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习总日记:召集周薄令郭谈买单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3-27

习总日记:召集周薄令郭谈买单

转发此新闻:
(一)

中共中央政治局324日下午就深化司法体制改革、保证司法公正进行第二十一次集体学习。我在主持学习时强调,深化司法体制改革,建设公正高效权威的社会主义司法制度,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举措。公正司法事关人民切身利益,事关社会公平正义,事关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要坚持正确政治方向、坚持提高司法公信力,坚持国情和司法规律相结合,坚持坚定不移深化司法体制改革,不断促进社会公平正义。


我还强调,要紧紧牵住司法责任制这个牛鼻子,凡是进入法官、检察官员额的,要在司法一线办案,对案件质量终身负责。可以向新加坡学习,但不完全照搬新加坡的司法制度。

刘云山听后提问:“习总书记要法官、检察官对案件质量终身负责,是否要给予他们终身工资?”

我想了想,回答道:“是党员就不用,不是党员应该给终身工资。我们总不能既要马儿跑的好,又要马儿不吃草。”

看刘云山得意样儿,我补充了一句:“从现在起,一线法官、检察官必须是党员,不是党员的或入党或退二线。”


(二)

当天政治局会议结束后驱车秦城监狱,召集周永康薄熙来令计划和郭伯雄开会,商讨替党背黑锅相关事宜。文雅的说法是替党买单。


薄熙来不理解:“近平,凭啥决定我们四个买单?不就便宜其他人了?”

我耐心解释道:“上馆子吃饭要买单,天经地义。至于谁来买单,学问就大了。譬如抗美援朝,我们买单破财死人,金家吃肉得天下。你说冤不冤?”说到这儿我一拍大腿乐呵呵:“可我们愿意呀!抗美援越也一样。有点贱,却乐在其中。”

见他们四个不言语,我继续做深入细致的思想工作:“还有有林彪、王张江姚为文革买单,将来小平同志要为六四买单。改革开放三十多年,落下很多问题,百姓怨声载道,如何把百姓对党的不满从党本身转移出去,如何化解,那就得有人替党买单,你们说是吧?”

还是周永康党性强觉悟高。他劝薄熙来说:“熙来,能为改革开放买单,能替党分忧,不正是我们共产党人该做的么。依我看,那是咱们四个的光荣。”
我点头赞许道:“永康同志,正国级干部,看问题高瞻远瞩,就是不一样。能顾全大局,舍身取义,党没看错你。”

周永康真诚地问:“习总,这个道理我懂,说白了就是替党背黑锅,改革开放三十多年间,一切错误在于我们四人,不在于党。党纯洁得如少女,党伟大如泰山,党目光如炬不会放过一个贪官,也不会冤枉一个清官。党中央没错,都是老虎苍蝇的错。江泽民胡锦涛时代,表面上看是故意放任,其实是党中央下很大一盘棋,考验每一位领导干部,在金钱美色诱惑下能否保持共产党员本色。现在是最终考核的时候,在党中央精确设计下,开始收网拍苍蝇打老虎。”

我点头赞许道:那是自然,不见得让党自己买单,向人民报告说党中央错了。说实话就是让毛主席向全国人民道歉,也不能说党的路线方针政策错了。”
其他三人点头表示受教育了。

周永康见状,趁热打铁表决心:“习总,我代表四人坚决拥护党中央安排。请习总宣布我们买单任务。”

我拿出准备好的清单,请他们四位过目:“这是今天下午政治局开会讨论的初步意见。”

薄熙来戴上老花镜一边看一边念:

“周永康,普通家庭出身代表,买单项目:死囚器官活摘,石油系统、政法系统贪污腐败,反党叛党。

薄熙来,开国元勋后代代表,买单项目:黑社会黑打,反党叛党。

令计划,团派代表,买单项目:中央部委贪污腐败,反党叛党。

郭伯雄,解放军代表,买单项目:军队贪污腐败,反党叛党。”

薄熙来念完摘去眼镜,递给周永康,问:“习总啊,我们四人似乎无法包圆。还有司法系统、工业信息、国土资源、环境保护、金融系统、医疗教育系统,还有那个水利科技商务银行系统等等的贪污腐败,需要人来买单。”

我假装心情沉痛:“各位能够为党买单,已经足够证明你们才是真正的共产党员,为革命事业敢于献身,为党分忧买单。至于其他系统的贪污腐败,党中央会安排其他同志买单。请你们放心。

郭伯雄老泪纵横,握着我的手颤抖着说道:“习总,能代表解放军买单,是我的荣誉。一不做二不休,我决定,向党中央、中央军委提出请求,请求判我死刑,立即执行。”

周永康双眉紧锁:“不。你是军委副主席。杀解放军的军委副主席,动静太大,会导致军心不稳。习总,永康愿献项上人头,助习总成就中华民族复兴大业。”

终于等到这句话了。我紧握周永康的双手:“感谢啊感谢,永康同志,我相信,毛主席他老人家,还有小平同志,还有马克思列宁,一定已经为你准备好了庆功酒,就等你的到来。”

郭伯雄还是想死:“习总,我担心一颗人头不够。我们郭家父子二人,应该死一个。”

我安慰郭伯雄道:“就目前情况看,先牺牲永康同志。效果如何,要看老百姓的反应。要知道,我们的人民是善良的人民。只要给他们个说法,估计又能对付三十年。若实在不行,我再来借你的人头。”

令计划问:“习总,为何给我们四个安上反党叛党的罪名?”

我悄悄耳语:“罪名是假,威慑是真。此罪名长期不用已经冷了。故先暖身,拿你们试刀。谁若敢不从,反党叛党罪名就等着他。”

来源:多维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