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周永康被抓乃“政治性犯罪” 但不能端上法庭审理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4-04

周永康被抓乃“政治性犯罪” 但不能端上法庭审理

中国司法机关周五宣布,周永康一案已向天津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周永康,前中共政治局常委,素有安全沙皇之称,恐怕自己从来没想到会落得今天这样“不安全”的地步。当局指控周永康的罪名有三个,受贿,滥用职权无以及泄露机密。中国当局会不会公开审判周案,会以何种方式审判周案。习近平当局打大老虎是否打到周永康为止?时事评论家,明镜周刊总编辑何频为我们解读。


周永康被抓乃“政治性犯罪”

周永康被控三项罪,比中纪委此前提出来的五点要少,而且也不太像两会时候最高检官员所说的周在进行“非法组织活动”,用民间通俗的说法是“企图政变”。似乎周案最后还是要往贪腐案上压,但有一个泄露国家机密的罪名。何频的解读是,周永康被抓的根本原因仍是“政治性犯罪”。

何频认为,中纪委和最高法院报告所提出的两点之所以没有在起诉书上表现出来,即使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在起诉书里体现出来,理由非常简单,中纪委是从党的纪律的角度出发,所以与多人通奸属于纪检范围,但在司法意义上来讲,没有办法认定通奸是一个通奸罪。中国刑法里没有一个通奸罪。但实际上这个和他的行贿受贿也是有关联的,因为他要进行权色交易。所以在受贿的罪名的审理过程中间,可能会涉及到通奸这个问题。这不是因为他的问题缩小了,而是一个涉及司法,一个涉及党纪。两个是不同性质的问题。

何频进而认为,政治性的犯罪,所谓非组织活动,也就是民间所说的政变 ;这其实是周永康被追查被抓起来的根本原因。但这样一个根本原因是不能拿到法院去审理的。理由很简单,一审理的话,一半以上,或者更多的政治局常委都会被卷入到里面来。因为周永康的问题不只是他个人道德品质败坏的问题,更主要的这个制度造成了周永康,造成了徐才厚,制度造成了一大批的贪官。中共在现在还没有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的准备之下,就想回避这些人走上犯罪的根本原因:这个制度培养了这一批胡作非为的官员。但是他不进行政治改革,就不会触及到政治本身。他们回避问题,不愿意大面积地涉及到中共现在在台上的领导人和已经退休的这些政治元老。他们不敢这样做,这样做的话,就会使他的政权颠覆了。整个中共体制就会发生大动荡,出现毁灭性的变化。所以他们就把这个事情故意缩小。比如薄熙来,令计划,徐才厚的问题,非常明显是政治权力斗争的一个失败者的结果。但是当局没办法在司法的框架中去起诉他们。一旦起诉,这样的事情要不要进行公开审理,一旦公开审理,那就会牵扯到江泽民,会牵扯到曾庆红。甚至会牵扯到现在的当权者。因为周永康不是一般人物,他曾经跟他们一起,在非常秘密的地方开会,秘密地决定了这个国家的命运,所以他掌握了这些人大量的事情,而这些人又有几个能够跟他没有关系呢?所以他们要回避所谓的政党活动,所谓的政变活动,所谓的非组织活动,所谓的朋党。

判周永康死刑的可能性不能完全排除

被控的三种罪行中,包括受贿、泄密和滥用职权罪。在何频看来,一些媒体认定的泄密罪会导致判重罪并不确切,前两种罪最高刑期都是七年,倒是受贿罪可能导致周永康被判重罪,甚至有死刑的可能。

决定周永康刑期的关键不是滥用职权罪,不是泄密罪,而是受贿罪,因为受贿罪的最高刑期是死刑。那么,周永康有没有可能被判极刑呢?何频认为有,“从一般常理判断,他涉及的贪腐金额应该超过薄熙来,当然我们还没有看到权威的资料,只是估计。所以他的刑期应该是无期到死刑的可能性大,但是这个死刑最后会不会执行,如果让我来揣测的话,我觉得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性是死刑,但是缓期执行。百分之三十是死刑立即执行,百分之二十是低于无期”。

如果周永康这种被称为“九皇帝”之一的前中共高官被执行死刑,这在这几十年中共历史上是一个非常罕见的事件,可以说至少半个多世纪没有发生过。
何频则认为:现在中共内部就是这样一种局势,“现在是你死我活的一个权力斗争,你死我活的一个利益斗争,就是拿一个周永康开杀戒,来告诫想挑战他的官员,来做一个警示。所以不能完全排除执行死刑。当然一般而言,中共这件年死刑也在减少,尤其是对高级干部的死刑在减少,一般而言,判死缓的可能性比较大,但也不能完全排除立即执行,因为他需要这个人头来为一个“伟大的领袖”祭奠。任何一个“伟大领袖”出世,都有点“一将功成万骨枯”,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习近平就很“牛”了,成了一位铁血元帅。如果是判一个死缓,可能舆论还会说你们这次还是达成了一个妥协。因此,我估计就这三种刑期,第一,死缓的可能性最大,第二种最大的可能就是死刑,立即执行,第三可能性比较小,就是轻判,无期以下,当然最低最低也不会低于20年。”

关于外间所传周永康涉嫌泄密,是因为向西方媒体泄露了温家宝等人家庭的财产。这一点何频也不同意。他认为,“泄密并非像海外有些媒体所传的那样,是泄露了中共高干家庭的财产,泄露一些情况给西方媒体,这都不可能。这些东西都不属于司法可以确定要保密的范围。你不能说领导人的财产有一个司法保证不能泄密。我个人的揣测,最大的可能性是他把中央最高决策的一些秘密透露给了薄熙来,或者薄的同党。把一些十八大的人事决定透露给了自己的朋党。但不应该包括把温家宝家庭的财产,习近平家庭的财产告诉给西方媒体。所以,前述两项罪名都是比较能够进行司法认定的。所以,我觉得对周的审理,至少分两个阶段,先审泄密罪,除了被告人,就是检察院的人,公诉人,法院的人,再加上一两个辩护律师,其它的人都不能参与旁听。这个审判是秘密的,它只会最后公开宣布他的审判结果。所以这个会先进行,而且会秘密地进行。滥用职权罪也是一个比较小的罪行,也是比较短,所以这两个罪,都叫轻罪。

只有一种情况周案才会完全公开审理

周永康之前,最引人注目的大案是薄熙来案。薄熙来案在济南法庭开审时,法院以微博方式向外通报,开风气之先,号称公开审理。而且,薄熙来“咆哮公堂”的场面也有流露。周永康一案能做到公开审判吗。何频对此是否定的。而且,他认为薄案也并非真正的公开审理。

何频认为,周案与薄案有几点明显区别,一个是薄的官阶比周低,另一个是两人出身背景完全不同。薄熙来在台上时非常霸道,显得比较有“骨气”,头脑比较清楚,辩护起来振振有词。周永康有没有这个表现能力,有没有这个底气?这个不清楚,这个还要看未来法院采取哪一种方式。

何频表示,“进行一种完全透明的,可以相信每一个细节都没有遗漏的法庭审理方式,几乎是不存在的。薄熙来的案件,我们不能认定它是公开审理,中共自己的媒体,一些海外媒体也称这是公开审理,我不承认。原因非常简单,一个合法的公开审理应该是完整的、不经过任何筛选的呈现给大家。这样的话才会使那些关键性的细节不会被掩盖,一个法院的审理过程中间,有时审理几个月,有时几天,只要有一个细节就可能决定了案情和定性。所以薄熙来的案件,法院采取了一种微博的方式来传递出来,完全由法院来决定那些内容让你知道,那些内容不让你知道。所以这样的一种审理不是公开的。也不是公正的。”

对于周永康的案件,何频“不相信他们有胆量完全地公开,只有在一种情况下,他可以完全公开,那就是跟周永康达成了交易,也就是说跟周永康谈:你的罪行足够判死刑,但我可以轻判,或者可以保护你的家人,但是你得配合我演一台戏,那就是你认罪服法。现在的许多高官,之所以能在电视台面前忏悔,很多都是因为这种交易的结果。想一想,把一个人都要判刑了,或者判了十年二十年,还要让这个人在电视台公开忏悔,不仅把他的自由完全剥夺,而且还要进行最大的人身羞辱,对他们的家人也是一个最大的羞辱。这样一种不顾基本人权和尊重人格的方式,现在在中国的政治舞台上比比皆是,比如你被抓起来了,就要要你去电视台认罪。我的意思是说,周案只有在一种情况下,中共有胆量完全地公开,那就是跟他进行过交易,给他一个轻罪。或者给家人照顾,然后要求周永康配合”。

中共的权力斗争没有底线

习近平把周永康案作为力行打大老虎的辉煌战绩展现,但外间媒体总以为周永康的倒台难脱权力斗争阴影。在何频看来,显然,假如周永康在权力斗争时取得胜利,今天就不会走向法庭。他还认为,权力斗争是一种正常的政治生态,只是,中共掩盖权力斗争,关键在于他们的权力斗争都是黑箱作业。北京回避权力斗争其实就是回避政治的基本常识。何频还认为,周永康不会是最后一只大老虎。

坊间此前有分析,三月份两会时最高检曾以非组织活动解释周案,可能意味着要把此案往“路线问题”上靠,也可能意味着只要其它官员“站好队”,一概不会继续追究下去。但是何频认为周案不会给党内斗争划上一个休止符。他强调,“权力斗争是政治的基本特征。西方权力斗争解决往往是依靠司法诚实来解决,它跟权力斗争本身是分割的。最后解决问题要走一个独立的权力人物无法控制的司法审判系统 。而中共的权力斗争是没有规则的,没有规则就没有底线,没有底线,就会整的你死我活。同时又利用司法手段把对方打倒”。

何频还认为,中共所谓的依法治国,其实依法治国前面还有更关键的四个字“以党治法” ,法是由党来治的,拿法来治别人,这是他们的逻辑。通过司法的手段让别人翻不了身。司法只是权力斗争的一个工具。因为他没有规则,得到权力的人也没有合法性,那么,失去权力的人自然就不满,所以这样一种权力斗争,它是永远不会终结。

何频举例说,从中共建党算起,一直都是你死我活的权力斗争,而且斗得最关键的时刻,都是他们自己最高层的同志。国家主席刘少奇,党的副统帅林彪,中央政府副主席高岗,由第一夫人,副主席,政治局常委组成的“四人帮”,一个个在劫难逃,都是这样的一等级别。八十年来以来,华国锋,赵紫阳,胡耀邦,相继倒台,也都是一时的最高领导人。“这种权力斗争永远都不会休止,而且随时都会达到一个最高级别。下一个是不是曾庆红,我们不知道,是不是江泽民,我们不知道,但有一点毫无疑问,只要他的政治体制不改变,那么这种你死我活的权力斗争就会进行下去。今天是权力的赢家,明天可能会成为另外一场权力斗争的输家。高岗刚开始是整别人的,后来被刘少奇整,林彪也不一样吗。你死我活的权力斗争不会因为周永康判死刑了或者不判死刑而终结。直到有一天中国进入了宪政民主。”


来源:法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