央视丑化的,如只为自己而且利益巨大且手段极端为社会所不能容忍,有的是央视搞不定反而成为表扬,黑名单反而是封神榜,如为公共利益不为自己而付出代价,即使手段微有瑕疵。还有非常多的维权不能上央视,因为是中共不让暴露不愿意显示的问题,一旦公诸于众反而自噬反座,受重大内伤。「屠夫」很吻合第二种。用一个词形容,就是有「特洛伊木马」的。

「屠夫」是古代游侠之城市游击队队员版。搞的是后现代的政治,里面有特洛伊木马,他一贯占据道德至低点,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在央视上只承认事实不认罪,神态中略有掩饰不住的得意:抢挑江西高院院长张宗厚,老百姓看了只会佩服,大侠挑战高官。这里的「特洛伊木马」,可以简单地说,就是央视本来想丑化的,一播出立即美化,反而成为民间英雄,如被「嫖娼」的广州区伯。

我五六年前曾经写过一篇文章,说维权与维稳对撞的时代里,维权与维稳相互缠绕。最近在桂林看阳朔的喀斯特地貌的石山,石头里面有无数毛细血管那样的缝隙,能从地下吸水上去,到一两百米高的山顶,好生神奇。维权在大陆政治地位的上升,也类似于在与维稳的缠绕中,在维稳石山的无数缝隙中,从地表上升到山顶。维权也就是已经到了维稳「石山」之顶。这种维权政治地位的上升,我认为,还与中央地方矛盾有关,维权正是在央地矛盾的缝隙生存做大扩张的,如访民维权。

需要胜利,从微小胜利走向微小胜利,而不是老是被打显示伤口哭泣争取同情。屠夫侠客强者模式,其「特洛伊木马」,借维稳之内在缝隙与央地矛盾,走向中共政治心脏成为其心脏病。侠客强者,是能够帮助弱者与民众的,是坚固软弱的手,因此对官府的地位有替代或者替补队员的作用,侠客强者一多,对民众就有影响力号召力,从而可能有影子政府之萌芽和反对团体雏形。我为什么说屠夫是古代侠客之后现代城市游击队员版本,原因在于此。光是哭泣的受害者或弱者在场,就是一堆等待恩赐的土豆而已,臣民而已。

吴淦(网名“超级低俗屠夫”) 

须知「屠夫」是从江湖草根杀入心脏的。蛮有意思的是,随着我们命名提出来的维权发展,早期维稳之政治化罪名,把维权运动当作阶级敌人或者美帝国主义的爪牙,这「政治化」当局好像当心是在社会中树立封神榜,打造民间领袖,因此最近几年有了变化,从打击前两三年的「新公民运动」开始,大规模采用流氓罪等社会性罪名,不给政治荣誉了。新公民运动被当作党内政治活动打压,颇有指标意义。用流氓罪严防,但对「屠夫」和新公民运动又采取党内心脏部分斗争的政治高度,真的说明维权已经在现实政治的心脏地带。社会冲突已经成为政治冲突,乃至当下和未来的权力者间冲突。

大陆之维稳与维权对撞时代里,其政治如同一个内部全部坏透烂透但外面依旧光滑坚硬打上石蜡闪闪发光「三个自信」的苹果,维权运动的提出,就是要扩大里面的腐烂翻出来渗透出来,从而造成中共被迫把暴露出来烂的部分,以及边上还没暴露得的看起来「好」的部分也切割掉,从而有个窟窿。「屠夫」以一个人之力,几年内闻到那里有可能出窟窿发出臭味的地方,就往那里跑,用他的「杀猪模式」搞大,迫使中共必须切割得越大,窟窿越大,他就越有成就。中央媒体看到这一点,就说屠夫是逐臭的苍蝇。中共会担心,像「屠夫们」这么搞下去,整个苹果都是窟窿,就会崩溃掉。

来源:东网 / 陈永苗 知名宪政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