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重判高瑜 自暴其短 - 党国不分 如何服人?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4-21

重判高瑜 自暴其短 - 党国不分 如何服人?

转发此新闻:
71岁的内地资深记者高瑜,被指触犯「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重判入狱7年,引起中外极大回响。

资深记者高瑜

中国正全面推进「依法治国」,以案论案,大家不妨看看高瑜案是否「依法治国」的一次良好示范?即内地所讲「要把每个案子都办成铁案」,经得起法律和时间的考验。

根据起诉书,高瑜案所涉的国家秘密,是俗称「七不讲」的《关于当前意识形态领域情况的通报》的「中共中央办公厅【20139号文件」。

所谓「七不讲」,即不讲西方宪政民主、普世价值、公民社会等七种主张。

第一方面,先论证据。

当局的控罪指,高瑜在获取这份机密文件后,于20137月利用Skype软件,发送给身在海外的明镜新闻出版集团创办人何频。

判案讲求人证、物证。可是控方在庭上,无法提出鉴定证据指出,高瑜究竟在何时、何地、用哪部电脑传送出有关的文件。中国网监科技之高,资源之厚举世闻名,但经过一年调查,如果连最基本的电脑犯罪实证纪录的时、地、物都无法提出就将人治罪,那么,这种判决实在马虎、儿戏,为依法治国自暴其短。

中国的网络和科技警察,应该不止这种水平,即使资料被删,他们亦应能修复,之后一一呈堂,摆出铁证如山之势,压下泄密者,令你百辞莫辩,输得心服口服,否则将辜负无数为网管大量投入的中国纳税人。

有本港熟悉科技罪行检控程序的人指,调查这类案,一般会从收件者的IP开始查起,再追回发件者的IP,并查出违法行为的时与地。得此资料后,控方就会向软件公司要求获取被查者的资料,以及看看能否追回所涉文件等。可以确定的是,当局无法调查身在海外、被指是「接密者」何频,但暂时不能确定中国官方有否从软件公司获得任何证据,如果有就应该让证据说话,以理服众。

党国不分 重判良心 如何服人?

另一方面,何频的声明指,早于当局指高瑜发出文件之时,自己早一个月已从其他渠道获得文件,来源并非高瑜。如此的时间出入,未知当局如何解释?

第二方面,程序公义。

当局的判刑,主要基于高瑜的认罪证供。她的辩护律师指,高瑜之所以认罪,是由于办案人员威胁要将其子「抓起来」胁迫而成的。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相关解释,令被告人在精神上受痛苦的方法而逼出违愿的证供,属于非法取证,应当排除。

另外,高瑜案开庭前,她的「认罪和深刻忏悔」的片段先在中央台播出,有违公平审讯原则。

最后一方面,就是党国不分的问题。

今次的文件,是一份党的文件。在党国体制下,将「党」的文件当成「国家」文件,再以「国法」对高瑜治罪,实在不符「依法治国」的精神,对国际社会作出一次错误的示范。

而根据《保守国家秘密法》,国家秘密包括国防、外交、经济等范畴,意识形态不在其列。将党的意识形态正确方针列为秘密,再以国法限之到底是否正确?

再退一万步,高瑜并非党员,没有法律责任为党保守秘密。

党国不分,重判良心,如何服人?

来源:明报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