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拍「苍蝇」需要多多准备苍蝇拍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4-26

拍「苍蝇」需要多多准备苍蝇拍

转发此新闻:
近日,中央纪委监察部召开强化监督执纪问责深入纠正「四风」电视电话会议。中央纪委副书记、监察部部长黄树贤在这个会议上强调,要着重解决发生在基层和群众身边的生冷硬推、吃拿卡要、与民争利、欺压百姓等「四风」问题,严肃查处小官巨腐等基层腐败问题。


这发出一个信号:中央开始要着手解决最基层的贪腐问题了。上面踩油门,中间挂空挡,下面踩刹车。上面九级风浪,下面纹丝不动。反腐败斗争的力度在逐级递减,到了村镇一级,影响基本等于零。有人把中国目前进行的反腐情形,比喻成一对男女在不协调地做爱,上级是男,下面是女,男上女下,男的自个很兴奋、很卖力、很忙活,不管男的怎么带动,女的在下面始终嗨不起来,只是象征性的呻吟着、应付着,有时甚至像条死鱼一样一动不动。

基层为什么「苍蝇」多?这些小芝麻官,不少是在老百姓头上作威作福的地痞流氓,基本上都是花钱、找关系上位,上位后花的钱不能白花,还要捞回来。怎么捞回来?搜刮民脂民膏是「苍蝇」们一贯的做法。有了钱再继续买官。买了更大的官,再继续搜刮,再继续买。这就是官场上贪官恶性循环的飞黄腾达之路。

由于权力的来源是上级领导,而不是普通百姓,所以不管大官小官,肯定不敢欺压上级,唯上欺下是必然的选择。在权力渗透到每一个角落的社会里,上级永远是正确的代名词,服从命令是至高无上的美德。所有人都在服从更上一级命令的同时,又不断在揣摩上意,添枝加叶,层层加码,形成利益抽成的完整体系,就像八爪鱼的吸盘一样,将触角伸向每一个角落。

在一个严密的权力体系内,不会存在独立的思维空间,所有人都在服从更上一级的命令。权力垄断化,特权就盛行;要维护特权,暴力就盛行;要维护暴力,谎言就盛行;要维护谎言,欺骗就盛行;要维护欺骗,腐败就盛行。权力自由化,带来特权自由化;特权自由化,发展成了贪腐自由化。

显然,拍「苍蝇」不同于打「老虎」。老虎那么大,可是咬不到普通人。苍蝇那么小,可是惹老百姓烦。打「老虎」需要勇气和决心,而拍「苍蝇」则更需要智慧和耐心。成群的「苍蝇」比「老虎」危害更大,拍「苍蝇」比打「老虎」难上加难。

拍「苍蝇」需要多多准备苍蝇拍,不是做不到,而是不敢做。所以公众对拍「苍蝇」不要报太大期望。拍「苍蝇」面临两难抉择:第一,真想拍「苍蝇」,就必须发动群众,但是出于维稳考虑,又不可能让太多体制外的人参与监督。区伯「嫖娼」事件就是个最典型的事例;第二,由于「苍蝇」实在太多,大规模拍「苍蝇」,恐怕会导致基层的政权处于瘫痪状态。据统计,至20153月,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的有82693起,处理党员干部109047人,给予党纪政纪处分35456人。处理了近11万人,可还有人不收敛,可见这股势力的顽固。

「苍蝇」之所以烦人,是因为权力来源不同。监督权与选举权相辅相成。没有选举权,即使给了你监督权,那也是镜花水月。如果老百姓既有选举权,又有监督权,「苍蝇」们还敢欺压百姓吗?到那时,苍蝇恐怕就变成蜜蜂了。


来源:东网 / 老徐 独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