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决策陷困局 北京正在货币战中溃败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4-28

决策陷困局 北京正在货币战中溃败

如果想知道未来几年对中国决策者和全球经济来说挑战到底有多大,只要关注人民币交易就可以。目前,中国突然发现自己处在一个前所未有的位置上:在全球货币战争中,正在失势。

综合媒体427日报道,尽管中国经济愈加放缓,同时出口也因人民币强势而受到冲击,但是人民币兑美元2015年仍走高。在中国政府将经济模式从专注出口和补贴性投资转向消费支出提振经济增长的背景下,人民币的升值反映出中国政府面临的可选方案并不多。中国、美国甚至全球都需要这样的转变发生,但是转变并不容易。尽管中国官方公布的年度经济增速仍位于领先全球的7%左右水平,但已降至30年来最低水平,而且不及8%的门槛水平。8%曾被视为中国能够消化每年数千万新增就业人数所需的增速门槛。汇丰(HSBC424日公布的一份受到密切关注的制造业数据显示,中国制造业活动明显萎缩。

美国彭博社刊文指出,在现今低通货膨胀和资本外流增长下,阻止人民币贬值代价在不断增大,包括无意向市场人民币流动性和利率施加更多压力,使得流动性宽松措施有效性降低。中国突然发现自己处在一个前所未有的位置上:在全球货币战争中,正在失势。而在“零和贸易”战争中,全球商贸缓慢(初期阶段)下跌,各国通过货币贬值极力保持或者扩大自身利益,而中国几乎别无他选。人民币预测走势是否将加剧资本外流仍在讨论中。如果中国政府有采取任何贬值措施的迹象都会加剧资本外流。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数据显示仅20153月份,中国外流资本达近240亿美元。

这是中国另一个未解之谜。中国现在经济增速放缓,但仍保持在7%,股票市场快速增长,可是中国却出现资本外流局面。这对中国经济来说是个逆转,在过去几十年中,中国经济繁荣发展,一直是外国资本吸金石。为何现在出现资本外流。房地产泡沫破碎,企业利润下降,连续多年人民币升值如今却成强弩之末,这些让投资者看不到继续投资的理由。同时,因为中国开始采取措施打通资本国内外流动,所以资本外流也变得更加容易。但其资本外流程度远远不及现在俄罗斯的状况。中国发出警告指出:如果采取经济去杠杆化,国内金融危机可能带来的影响。


当其他许多国家从本币大幅贬值中获益的时候,中国央行却将人民币中间价汇率上调至三个月高点,但允许人民币贬值将是对旧有出口拉动型经济增长模式的认可,麦肯锡全球研究院(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的数据显示,在这一模式下扭曲的经济激励推动总债务占GDP的比重从2007年的158%升至2014年的282%。这种模式还催生了严重的房地产投机泡沫,将中国经济置于欧美低迷需求的影响之下。

在旧的增长模式下,中国央行干预汇市、压低人民币汇率实际上是在将财富从消费者转移到出口商手中,因为干预推高了进口消费品的成本,而同时使得中国出口商品更加便宜。政府设置的存款利率上限也使得居民储蓄处于不利地位,而企业则可以享受廉价贷款。经济陷入了“为投资而投资”的增长陷阱,典型的代表就是中国众所周知的鬼城,对冲基金经理查诺斯(Jim Chanos)将这种加速下滑循环称为“通往地狱的脚踏车”。为了摆脱这些,中国必须让这种由消费者来补贴企业的模式发生反转,必须支持人民币汇率的高估值而不是低估。

市场目前认为人民币会继续走低,反映在人民币周期性地徘徊在央行交易区间的低端附近,这迫使央行抛售美元、买入人民币以捍卫该交易区间。与欧元的走弱合在一起看,这可以部分解释截至20146月份中国央行的外汇储备为何从4万亿美元缩水至3.73万亿美元。假如中国央行放任人民币自由浮动,那么人民币就会走低。这个事实让美国国会里那些仇视中国的政客们困惑不已,他们仍然坚称中国政府人为压低人民币币值。然而真实情况却是,中国央行不惜自身代价给美国生产商们提供了便利,而世界上其他央行几乎都反其道而行之。

近年来,大规模的热钱流入加剧了房地产市场的投机性泡沫,为影子银行业提供了资金;影子银行业务可绕开央行设定的银行放贷限额。此前,对中国将推高人民币的单向投机性押注吸引热钱流入中国,而目前这些热钱正跃跃欲试地想离开。有人担心中国的超级新富一旦感觉到人民币开始走低,会突然撤出资金,这种担心是合理的。已有调查显示这些新富正在对中国经济前景失去信心,中国国际收支平衡报告中庞大的“错误和遗漏”项目显示出,富人群体可轻松绕过中国存在漏洞的资本管制。

如果资本外逃加速,人民币大幅走低,则偿还美元债务将变得困难。央行可能要动用庞大的外汇储备来避免发生危机,但这种金融不稳定的状况将令人不安,并严重挑战政府调整经济结构和让人民币成为国际货币的双重目标。


来源:多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