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江泽民自食其果难保家人 习一念他死无葬身地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6-03

江泽民自食其果难保家人 习一念他死无葬身地

转发此新闻:
最后的王牌,不外是“拉大旗作虎皮”──将一己身家性命与党国利益挂钩,以求自保,或求免死。他们声称“党的声誉”、“政治立场”,喊冤的“权力斗争”等等,都是欺骗老百姓的说辞。他们百般维护的何时有过党国利益?六四平反意味着自己执政打压异议人士的做法遭到质疑;法轮功问题的解决,则意味着以邪教名义扼杀民间组织的荒谬,以及背后所涉及倒卖人体器官的罪行。而大老虎非常清楚,一但组织不再替他背负这样的罪名,他将死无葬身之地。


六十年来中共的政治游戏,每每有相似之处,比如不点名的批判、隐语的暗示之类。当年文革发动,不知究里的红卫兵小将,打砸抢抄好不热闹,而一些老运动员则在琢磨──“党内最大的走资派”暗示的是谁。如今党内外反腐,不知究里的梦幻者,以为当今圣上真的要搞什么清廉的制度建设,而一些过来人又在估摸了──谁是那个“铁帽子王”,何时被锁定笼子接受世纪审判。

“铁帽子王”究竟是何人?猜不透。有康师傅的前车之鉴,这个大老虎自不在周永康之下。中共自身养痈为患坑害党国利益长达二十余年的大老虎,或许正在孤独地吞嚼自栽的苦果。即便曾经是个“铁帽子王”,如今已是大权不再的孤家寡人。眼看这“忽喇喇似大厦倾,昏惨惨似灯将尽”,余下的,便只有“诌一套《哀江南》,放悲声唱到老”的一口气。 专制国度的“铁帽子王”最大的心理恐惧,就是面临着历史审判“惶惶不可终日”的丧家犬心态。原以为只要生前高枕无忧,谁管死后洪水滔天;却不料,人尚在,历史审判的风险已在眼前,墨索里尼、齐奥塞斯库、卡达非的魅影始终挥之不去,这正是独裁者们的最怕。难怪历史上所有的“铁帽子王”,都是至死不放手中的权力,为权力的得失大动干戈。毛泽东哪怕是在昏迷中短暂的苏醒,也要听到周恩来“主席请放心,大权还在您手中”的安慰,才把那口吊命的气缓了过来;或者是邓小平秀一把辞去党内职务的同时,也不得不露出保留军委要职的真实。即便是邓小平、江泽民在军委要职都不得不交出后,也要设“邓办”“江办”以打招呼培植亲信,耳提面命安插人马,甚至不惜垂帘干政,隔空换人,部署政变。 如果那位临危受命的核心就是“铁帽子王”,他原本不过是技术部门负责党务的一只小苍蝇,因为善于察言观色、奉上溜须,由虎蝇而蜕变至老虎又大老虎。自从他进京之日起,就天然地学会了以特权护身的把戏:先是用年龄限制挤兑他人培植自己的团伙力量,后是安插亲信策划授意保留军委要职,成为中国新一代超越党规国法的“铁帽子王”。 先后惨淡经营二十有年:党务有大佬庆亲王操盘,政务有薄熙来后备王储,军务有伯雄、才厚两员大将,警务有永康坐阵维稳安保,好不容易将一个党天下演变为家天下,似乎这就真的可以“中国模式”维稳天下了。 人算莫如天算,二?一二年王立军出走美领馆,不仅一下子翻出了底牌,还将经营二十有年的私货倒腾出来,让家丑外扬,任世人笑谈。这还只是开场序幕,二?一四年铺天盖地的党内外反腐运动,敲山震虎、围点打援、扑蝇诱歼,直搞得党天下、帮天下、利益集团人仰马翻,溃不成军,让上海大本营成为一片“孤岛”。其时局变化之快,形势转换之烈,在党内甚是少见。 眼下,不要说出面保全亲信马仔,就是家人自保都难。最后的王牌,不外是“拉大旗作虎皮”──将一己身家性命与党国利益挂钩,以求自保,或求免死。当年毛就拿“一生做了两件事”说事:推翻国民党取得政权和发动“文革”维护政权,硬是把自己拴死在执政党身上;邓就拿改革和六四镇压说事,杀出血路救党和镇压维权,似乎不得已而为之。而江也有两件事:一是六四不得平反;二是镇压法轮功不得松懈。问题是,这两件事他还能作主吗?六四平反意味着自己执政打压异议人士的做法遭到质疑;法轮功问题的解决,则意味着以邪教名义扼杀民间组织的荒谬,以及背后所涉及倒卖人体器官的罪行。而大老虎非常清楚,一但组织不再替他背负这样的罪名,他将死无葬身之地。 “铁帽子王”最怕的,就是自己政治权力的丢失和政治生命的结束。他们声称“党的声誉”、“政治立场”,喊冤的“权力斗争”等等,都是欺骗老百姓的说辞。他们百般维护的何时有过党国利益?骨子里从来都是自己的身家性命、利益得失的小九九。

来源:《动向》/ 张伟国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