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枪击案了犹未了 庆安不安问题多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5-18

枪击案了犹未了 庆安不安问题多

转发此新闻:
庆安原来只是黑龙江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县城。因为农民徐纯合在当地火车站被执勤警察击毙,庆安最近成为关注焦点。这起发生于五月二日的命案,因当地政府和铁路警方处理拖沓,导致舆论持续关注。也因此,庆安官场中的各种积弊,在十余天时间内被集中举报超过十起,其中,该县副县长董国生被停职、县检察长魏鹏飞被调查。


程序正义严重缺失

庆安火车站的这声枪响,打破了庆安一直以来的宁静。警察李乐斌手枪中发出的子弹,在穿透了徐纯合的胸膛后,还一举撕破了庆安官场外表的帷幕,将其中的龌龊污秽暴露于阳光下。尽管枪击案因央视播出所谓的「完整还原视讯调查」而暂告一段落,但它以及它产生的舆情次生效应,却不能不令人深思其标本意义。

近几年来,警察枪击案在内地时有发生,可每次过后,围绕警察开枪的必要性和正当性,都没有引起足够的检讨反思。该类事件一般的处置原则是,经由警察所属上级机关进行勘验和调查,并及时通知当地检察院,最终对开枪是否合理作出界定。按如此规定,警方无疑担当了调查主角,检察院却沦为配角,对警察开枪权的认定因而带有警方自查自证的性质。这样的事后调查,缺少第三方的独立介入,明显违背了程序正义。这次庆安枪击案,无论初始新华社报道,还是后期央视介入,判断开枪正当与否的依据都来自哈尔滨铁路警方的调查。这样的调查即使再公正客观,但调查主体不当,结论也就不具备合法性和可信性。

徐纯合在火车站被警察击毙

令人不解的是,官媒和官方对开枪权调查中的程序正义问题,始终视而不见、避而不提。官方借助官媒,一味强调开枪的必要正当,并在网络屏蔽删除各类反对声音。这样的做法,无疑将助长警察行使开枪权的任意性,由此导致的唯一结果,只能是对生命的滥杀。本来,徐纯合案提供了一次完善开枪权调查程序的良机,可官方出于舆情维稳的考虑,再一次以行政权粗暴武断地拒绝了对程序正义的补救。

程序正义是依法治国的基础条件。一个终日高喊「依法治国」的国度,却置基础条件于不顾,如此依法到底依的是甚么法,又怎能有效治国,不能不令人忧虑和怀疑。

基层政治生态扭曲

有关今次枪击案引发的舆情次生效应,令人慨叹中国基层官场的腐败,已达到了惊人的深度与广度。同时,围绕于此的民怨民怒,也已达到了随时随地爆发的临界点。小小庆安,十余天内就集中举报逾十起贪腐案,这固然说明官场贪腐的严峻性,但更说明,庆安平时是一个无法说理、没有公论、正不压邪的地方。当地民众自发举报,强行「新闻搭车」,就是要借助全国关注的舆论压力,寻求解决当地的已有问题。

在内地,地方党委政府的主要官员只手遮天、「捂盖子」的问题一直长期存在,它直接导致一地有错不能纠、有冤不能伸、有苦不能言。

一言堂下的高压,绝对权力的专制霸道,以及监督失效的贪污腐败,在地方基层比比皆是。十八大之后的反腐高压和整顿四风,在小地方几乎都不可避免地沦为强弩之末。

一声枪响,庆安不安。由庆安枪击案引发出的拔出萝卜带出泥现象,其最重要的标本意义在于,它揭示出基层地方扭曲的社会政治生态,基层官场常态化监督机制的缺失,以及基层权力制衡机制的失效。「打老虎」固然为反腐转风所必须,但靠甚么解决基层官场难堪的现状,却更为关键和重要。


来源:东方日报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