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法院病入膏肓 司法是绝对靠不住的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4-21

法院病入膏肓 司法是绝对靠不住的

转发此新闻:
最近有关司法改革的消息,一个紧接一个,常看新闻联播的老百姓,一定会激动得热泪盈眶。比如,420日就有全国人大常委会正在审议陪审员制度改革草案的消息。往前推几天,官媒公布了中央深改小组的决定,将从51日起改革法院案件受理制度,变立案审查制为立案登记制。再往前推几天,两高一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部)相关负责人接受媒体采访,对司改实施方案进行了详细解读。

仅靠体制内部的监督和公权力的自觉,中共的司法是绝对靠不住的。

从这些讯息来看,司法制度实现全面改革似乎已箭在弦上。对司改抱有期望的人们,理应感到振奋。

但是中国的事情,往往都具有自身的特色。按照人类普遍实行的模式和都能理解的逻辑来推论,在中国得出的结论一般都是错误的;只有按照中共永垂不朽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来推论,才有可能接近或得出「正确」的结果。所以,从一般理论来推导或进行沙盘推演是不可能把握住中共行进的脉络的。

中共还有一句著名的外交辞令,叫做「察其言,观其行」。仅仅从中共怎么说、怎么宣传,更是看不出司法改革推进的具体情况和详细效果。任何事情,在中国必须观察现实的执行,考察具体的事案,特别是一些不为人注意的微小细节。

最近我到两家区级法院和一家中级法院听庭,观察了中共司法制度在基层的运行现状,对当下司法体制的运作有了更具体的经历和感受。我又与体制内的检察官和法官进行了一些毫无保留的私下交流,总体来说,我对中共目前推行的司改感到悲观。基本上,我赞同一位前基层法院的法官在微博上所说:「中央司改框架,经过有决策权的人设计,经过利益阶层的精心谋划,经过各级地方党委、组织部门的打折安排,现已成烂尾楼!为此,我宣布:本次改革失败。」

而另一位法律界人士在微博上的发言也具有代表性:「至目前为止,法院司改最大得益的是最高法院,多弄了几个副部级法官。损失最大的是上海法院,累死了邹碧华副院长」。

得出这样的结论当然不是一两句话或一篇文章能说得清。但是见微知著,也许最近的两条新闻可以说明一点点问题。

一是42日,北京恒清律师事务所主任崔慧到北京市通州区法院办案,要求法院下达执行裁定书,被拒绝后,崔慧表示将去通州区检察院控告法院不作为,不料,竟遭该院执行局法官和法警殴打,致眼部、面部、肢体等多处受伤。崔慧通过正常途径报警和向上级法院反映多日,无人理睬。10天后,她向媒体报料,媒体作出报道后,通州区法院才表示派出纪检监察部门进行调查。

另一条新闻是,420日,一位律师陈建刚在江苏丰县法庭参加庭审时,见到自己的当事人被强制戴着脚镣,向法庭提出解除被告人的械具,去除脚镣。因为根据法律规定,「在法庭审判活动中,应当为被告人解除戒具;对于有可能判处无期徒刑、死刑等较重刑罚和有迹象显示具有脱逃、行凶和自杀、自残可能的被告人,可以不解除戒具」,而他的当事人并不具备后面的这几种情况,因而完全应该去除脚镣。不料陈建刚的要求不但没有得到满足,还遭到法官的怒斥,并当场被法警反剪双手架出法庭,关进了法院的羁押室。

当下中国基层法院法官无法无天、执法犯法,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司改的必要条件和基本条件是基层法院法官拥有高于一般民众的道德品行,具备良好的法律素养。但事实是,基层法院法官的道德素质和法律素质,甚至不如一般普通民众。

一群下三烂的流氓与土匪执掌着中共的司法机关,按现行司改方案,司改之后,这群流氓和土匪将拥有比当下更加不受监督和制约的权力,届时他们无所欲为,无人能管,恐怕将酿成比如今更大的灾难。

也许这种担心是多余的。但是没有媒体和民意的监督,不毫无保留地开放民众和媒体对公检法进行监督,仅靠体制内部的监督和公权力的自觉,中共的司法是绝对靠不住的。

来源:东方日报 / 东步亮 时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