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习近平给《炎黄春秋》顾问送花圈 广电局紧张得「屁滚尿流」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3-25

习近平给《炎黄春秋》顾问送花圈 广电局紧张得「屁滚尿流」

转发此新闻: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接到中南海电话,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要为曾彦修送花圈。用曾的老朋友的话描述,「那是一颗炸弹爆炸了」,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突然炸开锅」,上上下下紧张得「屁滚尿流」

《炎黄春秋》顾问曾彦修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突然给去世的《炎黄春秋》顾问曾彦修送花圈,曾彦修一生正气凛然,当年自划右派完成单位指标。政坛热议习近平今年十一月会否出席前总书记胡耀邦百岁纪念日。

已去世二十六年的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当下又成为国人关注焦点,事缘二零一五年十一月是他百年诞辰。三月,北京《炎黄春秋》第三期有篇文章《参与胡耀邦追悼会的回忆》,作者李平。文章记叙:胡耀邦猝然病逝,中央成立由乔石牵头的治丧办公室,设于大会堂西区二楼,作者临时被抽调到治丧办新闻组工作,新闻组长是曾建徽。时下,此文在京城政坛学界广为流传。全文七个版,披露当年不少独家猛料,文章的小标题有:开明的安排被改变;丧事安排比照叶帅后事规格;突发事件对治丧工作的影响;迎取灵柩被迫改变行动方桉;追悼会前夜安保举措费踌躇;十万人参与空前紧张的追悼会;空前绝后的送灵车队和场景。

三月十五日,全国人大在北京闭幕。会后,亚洲周刊在京城获得令人内心一震的消息:一五年十一月将大规模隆重纪念胡耀邦诞辰百周年。日前,总书记习近平突然给刚去世的曾彦修送花圈,在政坛引起热议,胡耀邦百岁纪念日,习近平会「突然」出席吗?

前总书记胡耀邦生于一九一五年十一月二十日,于一九八九年四月十五日去世,当时已处在「六四事件」风暴眼之际。记得胡耀邦诞辰九十周年纪念会,出乎人们意料:时任总理温家宝出席,时任国家副主席曾庆红讲话。那么中共十八大后上台执政的习近平,八个月后会否出席胡耀邦百年诞辰纪念会并作讲话?

全国人大和政协「两会」期间,三月三日,《南方日报》首任社长、人民出版社原总编辑、杂文大家曾彦修(严秀)在北京协和医院去世,享年九十五岁。曾彦修是《炎黄春秋》杂志社的参加社委会的四位顾问之一,这位被誉为「中共罕有的好人」一生方正坚守,当年自划右派完成单位指标,人生经历过五关、走麦城。在他生命最后岁月,他的七八万字「小书」《平生六记》却令万千读者被他的凛然正气感动了。

曾彦修生前是副部长级官员,享受正部长级待遇,当局该如何安排他的后事,这是他家人和老友急切想知道的。最初有关部门传话说,现在北京正是「『两会』敏感时间」,「不能开追悼会」,「不要搞什么告别仪式」,家属和朋友们可以前往医院与他「简单告别」,「表示一下心情」。圈子里也频频传出,他是「老右派」、「政治异见分子」,再低规格的告别仪式也不能举行。朋友们有点愤愤然:老人一生为党,如今人都走了,八宝山(下图)火化后,总得要有个仪式,让家人和朋友与他告别。这些话传到有关部门,两三天过去了,没有任何消息反馈。


突然,态势发生「翻天覆地」骤变,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接到中南海电话,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要为曾彦修送花圈。用曾的老朋友的话描述,「那是一颗炸弹爆炸了」,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突然炸开锅」,上上下下紧张得「屁滚尿流」,赶快报告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刘云山,刘旋即表示要送花圈。这一天情势旋即根本逆转,现任两位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即中央组织部长赵乐际和中央宣传部长刘奇葆要送花圈,前总书记胡锦涛也说要送花圈,前党和国家领导人乔石、温家宝、朱熔基、曾庆红、贺国强等纷纷送了花圈。不出一天,亮点频现。这就是「中国特色」。

对曾彦修去世,官方一直没有发消息,直到十一日,新华社发出四百零二字新闻,说曾「病重期间和逝世后,中央有关领导同志以不同方式表示慰问和哀悼」,没有点明习近平赠送了花圈;很少媒体刊登新华社这条简讯,但北京《新闻出版报》刊登了。在告别仪式上,曾彦修身上覆盖着中共党旗。翌日,三月十日,他家人在家里设了灵堂,庄严肃穆,宽大亮畅。《炎黄春秋》杂志社社委会主任、社长杜导正和他女儿、杂志社秘书长杜明明都去了,杜导正难抑情感,当场写字送别老友。

曾彦修几度顶着当局的巨大压力,出任《炎黄春秋》杂志社顾问,他去世前,杜导正获悉他已病危,便致电参加社委会的顾问之一李锐,杜说,他要去协和医院向曾彦修作最后告别,李锐说:「老杜,不行,我也要去。」杜说:「你那个车牌,进不去。」李锐说:「进门前,我进你的车,咱俩一块进去。」出门前,他们被告知,谁都进不去病房,于是众人都放弃了。但杜心不甘,折腾了好一阵,竟然独闯病房,见了曾彦修最后一面。曾脑子思维依旧清醒,只是难以启口,语言障碍,但双眼有神,认出杜导正,跟他紧握手,迟迟不放下,曾彦修与杜导正四目相对,迟迟不偏移,两人都掉泪了。放了手,杜连续鞠躬六次,这是最后告别。第三天,曾彦修走了。他一个儿子两个女儿早早从美国赶回北京。

半年前《炎黄春秋》事件折腾了好一阵,如今终于尘埃落定,杂志归属中国艺术研究院主管主办,社委会常务副主任、总编辑杨继绳,社委会副主任、副总编辑徐庆全。据悉,胡耀邦之子胡德平、陆定一之子陆德原拟在《炎黄春秋》任职,但最终都没有履新。亚洲周刊获知,国务院一位高层官员分别给胡、陆带话:《炎黄春秋》影响太大;上面对《炎黄春秋》有异议;现在处在政治敏感期;因此不能担任这个职务,出任了也要立刻退出。

京城的朋友反映,敢于言论、也善于言论的《炎黄春秋》杂志至今没有改变创刊以来既定的编辑路向。刚出版的第三期,有中共中央政治局原委员、国务院副总理田纪云的《沿海发展战略的行程与实施》、中央政改办原工作人员吴伟的《邓小平与「五一三」讲话》,以及《参与胡耀邦追悼会的回忆》,都正面讲述了原总书记赵紫阳当年的言行,为他正名,这在其他主流媒体是难以想像的。


  炎黄春秋文章暗批江系

《炎黄春秋》这一思想刊物二零一五年第一期,那篇由解放军总后基建营房部原部长、少将张金昌写的《我认识的贪官王守业》引发颇大反响。军队「打虎拍蝇」是当下社会聚焦话题,九年前海军原副司令员王守业贪腐违纪违法桉又再度引发热议。作者在文章中说,「(指中央军委领导那位秘书)给总政和总后打了电话,指定要提他当营房部部长」,「后来在一次与退下来的总后领导交谈时,我当面问:『当时我向你多次汇报过王守业道德败坏、品质恶劣的问题,为什么他还能当部长?』他说:『你不知道,当时办打了电话的。』我说:『不就是秘书打的电话吗?』他说:『他的电话当然是代表办的。』」对中国政坛稍有了解的都知道,这「秘书」、「办」指的就是中共前总书记江泽民大秘书、「江办」。《炎黄春秋》杂志竟然能有如此舆论尺度,不能不令人眼前一亮。

三月十三日,全国政协会议闭幕那天,杜导正接受亚洲周刊访问。谈到当下杂志发展,他说,《炎黄春秋》运作正常,还是和以往一样,严格遵守「八二宪法」和符合「八二宪法」的法规,依然是「八个不碰」:多党制、军队国家化、六四事件、三权分立、法轮功等敏感问题不碰。谈到习近平的作为,杜导正说:「反贪腐很得人心,让人对共产党看到希望。有人说,如今是权力高度集中,从总体上看,我认为有必要性、合理性,目前中国这样的条件下,这是不得不采取的一种应对做法,所以大部分老干部和老同志是支持习近平这么干的。其实,权力集中只是手段,在目前就中国情况来看,权力不集中就什么都推动不了,那么庞大复杂的利益集团,那么根深蒂固的陈旧观念,权力不集中,便难以下手。但权力集中有两种趋势,一是逐步走向民主法治、市场经济的路;一是极权而法西斯化。」杜导正认为,中国这条船在大风大浪中,风雨飘摇,危机四伏,掌舵者习近平想干一番事业,有雄心壮志,当今中国需要他这样的领袖,应该支持习近平施政。

三月十八日,《炎黄春秋》按原定部署召开每年新春联谊会,邀请作者与会相聚。但当局要求不要安排在两会期间,规模也适当缩小。会议安排在两会结束后三天,原定二百多人,也缩减了三分之一的人。据知,杜导正第一个发言,九十八岁的李锐第二个发言。但在联谊会举办前夕,三月十七日,当局突然要求取消活动。正是京城「倒春寒」:春风虽起,冷霜又降。

来源:亚洲周刊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