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作家丑闻爆不停 皆因作协官僚化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4-26

作家丑闻爆不停 皆因作协官僚化

转发此新闻:
如果说二十年前内地民众对作家还有一份尊敬,那么今天作家身上的道德光环基本褪尽,其作为社会众多职业之一,已没有过去般神圣。作家身份的这种变化主要得益于市场经济对作家和作协体制的冲击及其去魅化,市场经济将一切崇高(其实是伪崇高)的东西世俗化甚至庸俗化,将精神性的生产还原为市场的职业。 

作协主席方方

然而,内地作家在大众中的快速褪色,也与作家及作协爆出的诸多丑闻有关,这些丑闻让大众认识到,原来被誉为塑造人类灵魂的作家也有丑陋的一面,他们为利益勾心斗角,一点也不比大众道德高尚。 

最近湖北作协主席方方与其同僚、湖北作协副主席田禾在后者职称评定一事上公开对垒,就是一例。方方在公开信中质疑湖北省人社厅在田禾的职称评定上「粗糙而轻率」,信中不仅爆出田禾的威胁短信,更曝光其给省作协原直管领导行贿。 

虽然方方曝光的事实有待第三方客观调查,但若内地文坛像方方揭露的那样,无疑对中国作家的整体形象是又一次沉重打击。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除了作家人品本身不堪外,根源在于给作家套上职称紧箍咒的体制,它也使作协存在的合理性受到拷问。

待遇官定 荒唐透顶

作家的创作是一种高度个人化、需要发挥想像力和创造性的精神活动,给作家评职称是一种非常荒唐的行为,且掌握这套评价体系的人还是政府一个与此无关的职称评定机构,由他们来决定作家的等级及其背后的福利待遇,就更显荒唐,只会对作家的精神和创作自由构成严厉箝制。而这一切得从作协体制说起。 

作协是现行体制的象征和组成部分。中国的各级作家协会,名义上和工青妇一样,是作家的群众专业性组织,但实际是官办机构,是整个党的意识形态的一个组成部分。党将文学视为政治的一部分,必须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因此,社会主义制度下的作家不仅仅是作家,还肩负履行党的意识形态的使命,以及塑造大众灵魂的教化任务,故此需要将作家和艺术工作者纳入党的意识形态管理,这也就有了专业作家制度,有了作协这个组织,作家被当局「包养」,需要给作家评定职称。 

改革后,在市场经济的冲击下,虽然这套体制也在跟着变化,但作协的本质并无改变,相反,它如今变得更官僚化、衙门化、庸俗化,只代表作家中极少数既得利益者的权益,令作协成了一个机构众多、人员庞大的行政机构,其规模使很多国家职能部委都望尘莫及。在日前公布的一千三百多辆「部长专车」中,中国作协就拥有部长专车十一辆,同公安部、中国工程院和保监会三家机构数量相等,令人啧啧称奇。

来源:东方日报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