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从抗美援朝看港澳“国民教育”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3-31

从抗美援朝看港澳“国民教育”

转发此新闻:
三月二十日第二批68名志愿军遗骸,被祖国遗忘60多年后,才在朝鲜战争/韩战爆发65周年前夕,被韩方交回中方。这些曾被称为「最可爱的人」,命运坎坷不知何谓可爱,甚至不知有爱只知有恨,就走完了短暂的一生。实在值得全党、全军、全国人民认真反思。就算当年基于各方误判令战争无可避免,但在中方角度仍是贪胜不知输,把仗打大了也拖长了,估计一半伤亡就是在没有见好就收的战争中后期对峙中产生的。现在中方仍无法知道这批遗骸在何时何地死亡,身份也仍待确认,不能排除有相当数量产生在双方战略相持阶段。

320日下午,载有68具志愿军烈士遗骸及有关遗物的车辆,抵达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

与此同时乘着两会春风,澳门也要根据上瑜步香港后麈硬销国民教育了。其实葡治时代澳门就有「半个解放区」美誉,回归前爱国社团已在葡国人眼皮底下,早着先鞭地干起这些卖买,哪为甚么还要多此一举呢?皆因去年分别发生在港澳台的三场政治风波,终于不以祖国的意志为转移,不迟不早地来了。不过早来比迟来好,不用等到22世纪便会结束,更不用守株待兔引蛇出洞。

然而正因为萌芽阶段便意味着有星星之火,所以在下一场政治风波来临前便必须提前维稳。需知道维稳产业在澳门也是养活了千家万户的隐性行业,在有供有求有活水的市场经济下,各维稳社团和社会贤达争相表忠,人人争吃国民教育维稳费大饼,正在大干快上地掀起新一轮爱国主义热潮呢。

另一方面那怕以前已有碎片化植入式爱国主义教育,但正如当今军事发展一样,这类教育也必须与时俱进,换个时髦一点的新名字新招牌唬人。也必须实现系统化、正规化、标准化、现代化甚至信息化和军民融合。为此当地爱国阵营正热火朝天地,投入到准备文斗那样加紧备战,加快抢占舆论阵地,加大「隐性军费」投入,进行资源整合等维稳工程。希望把教育战线的游击队升格为正规军,才能在抵御境外敌对势力与境内颠覆势力勾结的「未来战争」中,打一个有澳门特色的爱国阵营翻身仗,粉碎澳门颜色革命。学习去年香港爱国同胞那样敢作敢为,把反中乱澳份子彻底打倒,顺便培养出澳门新一代社会主义接班人。

笔者出身于爱国爱澳阵营,又接受过祖国的再教育,对政治学习或挂羊头卖狗肉的同类货色早已耳熟能详,既不会感冒也不会太抗拒,反正认为人的正确思想那里也可以来。正是经过这样的教育和春夏之交那场风波的洗礼后再反思,才能真正脱胎换骨。从这个意义上,国民教育的前身对笔者的确是长(八股)文化,长(维稳)知识,大大增强了后来的思想免疫力。

小时候在澳门爱国主义氛围的熏陶下,笔者实在觉得非常幸福。对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趋之若鹜,在洗脑教育下完全不知天高地厚,恨不得马上坐上后来多啦A梦的时光机,奔赴九死一生的朝鲜战场,与金日成同志为首的朝鲜人民并肩作战。电影<英雄儿女>成为儿童时代的偶像片之一,觉得做人就应该做个像主角王成这样的人:拿起招牌的轮盘枪(苏制德普式轻机枪),背着美制电台,一边将机枪像镰刀那样把大量美军砍杀于脚下,一边经常鹦鹉学舌地喊着:「向我开炮!」的经典对白,这就是我们爱国好儿童阳光灿烂的日子了。

自从学习历史以后,对这场仗的一切更加好奇,并下决心好好研究一番。只是越研究就越迷失方向,才惊觉真伪历史反差如此巨大,有如当头棒喝如梦初醒,甚至瞩目惊心。不得不承认,笔者对此产生研究兴趣的源头,就是来自于今天港澳自称为国民教育的爱国主义思想教育,以及当时在港澳尚未萌芽的国防教育。所以对一些反面教材,在个人角度还是有半点感恩。

既然澳门硬销国民教育似霸王硬上弓之势,请问一下那些忠心的教育官员及相关教师们,你们怎样教导学生认识这段历史?敢说出来甚至自己知道真相吗?对志愿军遗骸回国一事又了解多少?迄今为止只有一本传记,部分涉及澳门在1952年初开始禁止向大陆输出战略物资前,即战争最激烈,最具战略意义的时期,对抗美援朝作出的巨大贡献,及对当地社会的影响。这方面国内至今仍未正式系统地公开,但教材却是中澳合编,你们如何及凭甚么去教导学生,这段对战后港澳影响深远的历史?不知史,何知今?既然自称爱国爱澳,国民教育又涵盖澳门历史,历史与现实相结合,哪么就请给学生、家长、社会一个说法,到底硬销国民教育的真正目的是甚么?教育学的基本理念又是甚么?请不要再背书,要不我们给你一个说法。


来源:东网 / 黄东 澳门军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