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共在藏区的国家罪行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5-18

中共在藏区的国家罪行

转发此新闻:
O一五年四月十七日,著名记者高瑜被中共以「泄露国家机密罪」判处七年徒刑。据说她泄露的「国家机密」是所谓「九号文件」,俗称「七不讲」,即中共禁止高校教学中提及的七项议题。

文革下的西藏

  「七不讲」中第五条,「中国共产党的历史错误不要讲」颇有点意思。这说明中共是知道、也承认自己犯了「历史错误」的,但是他们的错误,你们不能讲。国内外历史学家都清楚,只要研究中共党史或中国现代史,就绕不开「中国共产党的历史错误」,比方说,研究当代中国农村,绕不开「土改」,讲到「土改」就绕不开对原土地拥有者的屠杀;研究「大跃进」,就绕不开「大饥荒」;讲到「反右」,研究者不会不知道「夹边沟」。事实上,不讲「中国共产党的历史错误」,就没有真实的中国近代史。

文革下的西藏

  是罪行,不是「错误」

  严格说来,「党的历史错误」不仅高校不准讲、民间不准说,很多重要史实,在中共党内也是列为机密的。研究当代藏史的人都知道《平息西藏叛乱》这本资料集,是一九九五年西藏自治区党史资料征集委员会和西藏军区党史资料征集小组共同编纂的。其中收录了一份文件,「中央军委通令嘉奖所有执行平叛任务的部队」。这本书注明「内部发行,不得引用」,属于保密级别较低的资料集,或许正因为此,其中收录的这份中央军委嘉奖令竟没有注明「节录」,让有机会读这本「内部发行」资料的人以为看到的是全文。所谓「内部发行」就是说,这份一九六一年的军委嘉奖令中,有些信息到了一九九五年还是不能让级别不够高的人知道的,而这本资料集里收入的其实并不是嘉奖令的全文。

文革下的西藏

  几个月前,我恰好找到了几份涉藏机密历史资料,其中就有「嘉奖令」的全文。完整的「嘉奖令」在一九六一年颁发的时候,保密级别是团级,其中「不可告人」的信息是关于「平叛」的时间、地点和「歼灭」藏人的数据:「从一九五六年平叛开始,到今年八月底止,在藏、甘、青、川、滇高原地区,前后累计共歼叛匪XX万余人」这个「XX万」可圈可点:具体数字连团级干部也不能知道。


  不过,另一份机密资料中给出了一个数字:「叛匪投降二十一万,占歼敌总数的百分之四十六」。据此推算,被「歼灭」的「叛匪」达四十五万六千多人。这是什么概念?根据一份被列为「绝密」的人口资料,五O年代,藏人总人口约为二百七十万,也就是说,在六年间被「歼灭」的藏人达当时藏人总人口的百分之十七。换言之,不少于百分之十七的藏人总人口直接卷入战场。这个数据还没包括为了「防叛」被关押、以及后来「反封建」运动中被抓的人数。真实情况如此惊人,难怪连团级干部都不可告知。

  这几份不同程度的保密资料说明,为什么「党的历史错误」不能讲?简单的回答就是:中共犯下的不是「错误」,而是「国家罪行」!犯罪者当然不愿意让人天天提起他们的罪行,特别是当他们还把持国家政权的时候。于是,「党的历史错误」也就成了机密,是不能让民众知道,也不能让民众评说的。
  那么,党既然承认自己犯了「错误」,又怎能「伟大、光荣、正确」呢?个中奥妙是:党告诉你:当时「歼灭」是正确的,只不过「扩大化」了,而党一向是「光明磊落,有错必纠」的,因此,党现在为你平反也是正确的。如此一来,党犯了一次「错误」,却「正确」了两回。照此逻辑,党当然就永远正确了。


  是谁作出了这样的选择?

  党既不准对接受高等教育的学生讲述,又不让内部级别不够高的人了解其「历史错误」,历史真相就被控制在极少数高阶官员手里,于是,党就控制了历史的解释权,把历史当作他们的玩偶任意打扮,甚至成了历史的代表。最近,中共发表的《西藏发展道路的历史选择》白皮书,就是一个典型例子。这个白皮书据说用了大量数据来说明「西藏的发展与进步是历史的选择」。

  这些数据并无新意,无非是目前在西藏的自治区范围内有多少(中低级)干部,中共给了西藏多少财政补贴,诸如此类。「白皮书」当然不会包括那些连他们自己的团以下干部都不准了解的数据。

  中共从一九五六年在藏区展开的所谓「民主改革」以及「平叛」和「合作化」、「宗教改革」等运动,对藏民族和藏文化造成了历史上罕见的灾难。即使按照我们现在能够找到的中共机密资料来叙述,中共在藏区的「国家罪行」所展现的残酷和悲惨可谓罄竹难书。最有说服力的资料之一是人口变化。根据被列为「绝密」的少数民族工作统计资料,一九五八年藏人人口为二百七十万,到一九六四年统计时,短短六年间人口减少了百分之十左右。我根据大量中共地方性资料统计出的数据比这个数据还要高,有些地方,例如青海藏区,人口减少程度惊人。牧区的大量成年男性因「防叛」而被抓捕,大多死在监狱中。由于损失大量男性,中共新华社的机密内参向中央报告,藏区男女比例严重失衡,有些地方性别比甚至达到一比十七的程度。在这样的数据后面,是难以想像的惨烈的人道灾难。


  根据中共自己的机密资料,从一九五八年至一九六O年,藏区四千六百一十六座寺院只剩下百分之二点五(一百一十七座),以「满足群众的宗教需要」,其余悉数被拆毁、占用、破坏。如果不算「四省藏区」,仅以「白皮书」涵盖的「西藏自治区」为例,原有的二千六百七十六座寺院中,二千六百零六座被摧毁,「保留寺院」仅占原有寺院的百分之二点六(七十座)。这些留下来的寺院,也无法正常活动。寺院被系统性地毁灭,等于摧毁了藏区原有的社会结构和文化载体,对藏文化造成了灭绝性的灾难。

  中共在藏区的「民主改革」、「平叛」、「合作化」、「文革」,一直到现在的「牧民定居」,对于藏人来说,无异于一种文化上的种族灭绝政策。中共的公开宣传竟然还好意思说什么「历史的选择」。「历史选择」这种历史决定论的说法,只能用来掩饰藏区曾经发生的国家罪行。其实,历史自己是不会选择的,作出选择决定的是人。藏区半个多世纪的悲惨境遇,不是藏民族自己的选择,而是中共武装占领藏区后强加给藏区和藏人的。随着更多机密和绝密文件逐渐公布于世,这种国家罪行终将大白于天下。到那一天,历史将对那些罪犯作出判决,就像历史已经对中共支持下的红色高棉作出了审判一样。


来源:动向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