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人民的超限战开始登场:攻击共产党的意识形态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5-01

人民的超限战开始登场:攻击共产党的意识形态

前不久,因为广东某凉茶企业策划的「多谢营销」剧,中国援朝志愿军烈士邱少云的英雄事迹之真实性引发强烈争议。《解放军报》近期连发多文,抨击英雄事迹怀疑论为「历史虚无主义」,并断言其「是一些别有用心者的阴谋,不仅涉及史学领域的大是大非,而且关系系做人立身的根本。」

中国1949年以来评定之革命烈士、英雄,近年广受质疑。

中国1949年以来所评定之革命烈士、英雄、先进典型的事迹近些年来广受质疑,对其中一些人的定性甚至遭到反转。最早受到质疑的革命烈士是赖宁,他生前是四川一名初二学生,1988年因扑灭突发山火而牺牲,被授予「英雄少年」称号,但受到社会上以保护未成年人权益为由提出的质疑,后来官方也不得不放弃了对他的宣传。接下来受到质疑的「狼牙山五壮士」,他们是八路军在河北易县的五位抗日英雄,最后一起跳崖殉国(其中一人生还),但后来有人指责他们的事迹可能属于虚构。

再后来,国共内战时期的英雄刘胡兰、董存瑞,抗美援朝用身体堵枪眼的英雄黄继光,等等,他们的事迹真实性都受到质疑。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受到今上习近平高度推崇的「县委书记的榜样」焦裕禄,前几年也几乎被颠覆。首先是焦本人1942年曾被日军抓走,被迫给日军带路,后来他加入一支据说是以「汉奸队」为旗号的抗日游击队,干了几天就逃跑了。有人说,焦裕禄就是一汉奸。焦裕禄的典型形象,是新华社已故社长穆青上世纪60年代当记者时树起来的,几年前有人提出指控,说穆青配合当地造假。

我们不必否定英雄的存在,中国现代史是一场波澜壮阔的社会革命,其中不出英雄是不可能的。但大凡中共立英雄、树典型,总习惯于把他们塑造、涂抹成「高大全」的形象,现在人们开展「英雄考古」,欲还其历史本来面目,也不是全无道理。官方树典型的一般方法,是负面信息隐去,正面部分肆意拔高,实际上高不可攀,甚至非神即圣。有人想一探历史真相,这本身是相当合情合理的。况且也找到一些知情人,获得若干长期遭到雪藏的历史信息,发掘出英雄的另一面,与官方宣传有点不一样,则将真相公开,毕竟有其「求真」的价值,于社会建构理性可谓不无裨益,意义不容完全抹杀。

但问题在于,「疑古」现在实际上成了大陆社会的一股社会思潮,我们不妨名之曰「新翻案风」。这股新翻案风始于历史真相的探究,最后变成某种社会情绪的发泄,表达了一些人群对英雄与典型的真实性的质疑,最后变成对中共历史叙事与一切话语的不信任。究其根源,首先自然是官方历史叙事本身存在先天缺陷,为「疑古派」提供了射击的靶子和突破口。

但真正导致「疑古」成风的,还是大陆政治体制改革停滞,导致社会普遍的受挫感,很多人在寻找情绪发泄口。早在江泽民时代,党公开作出发展民主政治、建设政治文明的承诺。2002年胡锦涛掌权,也曾发出「更高地举起人民民主的旗帜」的信号,但后来在征地拆迁运动中公开打压人民的合法权利诉求,民主政治发展更无进展,社会不满如鼎中沸水蒸腾。到习时代,意识形态持续收紧,宪政、民主、自由成为敏感词。社会有一股反叛的力量在茁壮成长,「历史影射文学」在媒体上一派繁荣景像,对中共历史叙事的「修正」在网络上引起广泛社会共鸣。

虽然这股翻案风打着探求历史真相的旗号,但其本质实际上是意识形态的反叛,也可以归为「公民不合作」。翻历史的案,写历史人物的翻案文章,对历史事件进行重新评价,本就是中共的一种政治斗争手段。1959年历史学家吴_写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提倡敢给皇帝纠错,毛泽东原予肯定,但1965年该剧被定调为替彭德怀翻案的「一株毒草」。1975年邓小平对大陆政经领域进行整顿,毛斥之为「右倾翻案风」,并发动「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翻案与反击翻案,既可以是「反革命」的,也可以是「革命」的。现在,人们把它用在了现当代历史叙事的拉锯战中。英雄的事迹未必就不真实,但如今是不信者恒不信,因为党的当下公信力流失已尽。

也许有人不想坦承,但它的确是中国大陆的一场意识形态攻防战。人们希望国家进行政治体制改革,走向民主,其中有些人已经失去等待的耐心,而开始致力于对现有意识形态的消解。官方指责他们是「国外敌对势力」在中国境内的「第五纵队」,对此人们坚决不认这个账。其实也不必不认账,如果你反叛了,却不敢公开承认,这又何必?

目前反叛止于言论,但在中国,意识形态反叛本身也堪称行动。官方的应对是加强对网络的管控,这种管控在反叛者看来是更大的「反动」,进一步刺激了反叛者的反叛,使不满、怀疑和反叛来得更猛烈。解放军学者曾提出一种「超限战」学说,即不受强者规矩约束,遂行非对称的进攻行动,以达到打击与削弱敌人的目的。选择执政党的意识形态发动攻击,正是一种弱者反叛的超限战。

来源:东网 / 杨彼得 资深时事评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