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保党必自毁,江河终长流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5-03

保党必自毁,江河终长流

近一段时间,从美国学者沈大伟发表中共已进入最后阶段及其后续文章起,世界和中国舆论关于中共和中国的前途评论不断。笔者不才,窃以为尚有商榷,或为一说是也。


  习氏靠「中国梦」执政

  习氏上台已经两年半,从上台前的「收拾民心」到上台时的「中国梦」,从强力反腐、「深化改革」、「依法治国」到集权一身、镇压舆论、张扬海外,习氏想做什么,应该已经明明白白。可以肯定,习氏要的就是:在坚持中共一党专政万世一系的统治下,以党法治国,求党国无复腐败,求百姓稳定顺从(不是民主富足),求中共张扬世界,这就是他的「中国梦」。

  其中,救党保党,让共产党一党专政万世一系是核心的核心。让老百姓日子过好点,国际上有点风头,是既有对载舟之水的认知,也有收拾和提振民心的考量。而反腐、「深化改革」和以党法治国是实现这个「中国梦」的手段。

  说习氏反腐是权斗,已有的事实(例如所谓至今反腐不反红二代)并不足以充分证明,应该是有权斗的成分,但收民心同样是目的。事实上,已清除的贪腐分子并非全是周徐令薄之流直接的死党。反问一句:周徐令薄等等这些大大小小的「老虎」「苍蝇」,难道不是罄竹难书其罪,难道不是世人皆欲杀,凭什么「我」意独怜才?

  说习氏要当皇帝,更没有依据。时代发展到今日,不能想像习及其杨度们蠢到要效法袁世凯,或者想做毛二世。袁氏大才,只为称帝八十一天即亡。毛生前就已是孤家寡人一个,死后只剩一个牌位(或许还可说有一个连阿斗也不如的孙皓式的「嫡孙」),习不会昧于此理。集权,是对九龙治水的反思,也必定有对李光耀经验的认同在内。历史上,雍正的军机处是指挥军事、保证内勤的正确措施(所以清皇朝平定西北后仅仅短期取消了这一制度,很快就恢复并保存到最终)。雍正天生龙子龙孙,年羹尧绝对威胁不了他,他不需要借军机处集权来争皇位。

  毁习者,保党也

  以上这样说,并非对习氏歌功颂德,更不认同习氏能中兴永远。恰恰相反,习氏必败!习氏很可能真是中共的崇祯(这里没有说习氏是皇帝的意思)。

  习氏之毁,毁在他死守救党保党,妄图求共产党万世一系。这里有历史的基因,也有现实的利益。

  笔者多次指出:中共的起家造反至建政,是连陈胜吴广李自成张献忠那些人斩木揭竿的那一点点合法性也没有的、非法的反政府暴动,是从一开始就受以夺天下、求富贵为目的的野心驱动。陈吴李张起初至少还有饥不得食、官逼民反的一点合法性。而在中共起家的时代,中国远没有普遍的饿殍遍野、官逼民反的情形(倒是中共至少在「大跃进」期间制造出更大的惨剧)。事实是,中共早期的领导人多是不得意的封建地富阶层(陈独秀、瞿秋白、毛泽东、周恩来、林彪之流都是),他们在资本主义日益发展的民国,脱节于时代,又不甘从此沉沦(茅盾的《子夜》有对这一阶层活龙活现的刻画),而毛等更有「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的野心。这与洪秀全七试不中,铤而走险是如出一辙。这个政权的暴力基础是当时的暴民和地痞(试看《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这也与洪杨的太平天国毫无二致(所以后来也一样内讧和腐败)。毛的幸运在于他卵翼于包藏祸心的苏俄,又逢上了日寇侵华的「大好」时机,乃侥幸得逞。

  而一旦小人得志,其猖狂也就原形毕露。从「土改」、「肃反」直到「文化大革命」以至现在,他们的掠夺本质越发变本加厉。贪则千亿计,淫则论百数,直把亿万子民折腾得七死八活,民穷财尽,连地皮也要刮三尺(资源枯竭,天地污染)。事实证明,贪腐正是由中共的基因决定的本质特征。于是才有了这个贪官倒下去、那个贪官又生出来(「不收敛不收手」),正应了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山西的那个书记王儒林不是说苍蝇到处扑面飞,打几个「老虎」不济事吗?在云南昆明,不是连续三任书记都是前任倒下去,后任接着贪吗?煌煌「八项规定」之下,不是吃喝不降反升吗?事实就是事实。本质的基因决定,岂是区区反腐,能反得尽、能反出个清明政治,百姓安居乐业的?

  再说,既然这个邪恶的党的最高宗旨是一党专政,以此制定的党法「依法治国」,能治得出清明升平吗?现在还有多少人相信习氏能「依法治国」?有的只是镇压舆论,大兴冤狱,例如最近的高瑜。这样的邪恶政权,还能万世一系?

  当前中共的经济「新常态」其实是每况愈下,摇摇欲坠。除了世界经济衰退的因素,更大的问题是,在一党专政下,基于他们的掠夺本性,没有监督,「深化改革」能「深化」吗?有的是重税收低福利,贪腐掠夺等等恶政丝毫不废。如此,扩大消费、提振内需就成了空话,一旦出口受阻,这经济怎能不雪上加霜?

  习氏一党专政,坚决反普世价值,当然与美国水火难容。习被「GDP世界第二」之类的假象冲昏了头脑,抛弃邓氏韬光养晦而张扬世界。结果,即使大把洒金钱,还是一片唾骂声。幸而习氏只是嘴硬骨头酥,连对越菲也不敢动一动。否则,外衅今日开,中共明日亡。

  一言以蔽之,一党专政一切皆败。如此,则习氏不自毁也难。

  政变,只有政变

  习氏自毁,中共如何?近来,政变之说不绝于耳。但江、曾真有力量推翻习氏?须知江、曾绝非正义之师,而举世皆知是中共第一贪。说江、曾的路线相对开放真是无稽之谈,充其量也就是手法略有不同。何况他们即使在中共党内也早已不得人心。当今之时,江、曾败局已定。政治斗争,是否抓捕甚至肉体消灭,其实并不太重要。

  暴力革命在任何意义上都只能是社会破坏(至于其后期影响,那要看后来的发展)。托克维尔的《旧制度与大革命》说的就是这么一个普遍真理。文革就是惨痛的教训。所以,所有中国人,包括美国和全世界,都不希望中国发生暴力革命。何况,在现代武器之下,没有外力或外患,老百姓再苦也翻不了天(试看「大跃进」、「文革」和北韩)。

  于是,习自毁,政变,改旗易帜,就是唯一可能的中共垮台形式,而且只能是中共内部的健康力量(赵紫阳、方励之这样的人物,以前有,现在也不可能完全被消灭)适时接管政权。邓就是在毛生前、但已穷途末路之际接管了政权,毛不得不起用他。习的上位也是在当今贪腐到根、民心失尽、政权危殆之际必然涌现的人物,此所谓时势造英雄。现在的问题只是未来领袖姓甚名谁,出现在何年何月,这是需要时机的,但也不会太远,例如十年左右。

笔者不看好习能自己政变自己。习无此识,只能是「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了--中共和中国的前途,就是如此。

来源:争鸣 / 李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