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央警卫局大清洗,北京政变前兆,江、胡、曾历史性联合对抗习近平 (图)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3-24

中央警卫局大清洗,北京政变前兆,江、胡、曾历史性联合对抗习近平 (图)

官场观察工作室 昭明

北春编者按语:很显然习近平的反腐已经成了党内清洗。目前中共领导,除了习、王自身以外,包括现任的政治局常委都是不安全的,党心动摇之剧烈是中共建党以来所没有的。习近平以他的专断严重地冲击了他的党,江胡联手反击自保成为必然。祸 起萧墙,分崩离析,这是中共的最后结局。昭明的文章逻辑慎密,事理皆通,是观察当前中共政治的难得之作。

201536日,与《博讯新闻》相关的《博闻社》发布消息,由习近平安排,中央军委委员张又侠上将带领38军部分官兵,在两会前对中央警卫局进行大清洗,局长曹清去职另有任用。

这条爆炸性消息,令人回联想起十八大前的令计划遭受同样“另有任用”的待遇,是调虎离山再现,曹清将军命运令人堪忧,海外各家消息机构正在努力核实中。两会的媒体记者发现,人大代表曹清中将,军服上的臂章已经更换为北京军区,间接证实了曹清已去职,中央警卫局在两会前遭受某种程度的清洗。如果从中央十八大后的政治逻辑出发,习近平对中央警卫局的清洗,完全在各界人士的预料中。只有在最高当权者认为在中央存在政变的可能性时,并且负责党和国家、军队领导人安全的中央警卫部队指挥官出现政治立场无把握时,就会对中央警卫局官兵进行清洗换人。


图:左图显示中央警卫局为两会操练,右图显示为前两排党和国家领导人服务的人员已经不再是女服务员,而是换成穿西装的中央警卫局卫士,这在人民代表大会历史上还是首次出现,这意味着中央高层斗争激烈到习近平担心有人在人代会上对他发动袭击,把人代会开成中央委员会,抑或担心有人借开会之机在茶水里下毒。可见习近平知道自己在党内高层有多么不得人心,大部分政治局委员支持他的选择性反腐,是口头是假的是伪装。让警卫局战士在自己身边形成警卫圈,这充分显示了习近平对大部分中委、政治局委员支持伟大领袖终身制复辟没有信心,习近平的三个自信实际就是不自信。中央警卫局违背常规大规模登上人大主席台警卫,说明中央警卫局的确遭到习近平某种程度的清洗。 

谈到在中央发动政变,就必须明白哪些人具备政变的实力,哪些人具备政变的动机。在中央发动政变就必须完全控制中央警卫局,而前军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等军中落马老虎根本就不曾染指过中央警卫局,所以根本不具备在中央发动政变的实力。唯一有实力发动政变的为三派,一、江泽民、曾庆红;二、胡锦涛、令计划、李源潮;三、习近平、王岐山、栗战书,这三派都曾在某种程度上控制过并且正在控制影响着中央警卫局。

而谈政变动机,就需要明确哪一方是政变方,哪一方是被政变方。有一条标准可以用来衡量涉及中央政变各方的互动关系,那就是看哪一派在政治局常委会、政治局、中委会内占大多数,那么这一派就倾向在党的组织程序内依靠投票来解决问题,而不是依靠政变。而哪一派在政治局常委会、政治局、中委会内占少数,无法保证在组织程序内获得大多数投票,而又想一意孤行按照自己的意愿任性行事,那么这派就倾向依靠武装力量拘禁党内最高权力决策机构的部分决策人,强迫最高权力决策机构同意自己任性的想法,这也就是中国传统文化里讲的“霸道”哲学──以(武)力服人者霸!


图:左图前排为中央警卫局局长汪东兴,后排为中央警卫团团长张耀祠,在毛主席生前极尽表忠,在毛主席死后,是四人帮抓捕行动怀仁堂事变的主要决策人与执行人之一。右图为毛主席生前的八个忠实追随者们向遗体告别,表面上手挽手表示团结一致遵循毛主席遗志,但内心里各怀鬼胎,几天后主席尸骨未寒之际,照片中的华国锋、汪东兴二人密谋政变,获得叶剑英、陈锡联等军人支持,抓捕了照片里另五个人张春桥、江青、姚文元、王洪文、毛远新。政治就是这么吊诡。毛主席是人不是神,但凡有点先见之明,断不会给华国锋、叶剑英、汪东兴等人留活口。


图:左图为毛追悼会上政治局主要成员,貌似沉痛悲哀,其实貌合神离,几天后左边两人叶、华就把右边王、张、江三人抓捕下狱。有道是,知人知面不知心。风光过后,抓捕四人帮的功臣结局都不好。首功华国锋,只因四人帮“欺人太甚”,为巩固自己地位而“背信弃义”,在人格道义上站不住脚,后来被赶下台是咎由自取。次功汪东兴,毛主席的近臣与家臣,因与江青有私人恩怨矛盾,而抓捕了毛主席的一家人,会被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后来与华国锋被一起赶下台。叶剑英,一位机会主义式的政治人物,夸大编造被毛泽东“托孤”一说,在华国锋被废黜之后,他仍然说自己“在宣传华国锋中说过过头话,作了过高的赞誉,有`周公辅成王'的封建思想作怪。”“头脑里有愚忠愚义思想”,继续他的毛泽东“托孤”一说。不仅亲手把“先主”的老婆关进监狱,而且伙同他人把“孤主”华国锋也赶下台。他错误的以为清除了四人帮自己就成了鹤立鸡群的老革命功臣,然而当邓小平、陈云、徐向前、聂荣臻这些老一代人物登场后,他立马放弃“托孤大臣”的身份,宁可要一个副主席的虚名,也不为华国锋殉葬。叶剑英是反手作空的高手。张耀祠虽功劳甚大,却受到长时间审查,最后以中央后补委员、中央办公厅副主任调任成都军区任副参谋长,是一种降级使用。华、汪、叶抓捕四人帮无关政治正确,只是文革中权力斗争的表现形式,而且就文化大革命而言,这些人的屁股并不干净,所以它们清除四人帮势力,并非是要改朝换代完全改变“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左倾路线,而是私利当头,为了维护和巩固自己的权力地位排除异己。后来的邓小平,知道这种行为在程序上不合法,法律上也站不住脚,必将受到后来人的垢病。他毫不留情的把这帮机会主义者全部赶下台,重起炉灶开始所谓的特色社会主义的新阶段。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邓小平才是抓捕四人帮的最大受益者。 

197610月,华国锋与叶剑英联手,以“隔离审查”的名义抓捕拘禁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即“四人帮”成员,就是中共高层内部发动的经典政变模式。当时的陈云最开始反对发动政变,但在与叶剑英、李先念分析时,感到毫无把握在中委会、政治局内获得大多数支持,但知道抓捕四人帮式的政变会在党内开了坏头,后人会效仿,会一发而不可收拾,最终可能导致共产党垮台,所以以一句“下不为例”,试图为自己同意违反组织程序武力政变而开脱。然而潘多拉魔盒一旦被打开,人的阴谋政变欲望一旦被释放,就很难在合上。当时的中共党经历了十年的文化大革命,毛主席对党的老干部发动全面内战,党的大部分原有干部被打倒,在中委会、政治局、常委会内,毛式造反派、左派占大多数,叶剑英、华国锋、李先念等人没有把握在组织程序内获得大多数投票支持,故铤而走险,依靠私欲膨胀的中央警卫局长、政治局委员汪东兴抓捕了四人帮,并在玉泉山叶剑英的居所,在叶剑英、汪东兴卫士们的枪口恫吓下,深更半夜召开政治局会议,强迫当时的政治局委员表态支持,后来的中央警卫局长曹清就是玉泉山其中的卫士之一。叶剑英、华国锋、李先念、汪东兴先后发言,主要是强调四人帮要先发动政变,但被英明的叶帅、华总理及时发现,所以先发制人(这与35日博讯发布政变快讯中的习近平清洗中央警卫局借口有多么相似,“曾庆红、胡锦涛利用部分警卫局官兵要政变,习近平抢先下手”)。按照叶、华、李、汪的逻辑,四人帮及其造反派左派在中委会、政治局内占大多数,但他们不愿意走正常组织程序投票解决党内分歧,而是要武装政变。好在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想怎么写就怎么写,所以大言不惭搞出个“四人帮政治局多数派”要政变的说法,以掩盖己方政变的政治道德负罪感。所以抓捕四人帮后当夜的政治局会议,是个依靠非法武力手段,在非法的时间、非法的地点,召开的非法政治局会议。 

十八大之前的中共中央,江泽民、曾庆红经营了近23年,后来胡锦涛、李克强、李源潮团派参与进来经营了10多年,在十八大常委会、政治局、中央委员会内,江派、胡团派占大多数席位 


图:第十八届政治局成员,共二十五人分三派,江派、团派、太子党习派,两军三派对垒,呈胶着状态。

在二十五人组成的第十八届政治局成员中,依靠江派提拔而入局的具有江派背景人员有:张德江、刘云山、张高丽、韩正、孟建柱、赵乐际、张春贤、郭金龙、孙春兰、许其亮、范长龙、孙正才,共占12票。

俞正声算是太子党红二代出身,与邓朴方、曾庆红关系非同一般,但与后来较年轻的太子党习近平在性格、阅历、政治理念上,态度迥异,颇不以为然,但善于掩盖自己真实想法与意图,是深通厚黑学的老油条。王沪宁算是受江泽民、曾庆红赏识的学者型官僚,但似乎是王沪宁不太愿意卷入中央的高层权力斗争,故有意尽力避免自身的派系色彩,态度灵活,小心谨慎,谁都不想得罪。而李建国则是李瑞环的政治秘书,后来与江派、团派的关系都还可以,所以是个谁都可争取团结的对象。这3票是灵活票。

依靠胡团派崛起而入局的成员有:李克强、李源潮、汪洋、刘延东、刘奇葆、胡春华,共6票。

政治局中太子党四人帮小集团成员有:习近平、王岐山、马凯、栗战书,共4票。

第十八届政治局中,江派最大,胡团派次之,最后才是习近平太子党小集团,但也是最强势,因为自诩红色血统正宗,且手握军委主席、总书记、国家主席的名器。

习近平要想在组织程序内获得大多票数打败最大的江派,就必须联合胡团派以及3个灵活票,达到13票对12票。但无奈,习近平两头出击、两条战线作战,一方面对江派军委、政法委动手,抓捕了周永康、徐才厚、苏荣,剑指郭伯雄、曾庆红,另一方面在2014年底又抓捕了团派的令计划,并依照“传言先行舆论先导模式”──“李源潮图谋当总理取代李克强”“李克强身体不好”“团派令计划四大金刚”,把矛头指向团派李源潮、李克强、罗志军、袁纯清、强卫、秦光荣。习近平两头出击、双线作战的做法,客观上把原本是政治对头的江派与胡团派推到一起,不得不抱团自保,形成“平民党”,在政治局内形成了1821票之间的压倒性优势。这些人的共同点是,都是平民出身,靠着个人对官场的敏感与努力,并跟对人、政治“正确”,过五关斩六将,一步步爬到今天的高位,他们从内心极其厌恶如薄熙来、习近平、刘源等红二代太子党天生接班的优越感。毕竟团派从来不曾正真掌握过军权,能自救的唯一办法就是江胡合流,在合法的组织程序内依靠投票战胜习近平太子党。所以曾庆红与胡锦涛密谈,联合反制太子党习近平,是政治形势、趋势、压力的使然。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江胡合流纯粹是出于保命的目的,这是党内权力斗争的必然。江泽民、胡锦涛、曾庆红历史性“合纵”对抗习近平,是现代版战国时期的“合纵抗秦”再现(当然习近平要做的就是利用“连横”计去破坏江胡曾的“合纵”计,把他们一一离间,然后分而治之,但时间是否允许,就另说了)。

毕竟江派与胡团派共存的20年里,在政治路线上没有太大分歧,基本是江规胡随,分歧在于组织人事路线上,也就是十八大谁接班的分歧。在谁接班这一点上,后来的事实证明江泽民、曾庆红、胡锦涛都有失误。江胡虽然有争斗,但点到为止,是你活我也活,而不是你死我活,基本上两派都基于从团结大多数的大局出发。但习近平上台掌权就不一样了,他炮制捏造出所谓的“新四人帮”,欲置曾经执政20多载的江派与胡派于死地,欲把江派与胡团派的政治局委员、中委员都装进“新四人帮阴谋政变集团”里。(所以象毛主席所说的,党的干部要多读一点历史,尤其明史,否则容易上当受骗。看过之后就明白,习近平炮制“新四人帮”这一手,与朱元璋制造“胡、蓝党案”的政治目的如出一辙──打倒一大片,然后自己好专权擅权。)


图:胡锦涛左后,与习近平身后,都是中央警卫局局长曹清。曹清此前在8341部队担任叶剑英卫士,曾经参与怀仁堂抓捕四人帮事变。曹清面相内敛持重,又不失果敢,阅历丰富,为人低调谦虚不张扬不霸道,棉里有针,原则性强又不失灵活性,是中央警卫局首脑的理想人选,江泽民、由喜贵眼光不错,是为数不多的保留了毛泽东、叶剑英时期“为人民服务”的警卫战士遗风的老派军人。也正是因为原则性强,加之参与调查了令计划儿子令谷神秘车祸死亡原因,怀疑有人作局,因此成为太子党习近平的眼中钉,必欲除之而后快。 

为了战胜热衷于“个人专制独裁”的太子党习近平,曾庆红与胡锦涛只要保证在召开政治局会议时中央警卫局保持中立中性,只保证会场外安全,不进场把枪口对准政治局委员,不介入会场内重大事务投票,就可以获胜。所以,曾庆红为代表的江派与胡锦涛为代表的团派,绝无政变的动机,因为单靠正常的组织生活程序就能获胜。而习近平、王岐山一方,得罪人实在太多,在政治局内无法获得大多数票数支持,而又想搞个人专制独裁、个人凌驾组织之上,那就不能走正常的组织程序,只能发动象叶剑英、华国锋抓捕四人帮式的政变,把半数政治局委员抓起来,然后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在枪口下要求委员们表态支持,然后形成决议,过后再大清洗从中央到地方的各派人马。而要发动政变武力抓捕的前提,就是首先要绝对控制中央警卫局的忠诚度,所以两会前传言习近平清洗中央警卫局,调职原中央警卫局长曹清就不足为奇。曹清原本就是江泽民的大警卫员由喜贵一手提拔上来的,在中央警卫局的资历老,又是平民出身又曾是叶剑英卫士,靠个人奋斗与跟对人才官至尊位,所以肯定不会轻易被太子党红二代拉拢。加之参与了对令计划儿子车祸现场的调查工作,曾与北京公安武警对峙,曹清很有可能掌握了令计划儿子令谷被太子党作局害死的真相,因此也成为习近平、王岐山的眼中钉,必欲除之而后快。


图:郭伯雄与徐才厚都已经退了,没有实权了,还有什么斗头?习近平、王岐山抓住郭徐二人不放,就是为了清洗现任诸多军委委员。窃窃私语,范长龙聆听东北虎徐才厚教诲,铁定会被习近平清洗;会议中的房峰辉忧心忡忡党内斗争,担心因受西北狼郭伯雄牵连而同样被习近平清洗,面相上看此人,面部饱满而下颌尖,有决心干一票大事;十八大前的张阳政治上紧跟徐才厚,“坚决服从党中央、中央军委指挥”,因把胡锦涛排除在外而立下“战功”,十八大升任总政治部主任,铁定会遭习近平清洗。


图:人逢忧虑思愁多,多少个不眠之夜的焦虑,令皱纹过多地爬满常万全的脸,神情忧郁,形势严峻。随着党内斗争激化,郭伯雄、徐才厚落马,有关常万全涉案的传闻不绝于耳,是党内高层的境外“喂料”与“传言先行舆论先导”的经典模式。魏凤和眉宇间一股浊气,与郭伯雄、徐才厚过多的交往,令魏凤和成为习近平打击名单上的一员。赵克石发家南京军区,与江泽民上海帮往来密切,是个游刃有余喜怒不形于色的官场老手。


图:许其亮具备职业军人果敢的有原则之人,是个各派都要争取的对象。张又侠红二代出身,善于掩饰自己内心真实想法,欺骗麻痹对手,善于使用计谋。马晓天政治敏锐洞察力非凡,但不善于掩盖自己,喜怒形于色,关键时刻敢于硬碰硬,是政治决斗中的狠角。王少军,面目不详,但从现有消息看,他已被任命为中央警卫局长,说明习近平看上的是他的愚忠。前车之鉴,如果张又侠、马晓天、王少军支持习近平、王岐山搞政变,抓捕江泽民、曾庆红、胡锦涛等一众前领导人,并清洗政治局,其下场不会好过华国锋、汪东兴、张耀祠、陈锡联等人,因为习近平本质是抓权搞个人专制复辟倒退。

现任中央军事委员会成员习近平、范长龙、 许其亮、常万全、 房峰辉 、张阳 、赵克石 、张又侠、 吴胜利 、马晓天、 魏凤和,其中只有张又侠、马晓天具备习近平一样的红色背景。张又侠其父是开国上将张宗逊。马晓天是开国大校马载尧之子,马载尧后官至解放军政治学院教育长,马晓天岳父是中央军委纪委原副书记张少华。军委副主席许其亮已经成为习近平重点拉拢争取的对象,其他军委委员范长龙、 常万全、 房峰辉 、张阳 、赵克石 吴胜利 魏凤和均是受江泽民、曾庆红政治考核,受军中大老虎郭伯雄、徐才厚提拔的,有钱财利益往来的“涉案”军委委员。所以在军委中,习近平并不能随心所欲地调动部队为所欲为。

十八大以来,习近平的所作所为已经很明显:一、搁置“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转而“以权力斗争为中心”,人心涣散,造成党内干部普遍惰工怠工,GDP大幅下滑;二、破坏“党的集体领导与民主集中制”,大搞个人崇拜、个人集权、个人独裁、个人凌驾组织之上,妄图复辟伟大领袖终身制,造成党员思想空前混乱;三、敌视外资、惩罚外资、排斥外资,卸磨杀驴,而不是利用外资搞经济建设,造成经济改革大幅倒退,国际形象一落千丈;四、外交上,与世界先进发达国家四处叫板亮剑,造成西方势力利用周边国家合围中国,逐渐失去经济建设所必须的宝贵的国际和平环境;五、通敌泄密,利用“喂料外媒”搞党内权力斗争,将党内矛盾公诸天下,让外国敌对势力有染指中共党的机会。

习近平想搞个人崇拜,当伟大领袖,复辟终身制,最大的党内障碍就是江泽民、胡锦涛、曾庆红。因为这三人都是邓小平主义者,都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对外开放利用外资搞建设。政治上,坚持团结大多数,坚持党的集体领导与民主集中制。江泽民与胡锦涛都是前军委主席、总书记、国家主席,有机会大搞个人崇拜但却都没有,到期就退,江泽民是逐步退,胡锦涛则是裸退到底,但两人都是退,都没搞伟大领袖终身制,所以两人都不会允许习近平搞终身制复辟。从现在看,习近平掌权两年后原形暴露,所以当初江泽民、曾庆红设计的“逐步退”,保留最基本的幕后影响力,以保证中国这艘巨轮的行使方向,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否则,习近平逆袭搞伟大领袖终身制复辟,党内还真没人压得住他。
习近平搞伟大领袖终身制复辟,搞个人独裁专制,就必须拔掉江泽民、胡锦涛、曾庆红这三个钉子,然后控制军委与政治局,所以习近平、王岐山巧妙地利用“喂料外媒”炮制了冤假错案“新四人帮”。在军委中,江派与习派的力量对比是8:3 ;政治局内,江派、团派与习派的力量对比是:12江票+3灵活票+6团票〉对决〉4习票。“阴计外泄者败”(《阴符经》),互联网时代,习近平、王岐山的复辟阴谋已经暴露,面对党内巨大阻力,习近平、王岐山要想控制军委与政法委,就只能走抓捕四人帮式的“怀仁堂政变”这条路。而要走政变这条路,习近平就必须首先清洗中央警卫局广大官兵,变“中立中性”的中央警卫局为习近平的私家军,做好武力干涉政治局重大决策的准备。这就是为什么习近平要在2015年两会前清洗中央警卫局,更换局长曹清的深层次原因,因为炮制假案“新四人帮”、“喂料外媒”搞权力斗争,阴谋已经败露!


来源:北京之春 / 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