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郭文贵背后靠山指向贾廷安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4-04

郭文贵背后靠山指向贾廷安

大陆媒体特别是财新传媒不断“起底”郭文贵后,郭文贵直接以负面信息甚至私人“恩怨”挑战财新传媒总编胡舒立,引发网络聚焦。近日有消息称,郭文贵旗下“盘古会”的高官、富商、定期聚会,与陆媒此前曝光令计划操纵的神秘山西籍高官同乡会组织“西山会”极为相似。更有传闻称,郭文贵能在北京两宗土地的争夺战中,接连打败保利地产和首创集团,背后都有现任解放军总政治部副主任贾廷安的影子。传言进一步分析称,郭胡双方背后均涉中共政、军高层人物。

之所以郭文贵背后的靠山最终指向了贾廷安,很大程度上源于其发家史与贾有着牵扯不断的关联。今天为媒体所关注的郭文贵,329日之前还不为很多人所知。他出生于山东,却发迹于河南。郭文贵在中国国内常用的一张身份证上显示他生于196722日,户籍在河南省郑州市中原区。他还有香港身份以及多个英文名,其中一个香港身份名字是郭浩云。有关公司的简历称郭浩云生于1968105日。

财经杂志称,他发于畎亩,出身临近河南的山东农村,少年家境平平,初中毕业后混迹社会,早先逐鹿中原,继而鏖战京华;无论是犬牙交错的政商密网,还是利益交织的地产圈子,抑或危机四伏的资本市场,他未尝败绩,身家越来越厚,终成为老家人口中的“大富豪”。

郭文贵旗下盘古大观

中国工商资料中的履历表显示,郭文贵1990年任黑龙江林药公司驻郑州业务处工作人员。1992年成为河南大老板家具厂董事长,该厂是中国核工业部郑州干休所下属的集体企业。19939月,河南大老板家具厂与香港爱莲有限公司各出资一半,成立裕达置业,项目主要是中低档商住楼。19969月,河南大老板公司退出裕达置业,郑州伟仁成为裕达置业另外50%的股东,并让裕达置业的注册资本跃升到2.46亿元人民币。郑州伟仁为“自然人投资或控股”的有限责任公司,郭文贵是法定代表人。199810月,裕达置业的股份被全部转让给香港商人郭浩云(即郭文贵),裕达置业变更为香港独资企业。199911月,香港兆泽投资收购裕达置业100%股份,郭浩云长期任该公司总经理。在这一系列操作痕迹明显的股权变动中,郭文贵在短短5年时间完成了从职业经理人到富豪的转身,并将变成了香港身份。

对于郭文贵这段在河南的发家史,有传闻称,郭文贵之所以能以这么非同寻常的速度发家,完全是因为靠上了军中“河南帮”重要人物贾廷安。贾廷安198911月任中央军委主席秘书;1994年任中央军委办公厅副主任兼军委主席办公室主任;200312月起出任中央军委办公厅主任,2007年调任解放军总政副主任至今。

关于郭文贵与贾廷安的关系,目前还只停留在传闻阶段,并未有直接的信息来支持郭与贾的关系是否属实。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后来郭文贵控制的摩根投资、政泉置业分别于2006年在盘古大观、20085的金泉广场两个地产项目中击败了首创置业和保利地产。对于熟悉中国政商情况的人来说,首创置业是北京市国资委所属的特大型国有企业,保利地产则有解放军总参背景,郭文贵能击败这两个商业对手,如果没有非常手段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贾廷安(右)

2015年初,中国大陆最敢放胆直言的《炎黄春秋》在新年第1期中,忽然大爆猛料,用近乎直接点名的方式揭露贾廷安与已经落马的原海军副司令王守业牵连颇深。贾廷安与军中巨贪王守业、谷俊山均是河南人。早在2006年王守业落马时就有传言称,王守业、谷俊山背后都有贾的影子。几天后,《我认识的贪官王守业》已经遭到《炎黄春秋》网站以及中国大陆各门户网站的删除,但是有观点称,这篇文章能够发表出来,本身就是一个明显的政治信号,贾廷安是不是郭文贵背后的贵人暂时无法下定论,但是贾瞒着中共高层,自己结党营私,贪赃枉法也不是没有可能。

不管郭文贵的大后台究竟贾廷安还是另有其人。很明显,郭文贵是典型的利用政治权力让自己迅速致富的投机商人。北京的地标建筑盘古大观,成了关于郭文贵传说的关键词。作为实际控制人,郭文贵在此搭建了一个名为“盘古会”的,以政法系统官员为主的庞大政商网络。据称,郭文贵差不多每周在此设宴,邀请包括国安局副局长马建在内的多人聚会。通常情况下,他们都是乘坐贵宾电梯进入盘古核心楼层。高官、富商、定期聚会这一切都如此前令计划所操纵主持的“西山会”极为相似。据称“盘古会”牵涉已落马的原国安部副部长马建等众多中共高官。有报导揭秘郭文贵与马建联手,在2008年北京奥运前策划了时任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香港嫖娼视频事件,并最终将刘志华掀落马下。

20年官商勾结的过程中,郭文贵显然翻云覆雨,自认为无所不能。在中共领导人矢志反腐的今天,郭文贵忽然遇到了反腐风暴的空前高压,并被和高层走的很近的胡舒立旗下媒体不断曝光。有观点称,抛开郭文贵和胡舒立的个人恩怨与是非对错不提,其实郭、胡二人的直接对阵,不过是中共反腐过程中,一个必然发生的自然现象。

在中共深挖政商利益同盟的斗争中,商人成为不容忽视的力量。从周永康案中刘汉刘维等川商圈子,再到令计划案背后的西山会中的煤老板习近平曾震怒警告官商交往“不要勾肩搭背、不分彼此,要划出公私分明的界限”,“要坚决远离各种‘小圈子’、‘小兄弟’,坚决杜绝低俗的投桃报李的行为”。如今,中共真的动手了,众多官商都不得不束手就擒,但郭文贵是个桀骜不驯的“异数”。混迹游刃于中国特殊政商生态环境数年以来,郭文贵已经形成了一套自己生存哲学和本领。郭文贵的猛烈反扑,既有其个人性格造成的偶然性,也是中共反腐过程中既得利益集团拼死一搏的必然现象。这也正是中国反腐最艰险之处。习近平此前所说“腐败和反腐败两军对垒,呈‘胶着状态’”似乎并非虚言。当反腐进行到一定阶段,腐败方与反腐败方的矛盾激化到一定的热度,一场本该是政治势利之间的博弈,也会以个人赤身肉搏的形势出现。

诸多迹象显示,习近平、王岐山打虎已经遇到利益集团的极端反抗,胡郭之争是一种“鱼死网破”的叫板。郭永贵所称的“一切才刚刚开始”,是否预示着他掀起的这场斗争的轰动效应将超过3年前的王立军事件?并将引发中共官场堪比薄熙来倒台更大的震动?外界兴致勃勃拭目以待。


来源:多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