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国式肃贪带给老百姓无穷乐趣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4-15

中国式肃贪带给老百姓无穷乐趣

转发此新闻:
对于众目睽睽之下的官员来说,中国的反腐可不是开玩笑的事。但对其他很多人来说就不同了。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大举反腐催生了一波政治笑话,总的来说,大部分是支持这场运动的,嘲弄的也是被调查机构锁定的不良官员。一些笑话暗指体制的缺点,正是它们让腐败得以盛行。还有一些则把这场反腐运动描绘成一场闹剧。

负责根除腐败的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负责人王岐山也出现在中国人的笑话中。

但与日俱增的笑话表明,中国人已经意识到,这场打击腐败的运动并非昙花一现,他们不如从中找些乐子。

就连中共控制下的主要反腐机构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也以迂回的方式,承认了这种由腐败激起的幽默的重要意义,称这类笑话表明,官员和民众之间存在一道危险的鸿沟。

以下是一些通过新浪微博和微信在网上流传的反腐笑话。笑话来源会尽可能标出,不过大部分笑话出处不明。

例如:

某项目完工后尚有余款,地方常委会开会讨论是用来改善小学的条件,还是监狱的条件。大家各持己见。

最后,一名老常委一语定乾坤:“这辈子我们谁还有机会进小学?”

顿时沉默。有的擦汗,有的喝茶。

过了一会儿,意见统一:改善监狱环境。一些笑话指向了这场反腐运动最阴森的一面,比如接受调查的嫌疑人死亡。下面这则笑话采用了紧急通知的形式:

鉴于最近跳楼官员逐渐增多,造成了大量的人畜伤亡,特此通知大家:

一、走路时要远离各级党委、各级政府及行政职能部门办公大楼;
二、远离所有高级宾馆、饭店大厦;
三、走路时严禁低头玩手机看微信,时刻注意头顶上方。如果稍有疏忽,说不定就会有书记、省长、厅长、局长什么的向你砸来。还有一些笑话则表达了对整体制度的担忧:

几天前,一群老同学聚会。有个同学在某互联网监测机构当小领导。我问他们单位是做什么的。他说,就是负责把在网上生事、对政府不满的人给找出来。
另一个同学对他说,“你是说还有对政府满意的?”他说,“对,有,不过那部分不归我们管,归纪委。”今年3月,前中国人民解放军上将徐才厚在接受调查期间因癌症去世。承认受贿的他,也是多个笑话的主题:

有人问,“徐才厚的后台是谁?”

徐答:“是人民,因为我所有的权力都是人民赋予的。所以,人民需要反思,人民应该道歉。”华人喜剧演员黄西(Joe Wong)在新浪微博上发了一张徐才厚2008年接受新华社采访时的截图。当时,新华社援引徐才厚的话说:“只有廉洁的部队才能是打胜仗的部队。”

黄西写下了自己的评论:“有些段子八、九年后才能让人笑出来。”

有的笑话有些恶俗:

会议最后,王岐山突然发言:“今天会结束后,有两个人需要留下!”

说完,他端起水杯喝水,然后低头看手里的名单。全场鸦雀无声,半分钟过去了,空气中渐渐飘起一股尿骚味。

王继续说:“这两个人,一个是国企干部,一个是政府里的。”

说完他再次停下来。慢慢地,会场里恶臭味渐起。

最后,王慢慢地一字一顿地说:“这两个人就是一汽的徐建一,和云南的仇和。你俩留下,其他人可以走了。”

大家散去后,会场已经污秽不堪。王对工作人员说:“同志们,难为你们了!去看看地上的屎尿,和座位名单核对一下。

一工作人员汇报说:“王书记,有一个尿了好多,而且还拉了,他尿里好像还带着油渍,经过核对,是中石油的廖永远。”

王一挥手:“查。”

去年,中纪委下属报纸上的一篇文章,对苏联的政治笑话传统进行了分析,称它们反映了该国的共产党未能保护人民的利益。文章呼吁同志们不要步其后尘,并引用了一则笑话,来显示中国共产党不会像他们的苏联兄弟那样倒台:

一个乌克兰人被叫到克格勃。问:“你怎么经常收到以色列的邮件?”
答:“二战中我藏匿过一个犹太人,现在他给我寄吃的。”
问:“苏联人不该这样做,你不为自己的将来想想?”
答:“我想好了,以后我还要藏中国人。”

来源:纽约时报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