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网络社会推动政治体制改革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5-28

网络社会推动政治体制改革

转发此新闻:
人类发展的历史,也是观念发展的历史。人类社会的进步,首先是观念的进步。对于中国大陆来说,所有的改革,都是观念推动的改革。改革开放首行是观念的改革开放,观点的改革开放,是从实践是检验真理标准开始的。实践是一个永无休止的过程,真理也是一个不断得到实践验证的过程。观念产生和传播将会改变中国。

互联网彻底改变了官方话语一统天下和格局。

政治体制改革,也首先是一个观念推动的过程。经济的改革开放是市场经济观念推动的过程,政治体制改革是宪政民主观念推动的过程。市场经济观念推动宪政民主观念传播,宪政民主观念传播,又强化了市场经济观念。在不久的将来,中国市场经济观念必然与宪政民主观念并肩行进。

公共权力在推行市场经济观念,却不断阻碍宪政民主观念。既反对西方的普世价值理念,又强调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既强调坚持马克思主义,却不谈马克思的自由民主观。既谈全球化,又不谈东方文明如果不想落后西方文明,就必须从属于西方文明的马克思的这句经典话。这种扭曲的作法,使得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呈现出自我矛盾与悖论的局面。打破这种矛盾与悖论的局面,通过公权力自身的努力很难完成,只有通过社会努力,首行是观念的推动才能打破困局。

互联网彻底改变了官方话语一统天下和格局。在互联网自由的推动下,网络启蒙迅速发酵,因互联网产生的新媒体,在传播观念方面发挥了巨大的作用,释放了观念的巨大能量。网民因价值观念不同,结成了紧密的或松散的观念共同体。这些异质型的、多元化的、多样性的共同体,在观点互相角力的过程中,深深地影响了政治体制改革的方向、进程,使政治体制改革被逼提速,被逼进行宪政民主方向的改革。

政治体制改革的被逼提速,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撞墙式的改革变为搬砖式的改革。如果说改革开放以来的改革是宏大的改革,强调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没有民主就没有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那么网络观念推动的改革则是搬砖式的改革。一个警察打人事件,一个群体性事件,一个刑讯逼供事件,甚至一个官员的名表,一个官员在不恰当场合的微笑,一个名牌烟,一个官员说的不恰当的话,都会成为改革体制改革的节点,并由一个节点引发一系列制度的微调与改革。当然,事件自身不会改革,但事件被后的观念大讨论才会推动改革。一个事件就是一个观念的反思,一个观念的反思如果具备了合理性,合正当性,合时机性,那么政治体制的系列变迁就不可避免。

第二,自由的社会舆论推动政治体制的真改革。经济体制改革创造了一大批既得利益集团,这批既得利益集团以摸石头的假改革取代过桥上岸的真改革,通过强调改革进入深水区难以再摸石头的借口和理由拒绝游泳上岸的真改革。在既得利益集团拒绝上岸的同时,网民已经上桥,或者已经游泳上岸,他们指出了假改革的实质,指出了政治体制上岸的路径、渠道、方法。这种上岸的路径就是一人一票的民主,竞争的政党政治,司法独立的司法正义,新媒体自由监督而形成的社会强大舆论场。这种近似狂飙式的社会舆论,让假改革者没有办法做假,让假改革者露出狰狞面目,让假改革者退出,让真改革者胜出。

第三,网络民意成为政治体制改革的基础和前提。只有充分考虑社会民意,使立法、行政、司法等方面的改革都充分考虑社会民意、顺应民意并从民意中提取经验和智慧才能成功。

第四,网络民意将避免中国走向失败国家的行列。只有政治体制改革才能避免中国成为失败国家。有人总结失败国家的特征是:暴力横行,国民缺乏基本的安全感;贪污盛行,制度形同虚设;人民生活每况愈下,社会矛盾激化;无法有效控制国境,容易成为跨国犯罪和国际恐怖主义的渊薮。

互联网给网民提供了自由发表意见的渠道,从而在化解民怨、化解仇恨方面起到了正向作用,使得非理性的语言得以宣泄,网络语言暴力淡化了现实暴力。网民们进行理性交流、商谈、沟通,获得理性共识,部分地消解网络语言暴力;官员的贪污在网民的监督下有所收敛,网民拍苍蝇的热情高涨;网民对正义的诉求使得公权力不得不让所有人分享改革的红利;如果公民正义得以实现,跨国犯罪和国际恐怖主义也会相应地减少。一个失败的国家将会走向现代文明的国家。

第五,网络亮剑变网络统战。网络统战是对网络亮剑失败的结果。网络亮剑使本来可以团结的力量变成敌对性力量,尤其是对网络大V的亮剑适得其反,这不但破坏了公权力的合法性和权威性,也使得公权力在各个层面处于被动挨打、穷于应付。网络统战是一种战略和战术的双重调整,无论公权力意图如何,动机何在,都被逼重视网络大V的意见。网络大V的意见影响力、观念影响力要远远超过官媒的影响力,再搞亮剑不搞统战,将会对公共权力产生巨大的观念威胁、舆论威胁、权力威胁。公权力不得不对网络大V进行线上互动,线下沟通成为公权力的首要选项。如果说一个网络大V即可启动政治体制改革,那么无数个网络大V将使政治体制发生革命性变革。

一句话,网络社会推动政治体制改革的时代将不可避免地到来。顺网者昌,逆网者亡,这是互联网的胜利。

来源:东网 / 木然 辽宁师范大学教授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