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郭伯雄倒台,当年杨白冰“死党”如今平反在望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4-15

郭伯雄倒台,当年杨白冰“死党”如今平反在望

转发此新闻:
一九九二年十月召开的中共十四大闭幕之后,当时的总参谋部和总政治部一样,也是被江泽民和王瑞林视为杨白冰“反党乱军”事件的重灾区。在十四大上当选为中央委员或中央候补委员的军方代表中,凡是非年龄原因而在五年后召开的十五大上不能继续留任者,均是江泽民和王瑞林“甄别”出来的杨家兄弟“政治死党”。其中最典型的,莫过于一九八五年那次旨在为实现干部年轻化而实行的党、政、军干部大换岗过程中,时年四十二岁即高就副总参谋长的何其宗。如果没有十四大召开前夜倒杨事件的发生以及十四大之后进行的那场军内政治大清洗,中共军队干部的梯队建设一直都在一个良性状态下正常持续下去,根本不会有郭伯雄的出头天。

杨白冰

而当时被江泽民和王瑞林断送了锦秀前程的何其宗等人,与日后居然爬上了军委副主席高位的郭伯雄之间最大的区别就是前者都是凭实战战场上的军功引起军内高层的另眼相看,而郭伯雄自始至终都是靠“走上层路线”。

当年郭伯雄和徐才厚均出任军委副主席之后不久,中国大陆的一家军事发烧友网站发了一篇题为《两个军委副主席居然都没打过仗》的短文,文中说“老山轮战参战部队中没有当时郭伯雄所在的19军,徐才厚当时在吉林省军区和沈阳军区机关,更轮不到他。现任军委委员梁光烈、廖锡龙和常万全参加过越战。”

此文发出后,立刻有人跟帖声称“为郭伯雄将军正名”,说是“一九八四年的第二次越战有十九军五十五师参加,郭伯雄当时是该师参谋长,全程参加战斗指挥。”但正如笔者在上篇文章中引述的钱树根将军的回忆文章内容,中共解放军各大军区的野战军被安排到中南边境“轮战”是从一九八四年开始,“轮”到兰州军区是一九八五年底,前往参加的是四十七集团军,而这个时候的十九军和郭伯雄当时曾经担任过师参谋长的五十五师都已经整编制撤消,所以郭伯雄以师参谋长身份参加越战的说法肯定经不住推敲。

郭伯雄

也曾有境外媒体刊登文章说郭伯雄曾以兰州军区副参谋长身份参加过越战,但当时以四十七集军军长身份指挥一九八五年底至一九八七年四月期间的“两山防御战”的钱树根以及其他诸如常万全等钱树根手下的师、团级军官们的相关回忆中均未见有提到郭伯雄的。一位网上“军迷”专门做过考证之后的结论是“郭伯雄当时确实到过云南前线,但不是前往指挥作战,而是作为兰州军区赴前线慰问团团员之一前往,就在当地的县招待所住过几天。

郭伯雄还在台上的时候,中国大陆境内的“军事发烧友”网站上还曾有一个帖子挖苦没有打过仗的郭伯雄。文中说:“郭伯雄作为职业军人,没打过仗,在军队这种天天过着舔血生活的群体里,自然难以建立威信。在军队,没有威信就调不动部队,其它军委成员和大区司令也不会买账。

“不要以为是军委领导,就可以调动部队,80年代末的时候,军委秘书长杨白冰手持尚方宝剑去广州,解放战争出身的广州军区司令张万年根本就不买账。所以越战出身的廖锡龙不买郭伯雄的账很正常。”

文中还说:“其实大家也看见了,郭伯雄梁光烈今年分别指挥了两次部队调动,但效果大不一样。郭伯雄指挥的是春节期间的抗雪灾,部队过了十多天才反应,并且稀稀拉拉的。梁光烈指挥的是汶川抗震救灾,当晚发出批令,15军、20军、54军、13军当晚就开始行动,可以说是雷厉风行。”

廖锡龙

说到“越战出身”的廖锡龙“不买郭伯雄的账”,读者和听众们应该马上就会联想起刘源和廖锡龙“历经艰险”才把时任总后勤部副部长,军中巨贪谷俊山推下马的故事。说的是军中红二代罗援去年底曾公开对外披露说:刘源以党委的名义举报谷俊山贪腐幕后,却遭遇谷及其背后力量抵抗。正是总后勤部原部长廖锡龙和刘源犯颜进谏,以宁肯丢乌纱帽也要拿下贪官的气魄,再次上报谷俊山问题,才打开军队反腐突破口。

故事的细节是:刘源和总后勤部党委一班人,以党委的名义举报谷俊山的贪腐问题,没想到谷俊山在“某些人”的指使下反而很猖狂,说“我后面也有人”。时任中央军委委员、总后勤部部长的廖锡龙听到这话震怒,说“我廖锡龙上过战场,死都不怕,还怕一个贪官?”刘源当时也怒不可遏,拍案而起,说“我刘源没上过战场,但也死过几回,活过几回。我宁可乌纱帽不要了,也要拿下这个贪官!”

这里的“某些人”三个字和“犯颜进谏”四个字是重点的重点,首先证明的是能够“指使”谷俊山的上级人物不仅仅时时任军委副主席,已经被在规定的时间和规定的地点因“病”死亡的徐才厚一个人。

其次,按照官修汉语词典的解释:“犯颜进谏”的前两个字是指“冒犯君主或尊长的颜面”;“谏”是以直言规劝。全词是指“敢于冒犯君主或尊长的威严而极力规劝”。

所谓“尊长”当然可以理解为时任军委委员廖锡龙及时任总后勤部政委刘源的直接上司徐才厚和郭伯雄。而那个“颜”字如果是特指“君主”之颜面,那当然是影射江泽民而不是胡锦涛。

而这个发誓以不怕死的精神与军内贪官决斗一场的廖锡龙当年在越南战场上的战功,就是和我们上篇文章中刚刚介绍了一个开头的前解放军副总参谋长何其宗一起立下的。

就是因为与刘源联手搬倒了军中巨贪谷俊山,从此揭开中共军队高层惊人腐败内幕的原因,如今的中国大陆上许多人都都知道廖锡龙是在1979对越自卫还击的西线战场上打出来的少壮派将领。不过,在同一支部队中,还有一名出众的人物,他就是两上对越战场,当时还是廖锡龙顶头上司的何其宗。

何其宗

何其宗是四川营山人,19433月出生,比廖锡龙还年轻3岁。19618月,18岁的何其宗从四川成都体育学院参军入伍后即被安排在130师师部警卫连,给董占林师长当了警卫员。

196210月,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爆发。第54130师紧急入藏,董占林师长亲率各团指挥员到前沿阵地勘查地形。何其宗当时随行保护师长,现场观摩到了董师长的布置展开兵力过程,如派战斗分队抢占前沿要点、派精干分队带电台渗入印军纵深、派侦察员到敌后潜伏侦察迂回包围印军的道路和地形等。这一幕给了何其宗极深的印象,直到晚年还津津乐道。

1978年,何其宗调任第113193团任副团长兼参谋长,奉命率领先头部队功入越南本土......

因为在这次对越作战中的优异表现,何其宗升任团长并被选送到北京的军事学院完成班学习。1982年毕业后,他接连升任33师参谋长、31师师长、第11军副军长等职。19842月,何其宗再次奉调对越战场,和第11军副政委杨德福带领军作战指挥组,与廖锡龙共同指挥31师一举收复了者阴山,打出了一个出色战例。随后,何其宗协助11军前指指挥11军部队接替了14军的老山地区防御作战任务,并指挥者阴山地区防御作战。当年9月,何其宗离开第11军,升任第14军军长,组织全军部队进行了老山地区拔点防御作战的战评和总结,并因此受到邓小平及杨尚昆等众军委领导人的特别关注。

从何其宗的如上经历不难看出,当年被邓小平钦点升任副总参谋长,并于一九九零年成为当时解放军最年轻的中将的何其宗,凭的是他一上中印战场,两上中越战场的难得实战经历。就在何其宗直升副总参谋长的同时,杨白冰刚刚被从北京军区副政委位置上扶正,可见何其宗当年的被提拔与杨白冰一点关系也没有。而日后他何其宗又被接连安排为十三届和十四届中央候补委员,明显成为军委第三梯队主要培养人选之一,首先考虑到的也是因为他可以凭战功服人,而且还是当时在越战中立功受奖的那一批少壮派军官中最为年轻的一个。对这一切,当时的江泽民心里自然清清楚楚,但就是因为一九九二年春江泽民还没有来得及对邓小平的南巡讲话公开表态之前何其宗就在总参谋部附合了杨白冰的“军队要为改革开放保驾护航”的口号令江泽民对他恨之入骨。

有消息说,何其宗在十四大召开之后被江泽民和王瑞林贬至南京军区副司令之后就一直耿耿于怀,待江泽民把军委主席职务交给胡锦涛之后便开始向军委不断写信“讨个说法”,虽然直到习近平接替了军委主席职务之后仍然还没有得到一纸正式的“说法”,但被军委批准了以正大军区级的退役待遇由总参谋部安排回北京居住。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高新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