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狱中基督徒陈上坤的“鞋垫”亲笔信:监狱加工假名牌出口 (图)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4-29

狱中基督徒陈上坤的“鞋垫”亲笔信:监狱加工假名牌出口 (图)

一份来自高墙内基督徒良心犯的控诉
作者:陈建

福建省福清市海口镇东阁村“小群”教会前院,常常伫立着一位名叫林玉钦的84岁的老太太,初春的冷风吹拂着满头银发,她正在为服刑的独生儿子陈上坤默默地祷告。十几年如一日,风雨无阻。

有人告诉她,在现在的重刑犯监狱服刑光是靠你的祷告是不管用的,没有送钱做“手续”,你的儿子就别想顺利服刑和减刑。

陈上坤

老人告诉他们:我和我的儿子都是被神拣选的基督徒在“小群”教会服侍。前些年,我们被政府当做“邪教──呼喊派”打压,又是抓人,又是拆房,我老太婆准备好两套换洗的衣服随时准备殉难。凭着我们的祷告,我们的教会现在得到了神的祝福我的儿子被抓服刑已经十五年了,对我儿子神有他自己的的安排,我何必行不义搞行贿的事!何况我和儿子留下的未成年的孙子没有任何收入来源,相依为命过着最简朴的生活,连给服刑的儿子一点零花钱都没办法,要给那些监狱的官员送钱就是想送也送不起

是的,老人的儿子正在监狱里面承受着无尽的歧视和迫害:19720528日出生的陈上坤,因为无端卷入一起村民恶性群殴案件,撇下年迈的老娘,结婚不久的妻子和刚出生的儿子被投入到福建省建阳监狱四监区十一分监区劳改。结发妻子,这个家里唯一的劳动力的离异,为这个岌岌可危的家庭蒙上了一重浓重的黑影。留给这个家庭唯一的希望只剩下白发苍苍母亲和尚未成年儿子的虔诚祷告!

监狱里的陈上坤并没有停止对自己的信仰追求:尽管不能像其他犯人一样,少吃或者不吃监狱里提供的劣质饭菜,用家里寄来的生活费在监狱内的高价超市,购买一点副食品充饥以维持基本体力;陈上坤却依然拖着羸弱多病的身体,被迫在监狱封闭加工的第一线,从事着为出口非洲和美洲的假冒品牌的西装裤和短裤的生产。稍有空闲便强打精神在服刑人员中间传讲福音。

经济上的贫瘠让他根本无法按常规向干部和“事务犯”进贡例钱,只能强撑着病躯从事着最苦最累而又很难拿到减刑成绩的劳动;依靠出卖淌着汗水得来的“劳动产值”托人偷运进来的《圣经》多次被政府干部无端没收;每每带领囚犯基督徒们的礼拜聚会,总是被政府定性为“非法聚集”的违规行为予以行政处分,因此而迟迟得不到减刑的机会。

2015227日,耗费了较普通囚犯三倍不止的刑期,陈上坤终于拿满减刑成绩盼来了减刑机会。然而这个得之不易的机会,却被福建省南平中院故意绕开新颁布的司法解释(2014116日最高法院颁布实行的《关于刑事裁定判涉财部分执行的若干规定》),以已经被替代的旧司法解释(201271日最高院颁布的《关于办理减刑假释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第三款)做出“(2015)南刑执字575号”裁定书,认定根本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的陈上坤未履行财产刑,做出不予减刑的裁定结果。

而在上报减刑之前,在干部的胁迫之下,陈上坤被迫写下了一份“上缴财产刑自愿书”,并通过家人东借西凑向监狱当局上缴了3000元人民币。──既然已经认定陈上坤没有履行财产刑,但是中院的退卷裁定上对此却只字未提!

是因为这笔钱被截留以致法院认定他不履行财产刑?还是法院收到这笔钱以后不入案故意装聋作哑?!

监狱里的陈上坤向上级递交的查询报告得不到任何实质性的回答。但是,“事务犯”却悄悄地告诉他:干部说过,谁让你们基督徒整天在一起查经!

这就是这份百般周折传递出来“鞋垫”亲笔信的由来。


附亲笔信内容:

我原判无期徒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此次于2015227日经监狱向南平中院呈报减刑,中院2015331日“(2015)南刑执字575号”裁定书以201271日最高院颁布的《关于办理减刑假释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第三款为依据,认定我未履行财产刑,依法做出不予减刑的裁定结果,这明明与2014116日最高法院颁布实行的《关于刑事裁定判涉财部分执行的若干规定》相抵触,《规定》以明确规定并处没收财产的,服刑期间无需再交钱了。我的减刑完全适应新的司法解释,本可分文不缴,但还是按以往的惯例无奈写了一份自愿上缴财产刑的自愿书,并上缴了3000元人民币,可中院的退卷裁定上只字未提,南平中院这是违背了最高院2014116日颁布施行的《规定》精神,属于违法现象。我母亲80多岁了,下有未成年小儿,我又服刑多年,3人无固定收入,经济拮据。望知悉后尽快起草一份材料,尽量多往上面反映,属上我的真实姓名,不要替我考虑什么,在爱里我已没有惧怕。此事也可让我堂弟陈上清的名义去写,不必让我母亲知道。

陈上坤

来源: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