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老兵悲歌 抗日英雄 打成战犯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5-04

老兵悲歌 抗日英雄 打成战犯

王一峰与其他几个找寻抗战老兵的志愿者,四年前从上海跑到贵州大山里找老兵,坐飞机、汽车花了一整天,走过泥泞田埂和崎岖小路,终于在破烂不堪的老木屋,看到了一O二师部特务连排长舒仕宗。

舒仕宗,军歌一首一首的唱,故事一条一条的说。凝视着远方,无语问苍天。

含泪唱军歌 紧握部队胸牌

「这个棉被又黑又臭、没有一个像样家具的窝,就是我们民族英雄栖身之所?」右腿因作战残疾的九十五岁舒仕宗,看到众人来到,拿出藏了数十年的部队番号胸牌,敞开心扉,军歌一首一首地唱,尘封数十年的抗日记忆,夹杂着泪水娓娓道来,诉说着隐藏在内心最深的委屈。

一名五十八岁的志愿者,再也忍不住,向舒仕宗跪了下去,悲声地喊着:「老英雄,我们对不起你!」空气瞬间凝结、时光彷佛倒流。一周后,舒仕宗「归队」,找战友去了。

舒仕宗珍藏六十多年的部队胸章 (民国三十三年军政部监护第一总队第六大队廿九中队分队长)

内战边缘人 成国民党余孽

上海淞沪抗战纪念馆业务部主任王一峰平静地告诉记者,每找到一个老兵,他们心中就震撼一次。

抗战是中国历史上从未有的一次民族危机,当时青年纷纷投入战场,筑成对抗日军的血肉长城,没有他们生命的付出,就不会有七十年前的胜利,更不会有今天大陆经济的繁荣。

不幸的是,随之而来的国共内战,让这些原都应获得国家的荣誉、被国家照顾的抗战老兵,成了时代悲剧的边缘人与牺牲者。

这些老兵即使未打内战,也得不到大陆政府的认同,连续卅年遭到镇压反革命、三反五反、文化大革命等政治运动冲击。几乎每个人都被打成国民党战犯、余孽、历史反革命、地富反坏右分子,关押、劳改二、三十年。

窝在最底层 捡破烂养自己

绝大多数国民党老兵恢复自由后,都已六、七十岁以上,生活在最底层,靠捡破烂维生,有的直到八、九十岁,还在做工养活自己;住的是破烂的房子,穿的是臭衣服,很多人终生未成家,老无所依,死了身体发臭,也没人管,每天活在贫困、惶恐的日子。

即使成了家,他们的子女也因父辈的政治问题遭到波及,求学、工作都不顺。
每个老兵几乎都留下终身的残疾,晚年伤痛缠身。七十多年前他们保家卫国与日军战斗;七十年来日夜浸泡在泪水里,备受欺辱的熬过悲惨又漫长的一生,他们的尊严何在?公平何在?

志愿者向老兵下跪,不是代表国家致歉,是以个人的悲愤,向世人控诉这个社会的荒谬与无情。

来源:联合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