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柴静热爱事件患者的病例分析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3-05

柴静热爱事件患者的病例分析

转发此新闻:
中国社会肯定是病了。如果没有病,一部手法精良的科普片在营销上面取得了巨大的成功,除了营销界在默默地钻研成功学,社会彻底暴露了分裂的底盘。对这部科普片,主流社会解读为社会又充满了良心或者希望。而另一群被称为口炮党的网民,则对柴静象征的希望嗤之以鼻,对所谓的良心也不屑一顾。

部分网民对柴静象征的希望嗤之以鼻,对所谓的良心也不屑一顾。

挺柴一方的观点十分繁杂细碎,一一列举冗长而无聊,不过仔细辨识下来,病根倒不难寻找。在社会运动的分析中,主流社会也就是所谓中产有许多的一致性。

首先是中产小清新的自傲,对公民进行素质教育的痴迷。中产的自傲,在中国社会中的表现,就是对底层社会的无比嫌弃。中产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他们期盼更好地生活,鄙视贫贱,并进一步的鄙视底层粗鄙的抗争。主流社会热爱柴静,是这部片又极好的教育了愚蠢盲目的普通大众,不仅拍的特别好,点击量还如此高,那更加证明了公民教育的成功。中产阶级的道德热忱告诉他们,让更多人知道真相是一件美好的事实。在互联网和自媒体时代崛起之前,这样的看法并不特别错,打破政府的信息封锁就是一项高贵而高风险的反抗行动。但在信息获取并不那么昂贵的当前,读书认字不是贵族的专利,营销帐号都热衷于揭秘共产党历史、谈民主、支持维权活动了,这是多么坚信素质论与渴望公民教育的心灵,还在等待下一部横空出世的片子唤醒愚昧的大众。

当然,仅仅看到片子充分的进行了一次公民教育,还不足以支撑对于《穹庐之下》的狂热。话语上的胜利,能进一步的巩固对柴静的热爱。就如同许多不认同柴静的媒体人所看到的,关于雾霾的报道,无论是报道的深度广度还是发现问题的时间,他们都要早很多,即便传播力赶不上这部片子,但这样厚此薄彼也太过了。而在另一个价值体系中,《穹庐之下》可是人民网主推的,还有更多党媒跟风吹捧。能全面带动如此多传播量的,在中国只能是中央主流媒体推出的产品,比如春晚。而主流媒体难得用相对正常的观点说大众真正关注的事情,《穹庐之下》不仅和春晚一样有了点击,更有了民意的支持。而对于《穹庐之下》的影响力得益于主流媒体这件事情,中产并不介意,反而认为这是民间的话语占领了更主流的宣传空间。然而但凡是宣传控制下的媒体,就算新闻联播上讲民主自由,口炮党也不会对此点一个赞。相反,口炮党对于在主流宣传渠道中将正确的语言反而更加警惕,历史经验来看,这往往是利益集团借用话语的空间为谋利做铺垫。

而主流宣传渠道推出的公民教育片,对中产阶层而言,基本已经等于最前沿的行动了。若不然,难不成真要去上街游行?中产对于权利被侵害一直有着模糊的想法,一方面对于体制侵害权利也有认识,但另一方面对于系统内的维权也一直抱有希望,因为绝大多数人都没有认真的尝试过。譬如《穹庐之下》能还提出了解决雾霾问题的体制内路径,公益诉讼、信息公开、公众参与,让诸多媒体人感动的泪奔。这三个大词听起来像尚方宝剑,吃起来都是前朝的乾咸鱼。对于体制内的维权,民间并非一开始就是怀疑和抗拒的,而是多年的认真行动之后,不放弃维权的人最终不是进了监狱就是流亡海外,或者销声匿迹。谭作人、吴立红、孙小弟等等环境维权的先驱,都一直在体制的范畴内活动,然而都无一例外的被抓捕。至于环境维权中那些屈指可数的成功案例,不过是万骨枯亡背后的阶段性特例。尤其那些所谓的反对PX和垃圾焚烧厂的维权运动,最好的结果不过是建设方去危害另一个更好欺负的地区而告终。然而,即便是这样可笑的体制内维权渠道,也让人们重新燃起了虚假的希望。一群曾经讥笑上访的精英们,纷纷拨打信访干部接听的12369电话来展示自己维权的行动力。

最后,中产始终需要的是道德的满足。中产面对雾霾,可以被迫吸,可以买净化器,还可以移民,这是他们真正的选择。然而,对正义和美好的渴望长期被挤压,做好人的梦想与代价的残酷让人望而却步,可是,当柴静出来以后,转一下就是教育了更多人,少踩一脚油门还能少贡献一份污染,这等好事何乐而不为?相比于平时只能转鸡汤来表达对美好生活的渴望,解决雾霾可是更加实在而紧迫的事情,如此围观改变雾霾,更是人人有责。

对于主流中产的环保大梦,大概就是呼吁少填一张选票还能减少一分污染。一群人吸着雾霾在互联网上热情的环保,支持柴静,支持良心,减少雾霾。这样的状态,必然是病了。在病态的社会里,病人活的更好、更长久、更自然。热爱柴静,病,并快乐着。?

来源:东方日报 / 守鱼 法律学者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