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女权人士赵思乐出境被阻 获释5人自由受限 (图)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4-18

女权人士赵思乐出境被阻 获释5人自由受限 (图)

转发此新闻:
女权人士赵思乐因曾经声援5名日前被取保候审的女权活动者,成了“犯罪嫌疑人”,周四晚被限制出境。赵思乐斥责当局此举显示了他们把女权活动视为犯罪活动的心理。而5人获释后仍受到不同程度的监控,其中,患有肝病的武嵘嵘周五向本台表示,她的身体状况不算太坏,不过目前不方便说话。

女权人士赵思乐

38日前夕被抓的5名女权人士虽然已被取保候审,不过,针对5人乃至其余女权活动者的打压并未因此而结束。周四晚约八点,曾多次撰文声援5人的女权人士赵思乐准备由广州前往香港时被限制出境,并被告知她成了“有案件未了结的犯罪嫌疑人”。

赵思乐周五向本台描述了当时的情形。

“我给了他们我的护照,给我做海关(办理通关手续)的是一个女的警官,她愣了一阵子就叫她的领导过来,那个女警官就跟领导说,你看下是这个人吗?感觉她很不敢相信。那个男警官就把我叫到一边,跟我要身份证,看了身份证以后,就要把我带到询问室,说我不能过关。我问他要警官证,他说我穿着警服,有警号,我说你没有警官证不能带我去任何地方,他就抓住我的两只手,把我强行拖进了一个房间,还抢走了我的手机,派了两名女警看着我。过了一阵子,大概二、三十分钟,有一个年纪挺大的警官进来,向我宣读,根据出入境管理办法的12条,由于我是有案件未了结的犯罪嫌疑人,不允许出境,落款是北京市公安局。我就问他我有什么案件没有了结,他就说你有什么不清楚你去问北京市公安局。我要他们把文书留下,他们也拒绝给我任何的文书。”

赵思乐告诉记者,今年2月,她才刚去过香港,当时并未受到阻拦,此次相隔不到两个月却突然成了“犯罪嫌疑人”,唯一的原因就是她曾声援5名被捕的女权人士。赵思乐谴责当局的做法显示他们把女权活动视为犯罪活动,也把女权人士当作了罪犯。

“我从来没有就任何案情被调查或者询问过,也没有收到任何的通知,说我涉及任何的刑事或者民事的犯罪,唯一的可能性基本上就是因为女权案,因为我可能接受了一些采访,或者是发表了一些文章,包括我自己本身也是女权的行动者。突然之间被作为犯罪嫌疑人阻挡出境让我非常地惊讶,完全不知道犯了什么罪,莫名其妙地被拘禁在了国内,也没有任何解释,也没有申诉渠道。我觉得当局这样做非常不把公民权利当回事,而且显示他对女权案件也是一个非常恶劣的态度。他们可能是迫于各种各样的国际压力,释放了5名女权行动者,但是这5人是取保候审,在一年内她们都有可能被抓回去。作为没有被抓进去的人,仅仅是因为声援女权案也被列为犯罪嫌疑人,这更加可以体现出当局是把女权活动作为一种犯罪活动,把女权活动者作为罪犯的心理。尤其是他们还打着妇女权利的牌,今年要跟联合国办峰会,我觉得这是不可容忍而且非常可笑的,在一个女权主义者都没有自由的国家谈什么妇女权利呢?”

赵思乐表示,相信出境受阻的不会仅仅是她一个人,计划以向当局申请信息公开等方式就有关情况提起异议。

被北京抓捕的五名女权活动人士

此外,5名被取保候审的女权人士也并未获得真正的自由。本台记者周五拨通了武嵘嵘的电话,对方告诉记者,自己的身体状况还算可以,不过坦言目前“不方便”说话。

记者:“现在方便说话吗?”

武嵘嵘:“不是太方便,不好意思。”

记者:“您现在整个一个状态怎么样?”

武嵘嵘:“我刚刚出来,生活刚刚恢复,我昨天去了一趟医院,检查了一下身体,现在状况还算可以吧,没有太坏。”

记者:“但是就是还有一些限制是吗?”

武嵘嵘:“对。”

另据北京公益组织,益仁平中心发布的消息,5人均遭到不同程度的监控,其中李婷婷受到警方“被旅游”的待遇,并被要求交出身份证件。其住家村落的手机和互联网信号也被当局屏蔽,无法登陆社交媒体。目前村口仍有人把守,阻止媒体记者采访。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