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回避司法独立 改革无法走远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3-01

回避司法独立 改革无法走远

最高法院近日发布了司法改革六十五条,涉及法院组织体系、司法管辖制度、法官履职保障、审判权力运行、法院人事管理等各个层面,并设定了具体的路线图和时间表。与此同时,最高法院又强调要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司法制度,坚决划清与西方「司法独立」、「三权鼎立」的界限。这种自相矛盾的做法,将令司法改革在实践中难以走远。


司法体制是上层建筑一部分,司法改革具有意识形态色彩,但保障司法在实施中的公正性,是不论奉行哪种理论和主义的司法都必须坚持的。要实现司法公正,前提是司法独立,只有司法独立,才能最大程度地实现和保障司法公正,此乃法治的基本准则,是司法有效运作的必要条件,也是法治社会的常识和底线,对此应该没有异议。

内地提倡依法治国,司法是其中关键一环,但司法腐败却让民众十分失望,对依法治国信心不足。司法腐败的原因很多,最重要的是司法不能独立于执政党和政府的权力体系,免受其干预。这种干预是全面的,从指导思想、政策主张、人事任命、财政保障到插手具体案件,由于权力体系能够随时改变司法的方向和判决,司法不仅无法做到制约党权和行政权力,甚至成为权力为所欲为的工具,从而使人们不能在每起案件中感受到司法的公平正义。

西方价值 洪水猛兽

最高法院在司法改革中讳言「司法独立」、「三权鼎立」,在于现有司法体系是整个权力体系的有机组成部分,无法与这个权力体系进行切割,离开体制独立存在。而这个体制的价值指向是反西方的,把「司法独立」、「三权鼎立」看成是西方价值的产物。当然,也不能因此认定司法当局不坚持西方的「司法独立」、「三权鼎立」,不等于主张法院没有独立审判价值。

换言之,在最高法院看来,司法独立存在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的司法独立是指独立于它置身的这个权力体系,这被司法当局理解为「西方」的,因而要反对;狭义的司法独立是指依法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免受权力干预,司法当局认为这是可以做到的,也是当前必须着力解决的问题,因为正是它们制造了司法不公。所以,在司法改革六十五条中,最高法院提出了保障法院依法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的诸多改革举措,在司法当局看来,解决了这些问题,就能实现司法公正。

事实上,司法独立程度的高低反映法治水平。内地当下司法腐败,司改六十五条能够一定程度纠正权力对司法干预现象,但无法解决对权力本身进行合法性审查这一根本问题,故司改六十五条只能是一个过渡性的改革安排,在实践中无法走远。

来源:太阳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