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习近平“中国梦”里没有习仲勋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3-01

习近平“中国梦”里没有习仲勋

习仲勋的中国梦

当年,习仲勋被毛泽东以“利用小说反党”的罪名隔离审查、非法监禁。习近平本人连带深受其害。习近平的弟弟习远平回忆说,习仲勋投入冤狱长达七年,家人一直不知道是死是活。后来,习家人冒险给周恩来写信求援,在周恩来的特别“关照”之下,习仲勋与分离多年的习近平和习远平兄弟头一次见面,惨境中的习仲勋一下子分不出哪个是近平、哪个是远平。在那次见面之后,习仲勋又继续蹲黑牢将近十年。

习仲勋的中国梦是不再有人因言获罪,但是这个梦想直到其去世依然是海市蜃楼。

习仲勋在“文革”结束后复出,期望在有生之年推动民主法治建设。可是,经历了邓小平时代的“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清除精神污染”等运动,以及血肉横飞的“六四”屠杀,最后与邓小平分道扬镳。

被排除出决策层之后,习仲勋晚年陷入精神分裂,常常在公开场合发表一些出格的言论,当局安排他避居深圳,从公共生活中消失。最后,习仲勋痛苦而绝望地地死去。

曾任赵紫阳秘书的鲍彤,在一篇访问中提及习仲勋晚年提出制定《不同意见保护法》的往事。80年代后期,习仲勋是政治局委员、书记处常务书记;鲍彤是总书记赵紫阳的秘书和政治局常委会秘书,两人在工作上有交集。1988年,习仲勋退居二线,任全国人大常委第一副委员长,并兼任内务司法委员会的主任委员。鉴于自己遭受的残酷迫害,习仲勋对党内的个人独裁和偶像崇拜等现象深恶痛绝,对法治建设念兹在兹。在此期间,习仲勋提出了制定《不同意见保护法》的建议,却遇到种种阻力而无法实现。

习仲勋的中国梦是不再有人因言获罪,但是这个梦想直到其去世依然是水月镜花、海市蜃楼。鲍彤感慨说:“不应该让习老的遗志湮没无闻。中国不能没有不同意见。中国太需要不同意见了。不保护不同意见,就是不保护独立的精神,自由的活力!一切珍爱和践行独立的精神和自由的活力的公民,一切拒绝摧残独立的精神和自由的活力的干部,一切坚守宪法第三十五条的法律工作者,都是习仲勋老人这一遗嘱的执行人。”

来源:明镜 / 余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