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胡舒立有私生子又怎么样?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4-04

胡舒立有私生子又怎么样?

《财经》杂志最近起底郭文贵,揭露这个亿万富翁摇身几变从草民走向大富大贵的权力与财富、背叛与出卖、官商勾结相互利用的通途。我阅读文章,觉得比小说还神奇,中国真是一个比虚构或小说还神奇的地方,郭文贵的发家史,就是中国当代政治经济生活史的侧面。

像胡舒立那样生活和工作!像胡舒立那样震动中国!

这样的重头文章,目前在国外似乎隐匿的郭文贵以及所属集团应该给予正面回应,辨明是非,可是郭文贵却立刻以模糊不清的语言扔出自以为的“重磅”炸弹:对《财经》杂志主编胡舒立进行个人性别攻击,以什么私生子、情人等等问题混淆试听,其出手也太低级,也太下作,足证明品德之低下。

胡舒立有没有私生子与郭文贵这个冒险家的发家史毫无关系,郭文贵以为说胡舒立有私生子,胡舒立就气短了,揭露他的故事就不真实了,这郭文贵的智力可真值得怀疑,郭文贵以为现在是文革期间?那时候有私生子可不得了,今天,女人有私生子又怎么样?女人有情人有怎么样?这难道还是问题?

在中国这个男权社会里,过去男人有三妻四妾是名正言顺的,现在男人在娱乐场所有个把女人陪着吃喝玩乐或陪着睡也是正常的,男人嫖妓是可接受的,男人干什么都是合理的,可是女人呢?女人有情人居然也成错?胡舒立即使有情人,也是她自己的事情,无关郭文贵的屁事。可是郭文贵为什么以为自己有杀手_,以为只要说胡舒立有情人有私生子等等,胡舒立就理屈了,郭文贵的理论立场还是那老一套:胡舒立是女人,打击女人就从女人的私生活入手,以为这样就可以搞臭胡舒立,让胡舒立下不来台。

我真觉得这臭男人的短视可笑得厉害,以为今天这个世界人们分不清个人隐私与公共事物的界限。胡舒立有没有私生子,不是公共事务;郭文贵借权借钱的发家史,是公共事务,这两者是风马牛不相及。退一步说,即使胡舒立有私生子,又怎么样?育龄女人有孩子本来就该合理合法,女人可以生孩子,除了未成年女性生孩子对身体有害应该劝阻之外,育龄女性想生孩子,想跟谁生孩子,是女性自己的事情,难道还需要他人批准?当然中国有独生子政策,只要胡舒立符合国家政策,生了一个孩子,她跟谁生的,别的人管得着吗?这能算胡舒立的弱点?

我不认识胡舒立,但我对她印象很早就非常深。1998年我回中国,在书店看到胡舒立的书《微观美国》,很好奇,是一本小书,买来读,这本书给我印象很深,是一个女记者在美国一年所见所闻,胡舒立描述了自己性别意识的觉醒,描述西方媒体操作过程,显然胡舒立在斯坦福大学这一年的记者团项目里成长成为一个新型的记者,新型的媒体人。这本书写得文从字顺,描写她的性别意识觉醒过程,给我的印象之深,直到今天还记得。

后来每次看到胡舒立的名字,都会想到这本书,这本书是胡舒立的宣言 她走向新型媒体人的宣言。胡舒立越做越大,成为中国最重要的媒体人之一,她是中国女性的骄傲,她的所作所为,勇敢而有见识,我相信胡舒立,我甚至希望胡舒立有私生子,这更说明她的勇敢与见识;我也希望胡舒立有情人,一个勇敢的女人应该得到美好的爱情,美好的家庭,我希望胡舒立什么都有,不枉活一生。

攻击胡舒立的私人生活,让我更觉得胡舒立是女性的榜样,胡舒立有私生子和情人是多么美好的事情!我认为每个女人一生都应该有过情人、爱人,有过轰轰烈烈的爱情,要不然生活多没色彩,多没劲,多无聊啊。我认为每个想生孩子的女人都有权利至少生一个孩子,尝试做母亲的感觉,丰富经验,丰富生命,让生命多姿多彩。

以为进行性别攻击能打倒女人,做这种无聊的梦的男人可笑到了极点。如今是二十一世纪了,女人是自己身体和感情主人,别想用这种打击能打击任何女性,这样的话吓唬没有过基本民主、平等、自由思想的土豪或许能有些微作用,对今天的公民来说,这种攻击简直不值一驳,不值一理,相反,这种攻击反而给女性树立了一个好榜样:女人你一定活出自己来,甭管别人或世界说什么,让我们像胡舒立那样生活和工作!像胡舒立那样震动中国!

来源:沈睿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