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评毛」是弥合社会分裂的契机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4-22

「评毛」是弥合社会分裂的契机

转发此新闻:
  大陆央视主持人毕福剑最近被揪到了舆论焦点的中心挨斗,缘起他在私人场合用样板戏《智取威虎山》的唱词自娱娱人,被人手机拍摄「告密」到了网上--称是「辱毛事件」,官方的高调介入,央视断然对他「严肃处理」引发了轩然大波,争议的焦点是:


  作为执政党的前领导人毛泽东是否就不可以被人自由评议了?有人私下即便「辱骂」了毛,要承担什么责任吗?政府官方或党组织代表的公权力是否能干预人们的私下言论?以鼓励告密的方式实行思想舆论控制,是否应看作是新文革的一个气球?

  令人关注的是,这次大争论一开始就泾渭分明的两个阵营,毛左与五毛配合官媒对毕福剑口诛笔伐,上纲上线,竭尽打压之能事,急欲通过这一事件,宣示习近平年初以来所强调的对于教育和舆论的「毛式」控制,俨然代表了官方主流意识形态。同样,民间舆论抓住这一契机,在网上展开了大反击:强调依法治国--现代文明社会必须有对私人领域不可侵犯的底线;重新起底毛的历史罪行,用事实上的「去毛化」冲抵习近平的毛崇拜。从目前情形看,对于想要依靠毛左来重整舆论江山的习近平,无疑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通过这一事件,人们事实上看到了大陆社会和政治体制内部存在一个极为深刻的矛盾。九十年代初期,吴国光教授就指出:中国存在一种「假语言」,就是公众场合使用的语言和实际生活中使用的语言在语言的两个基本元素即词汇和腔调上的二元化。即在实际生活中,没有人像电视播报或像官员讲话那样说话;如果以日常生活语言为「真」语言,官式的公开言论即「假」。

  如此,或可以解释邓小平专权的年代,实用主义的投机使得许多事「能做不能说」。发展到如今,中共意识形态与社会全面脱节,甚至根本对立,早已是不争的事实。结果,不仅当政者成了脑残的神经分裂症患者,每一个在这个社会生活的人,长期被改造后都程度不同的成了脑残,患上了人格分裂症。

  习近平关起门来对家里人说的话,不会是「四个全面」之类的官话、套话和假话;而毕福剑的困境其实是他在特定场合的私下真话,与平时留在人们心目中的公开假话,于切换之时出现了「技术故障」,又恰好撞到了风头上,被当政者选来作为靶子借机整肃媒体名人--这是如今大陆社会的新常态。

  毫无疑问,大陆社会荒诞至此毛是始作俑者。不对毛的历史罪恶进行认真彻底的清理,当今大陆全社会以语言二元化为基因特征的人格分裂和精神分裂的脑残病,就无法根治。而病入膏肓的这个体制,附上毛泽东不肯散去的阴魂,再加上自愚愚人的庞大毛左、五毛队伍,文革式的浩劫卷土重来并非杞人忧天。

  本刊创办人温辉先生早在一九七八年就撰文指出,中国《评毛才能前进》。时下,能不能摆脱毛的阴影,依然是中国能不能前进的关键;如果继续回避评毛,甚至把毛重新送上神坛,整个国家就难逃大倒退大分裂的厄运。毕福剑事件是一个契机,如果当政的政治家真有历史担当,应该抓住这个机会重启对毛的大讨论,业已分裂的社会或有一个和解的希望。


来源:争鸣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