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长江翻船救援迟滞 政府严重失职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6-04

长江翻船救援迟滞 政府严重失职

首先,61日的长江翻船事故发生在21:28,即使10点多有过往船只发现江面有落水者时,政府仍需要核实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从23:50有船员游上岸报警到次日凌晨3:00才发布失事消息,难道是怀疑该船员在传谣?

长江翻船救援工作缓慢,令人不解。

这次救援力量不可谓不强大,事发次日早9:30左右,国内民间的蓝天救援队首批队员到达时,现场救援人员已达约2000人,到3日更多达4000人。

然而最大的问题是在省长、总理抵达现场的照片上,都能见到大堤上红旗招展,救援队伍列队整齐却无处下手。「水浊湍急、离码头远」是次日中午官媒新闻在现场的判断,船体结构复杂、会造成不可预测的漩涡,是蓝天救援队潜水员的判断。可是,世界海难救援有几次是水质清澈、风平浪静下完成的?现场离最近的码头是有几十公里,可是离岸只有3公里。不要说有脸说出「救援难度高过韩国『岁月号』」,「还下着中雨」也赫然在困难之列,这是一个要动辄要保护海外利益,纵横四海的大国吗?海水浑浊,那么多声呐、水下机器人的科研成果,怎么总在这种时候沉默?

400多人肯定已有不少溺亡,但倒扣的船体可能形成空气腔,从而使人幸存确凿无疑。而且,在船内有回应的情况下,更要跟时间赛跑,因为就算在气室内,人也会不断排出二氧化碳,这是民间救援队员都知道的常识。媒体更提到海事搜救有「黄金四小时」的说法。

可是,事发十余小时后的215:08获救的船员陈书涵仍是被潜水员从船体气室经水下带出,因而出水后鼻孔流血。李克强也要求调集足够切割机和氧气,还有报道称消防员正配合海事局专业队开展船体破拆作业,但与此同时,又因江水浑浊、船体结构复杂,不利于从水下经舱门或窗户进入,因而搜救迫切需要大型打捞设备将船体扶正。为此,湖北各地赶来的救援队员都在等待重型装备。

许多尸体被捞起

显然,破拆船体,进入救人,就不利于重型装备将船扶正,但重型装备何时到,一直没有任何消息透露。每分每秒,残存的空气都在消耗,这个可怕的生死僵局却一直持续着。尽管中铁大桥局一艘160吨浮吊2日晚6时抵达,20:30交通运输部急调的一艘500吨级打捞船抵达,还有4艘打捞船在途中,可是3日凌晨又有报道称武警已开始在船体凿洞,因为2日晚至3日晨4船陆续到位后,虽说总起重能力将达1760吨,但是否足够将船体扶正,又无任何人提供判断。至于韩国上次救援失事客轮用过几十个的、每个起浮能力达35吨的沉船打捞气囊,以及常用的切割船体后向内强制通风的办法,对这艘已被固定住船体,不会再下沉的翻船为何不能用,均无任何消息。

于是,水下搜救夜间也未停止,但到底打算怎么彻底解决问题,就是没有任何消息向社会提供。唯一的新气象是央媒开始前无古人地使用「救起XX人,其中XX人生还」的句式,意思是其余的只是遗体。遗体被打捞也算「被救起」,这绝对是对汉语的历史性创造,有关部门急于削责、增功、涨恩情之心,日月可鉴。

当然,行政化救灾的老风气这次风采依旧,当地媒体「领导冒雨指挥救灾」的措辞就不说了,地方,乃至中央党政一把手是否就是事故或灾害营救的最佳指挥者?他们当然有调动一切人力、物力和财力之权,问题是如果没有他们救灾就群龙无首,算一个正常的社会机制吗?

另外,救援指挥部这么多各级官员,即使总理统率,指挥层次是否过多?只看到又有诉苦:因投入的力量比较多,救起人数统计起来就有点困难。数字汇总都做不到,要指挥部干什么?

其实,这次救援背后的诡异现像频频。《湖北日报》事后被迫检讨将内部专家意见擅自抢报成「国务院把事故定性为『因大风大雨造成』」似乎说明了一种急切,2日最早敢于就事故对气象、水上交通部门发出「五问」的凤凰网评论却迅速删除文章。即使有关部门有客观原因,并无重大责任,媒体出于对公共安全负责、防止悲剧重演的善良动机问责政府,却遭到反应极为迅速的当头打压。

不止于此,就连网上对这种问责文章的人海谩骂,这次都是有备而来,动作整齐,统一理由却只有「能不能先救人再逼逼?一有天灾人祸就上帝视角」,意思就是出了事媒体没资格问,要问就是转移仇恨,阻碍救援。著名五毛还高屋建瓴地提前将此事与韩国沉船一分为二,定性中国是天灾,韩国是人祸。

这次事发的河段本是重点「碍航」浅水道之一,这似乎很能支持「救援困难、政府很辛苦、不要给压力」的爱国声音,可是湖北省委的机关报2012年就介绍:这里1999年还是优良的天然航道,因三峡工程,几年内就被冲刷得面目全非,近年来沉船、撞船事故不断。对此,爱国力量打算怎么辩护呢? 

来源:东方日报 / 吴戈 国际时事军事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