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廖亦武: 从地狱传来的嚎叫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5-04

廖亦武: 从地狱传来的嚎叫

因为在六四前夕写了一首诗〈屠杀〉,廖亦武被丢到惨无人道的中国黑牢里,和碎尸犯、强奸犯关在一起,历经各种刑求,九死一生。廖亦武说起他的坐牢经历,竟意外地好笑,「我旁边有个死刑犯,他老是两只手向前铐着,后来他的胸肌发育,乳房长得很大。有天晚上他拿碗,说要挤奶,挤出来全是脓。监狱医生给他弄了两个圆圆的乳罩,简直快把我笑晕了。」

廖亦武

廖亦武顶着大光头,微胖,四川乡音浓重,擅于插科打浑,彷佛江湖说书艺人。悲剧到他嘴里,成了闹剧。他说新来的囚犯不习惯当众大便,因此便秘,上厕所时众人围观,像看动物园的猴子,越大不出来,大伙越开心。自己的笑话也有,他因违规被上反铐,十天半月下来,身上的痒可在墙上磨蹭,生殖器搔痒难耐,要付钱请狱友抓痒。

廖亦武是当今国际文坛中深受注目的华人作家,曾多次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在二O一二年获得由法兰克福书展颁发的德国书业和平奖,之前的获奖者有美国作家苏珊桑塔格、捷克前总统哈维尔,廖亦武是第一个获得此奖项的华人。

出狱后,廖亦武不写诗,他潜入底层,访谈不能见光的社会边缘人:乞丐、窃贼、毒贩、赶尸人、卖春女,他一边喝酒,一边和他们看似无心的闲聊,三次五次七次,像磨豆腐一样把访问磨出来。他到山上避暑,遇到一个老人,曾遇上大饥荒,看到有个农民家里地上一个盆,煮着孩子的肉,若是舍不得吃自己家孩子,就和邻家易子而食。

廖亦武像是中国的索忍尼辛,是苦难的见证者、纪录者,以及唯一能从地狱回来的报信人。

来源:壹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