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国共产党未来的路在哪里?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4-04

中国共产党未来的路在哪里?

《亚洲周刊》记者纪硕鸣专访严家祺

严家祺

中国究竟会走向何方,关键看执政党。邓小平年代,党设计了发展目标,就是一心一意奔小康,但在小康的目标设计上,却又是一个笼统的、仅仅是整体的目标,这不仅使得中国建设突出了经济单一性,而且很快形成两极分化。虽然,执政的共产党始终没有放弃“社会主义”,但很大程度上,这个“主义”已经有名无实了。前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首任所长严家祺接受亚洲周刊专访时表示:“邓小平南巡后,中国走上了工业化道路,另一方面,中国完全变成了一个资本主义社会。”

过去30年中国GDP年增长率接近10%,这是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奇迹,自邓小平南巡讲话后,中国进入了工业革命同时也是城市化的时代。严家祺表示,由于中国的工业革命与电脑和网路为标志的“信息革命”相结合,大大加快了中国资本主义发展的进程,但马克思提出的资本主义早期的问题在中国更为严重。严家其指出,资本主义的早期弊端马克思揭露了,今天西方金融资本主义的弊端暴露出来,“中国的权贵阶层、包括想照搬西方资本市场一套的那些人,却不想在政治上学西方的民主和法治。只想学西方有严重缺陷的金融资本主义,怎么样方便容易将财富集中到少数权贵手中。”


今天的共产党和传统认识的共产党本质的不同是肯定的,问题是在哪些方面变了? 
  
今天的中国共产党与毛泽东时代的共产党,除了要牢牢地掌握国家政权相同外,在政治纲领、目标上发生了根本变化。毛泽东相信“共产主义”是人类社会的一种理想,除了要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外,还要不断革命,不断地消灭资本主义萌芽来实现。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公私合营、人民公社,是为了在中国建立一套全新的“公有经济制度”。1957年“反右”、1959年“反右倾”、六十年代的“四清”或“社会主义教育运动”、1966年开始的文化大革命,都是毛泽东为了从政治上排除障碍所进行的“继续革命”。文化革命是毛泽东一生中发动的规模最大、时间最长的“继续革命”,而最大的“走资派”就是刘少奇、邓小平。

毛泽东到死的一天,都不相信邓小平,1976年天安门事件前后的“反击右倾翻案风”,集中力量针对的是邓小平。到死的一天,毛泽东就是怕邓小平复辟,把中国引上资本主义道路。今天的中国共产党,口头上还谈社会主义,实际上,只要看一看中国现在有3000名亿万富豪,平均每人有6.7亿财产。不到百分之0.4的人,掌握了百分之七十以上的财富。看一看今日中国比欧美还要严重的两极分化,就可以知道,今天的中国走的是资本主义道路。


这个执政党是在什么时候发生变化的?在哪些方面发生了变化?
  
中国共产党的变化发生在1992年邓小平“南巡”后。在上世纪八十年代,邓小平提出改革开放,只是想把某些资本主义因素引进中国,借以加快中国的发展速度。胡耀邦为刘少奇、邓小平翻案、为右派翻案、为中国大量冤假错案平反,一下子使中国老百姓人心顺了过来,中国全国上下才可能齐心合力,开创了八十年代的新局面。在这中间,赵紫阳为中国经济体制改革和提出政治改革方案作出了巨大贡献。【但邓小平、胡耀邦、赵紫阳“三头马车”时代,中国共产党还有建设“新社会”的“理想”。】邓小平看到文化革命中毛泽东专制独裁,他也决心改革中国政治体制。邓小平提出“少宣传个人”、“废止终身制”、“党政分开”、“精简机构”以及在1987年十三大通过“政治改革总体方案”,都是朝着“民主化”方向前进的。1992年邓小平“南巡”,中国共产党开始发生根本性变化。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当时苏联已经解体,俄国和东欧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社会主义“阵营”不复存在。邓小平知道,“六四”使共产党在人民心目中的威望大大下降,共产党的执政地位已经动摇,苏联东欧的变革会进一步严重影响中国,为了维持共产党的执政地位,邓小平决心从两个方面改变中国,一就是顺应苏联东欧“私有化”的潮流,在中国完完全全走资本主义道路,二是,不再提政治改革,进一步强化共产党的统治。


今天的中国,还有可能保持社会主义的本质吗? 

“社会主义”有多种含义和多种用法。“社会主义”的本意是“重视社会问题”的“主义”。专制独裁是国家政治制度问题,不是“社会问题”。“贫富对立”、“两极分化”是“社会问题”。人们发现,消除了专制独裁并不能解决“社会问题”,贫困现象仍然普遍存在。许多“社会主义者”,他们重视的是解决社会问题。马克思主义认为,只有共产主义才能从根本上解决社会问题,到列宁、史达林、毛泽东,明确地把“社会主义”看作实现“共产主义”的“第一阶段”。上世纪五十年代建立“人民公社”,毛泽东一度真的认为,农村公有化程度提高了,共产主义就会很快来到。毛泽东“人民公社”是一种“理想主义”的东西,当国家政权用暴力把一种“理想”强加于整个社会上时,不论这个理想多么美好,这个国家就会发生灾难。

今天中国,两极分化和种种社会问题十分严重,应当说,中国已经不是任何意义上的“社会主义”国家,不是北欧式的民主社会主义,但也不是港台或今日欧美式的资本主义国家,而是历史上的早期资本主义,是专制主义和原始资本主义相结合的资本主义。

理论上,政党是阶级的代表,今天的共产党与他创党时期的理念背道而驰,究竟是代表了什么?

政党是阶级的代表,是马克思、列宁的说法,是“阶级斗争”学说的组成部分。看一看,今天许多国家的“绿党”,它不代表什么阶级。在民主国家,政党是具有相同、相近政治倾向的人组成的、为争取国家政治权力的组织。今日中国共产党,已不代表工人、农民利益,而代表在二十年来在中国获得巨额财富的“利益集团”的利益,这个“利益集团”的大多数人,想维持严重的两极分化的现状,“维稳”就成了今日共产党的“最高纲领”。 


党的性质为什么会发生变化,变化以后的结果又会是什么? 
 
从一千年这样的时间尺度来看,共产主义的兴起是第二千纪末期人类史的插曲,这是受到西方殖民主义威胁的一些“欠发达国家”为抵抗殖民化而作出的一种“自我保护反应”,面对殖民掠夺和自由贸易的进攻,计划经济和一党专政就成了一道闭关自守、自我窒息的围墙。中国国民党和共产党,有一个相同的目标,就是要使中国摆脱分裂割据和“半殖民地”的状况,取得国家统一和独立自主。

如果没有日本的侵略,蒋介石就可以在中国实现这一目标。十月革命后世界共产主义潮流的兴起,在国民党政权贪污腐败和两极分化的情况下,加上日本战败后苏联对中国影响的进一步增长,使共产党取得了大陆政权,共产党在中国大陆实现了统一和对外的独立自主。在1949年后,如果毛泽东走他提出的“新民主主义”道路,实行台湾式的土地改革、不搞什么“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人民公社化”、不搞那么多政治运动和“文化大革命”,那么,中国就会提早三十年走上“对外开放”和“资本主义工业化”的道路。

中国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快速资本主义化,是做了中国国民党在三十年代开始做、而被日本入侵打断的事,因为做得太急,资本主义发展中的弊病以空前严重、空前规模爆发了。如果今天有一个毛泽东式的共产党,不需要三年,今天比“国民党还要国民党”的共产党就会被推翻。问题是,由于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马克思主义影响的衰落,由于资讯时代社会的变迁,毛泽东式的革命再也不可能在中国兴起,薄熙来“唱红打黑”是形式主义的“毛泽东革命”,是“不可持续的”,也就烟消云散了。 


党的性质变了,但独裁没变,能否长久维持这种专制体制? 
  
辛亥革命后虽然出现了割据局面,但辛亥革命使自由民主观念在中国广泛传播,中国要退到大清王朝那样的时代,是很难的。高华《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一书,记述了毛泽东如何在共产党内取得专制权力的过程。由于毛泽东在延安整风运动后把共产党转变为一个以专制方式组织起来的党,当共产党取得大陆政权后,整个中国大陆的政治实际上就重新回到有二千年传统的专制王朝时代去了。中国共产党在邓小平“南巡讲话”后放弃了“共产主义”的目标,这是顺应历史大趋势,但共产党的专制体制,从毛泽东延安时代以来始终没有发生变化。
  专制政治和自由经济可以共存一段时期,这在欧洲历史上发生过。法国路易¨波拿巴时期,政治上是专制主义的,但经济、社会生活高度自由化。普法战争打断了这种“专制政治”和“自由经济”的“联姻”。中国今天的这种“联姻”也不会长久,一是“自由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就一定会与专制政治发生不可调和的矛盾,二是全世界民主自由大环境的压力,中国一旦遇到严重的金融风暴或在一次国际冲突中失败,大变革就会引发。 


每个政党执政都希望长久执政,维持长久执政的可能性是什么? 

从一千年这样的时间尺度来看,中国的崛起,要经过四个阶段,一是国家独立自主,二是改革开放,三是建立自由经济或市场经济,四是建立民主政治。中国崛起是一个不可抗拒的趋势,共产党如果能进行政治改革,建立民主政治,象日本自民党那样曾经长期执政,是可能的。但一个国家如果有了稳定的民主政治,厉行法治,人权得到充分保障,有一套健全的文官制度,利用权力也掠夺不到财富。从事任何职业都可以实现自己的理想,到那时,当文官没有任期、当政务官随总统或总理下台,没有“颠覆政权”一说,“稳定”无须维持,整个中国社会环境安定了,到那时,任何党企图长期执政,就要付出更大的代价,政党轮替就像冬夏轮替一样自然。


依您的研究,共产党未来的路在哪里?

共产党只有一条出路,就是学习他的难兄难弟──国民党,主动地、坚决地实现专制政治向民主政治的“大转型”。

台湾的“大转型”是蒋经国在1988年开始的。民主制度不是一蹴而就的,经历过曲折、艰辛和磨难。今天,台湾的民主制度日趋稳固与成熟,选举过程和平有序,选举结果揭晓,各方都表示服从选票的裁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