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胡赵十年真改革遗留大爱在人间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2-01

胡赵十年真改革遗留大爱在人间

转发此新闻:
一月十七日,赵紫阳十周年祭日,为避免被警方堵在家中,我提前三天离家躲避,为避免警员打电话寻找或被定位追踪,把手机留在家中。


  紫阳活在人民心里

  十五日傍晚,我来到富强胡同六号,紫阳次子赵二军正在书房接待献花、献字、献画者,他把我送的百本小册子放在签到桌上,招待大伙到饭馆晚餐。三位国企高管和旅美画家从上海专程送来紫阳肖像油画。席间,画家讲述「六四」后成了海外游子,思念紫阳,揣摩其风骨和人格力量,倾注画中。

  紫阳软禁期间的秘书送来字幅,叙述紫阳在家中教他打高尔夫球,常谈东欧剧变形势,向他一人「作报告」,怀念之情感染众人。

  我谈电视剧《大秦帝国》观感,秦孝公和商鞅变法强国,面临贵族集团的垂死反扑而盟誓「粉身碎骨,永不相负」,二十年成就大业。当年邓胡赵力主改革,却被党内逆向淘汰而痛失良机,这是国家和人民的悲剧。商鞅被车裂一集的歌中唱道:「天苍苍,地茫茫,是谁暗夜唱秦腔,今生无缘今生别,来生老槐树下还等你。大风起兮云飞扬,四海纵横本无疆,悬崖勒马的是将,悬崖不勒马的是王。」我曾在中南海从事立法工作十年,亲历胡赵新政的蓬勃和江李执政的倒退,老槐树下我还等你--紫阳同志!

  原四川省委书记李子元之女李穗《十周年祭》道:「『身后』在哪儿?去八宝山鞠躬;『句号』在哪儿?去人民大会堂肃立。去或不去,丰碑不在那里而在这里,在人心里。」

  十六日,我乘长途车到北京远郊的朋友家过夜,躲过警方监控,心潮难平。

  春寒料峭念紫阳

  十七日凌晨四时起床,朋友驱车送我到富强胡同口。七时半,我进赵府,家人正围在书房前烧纸钱,紫阳之女王雁南递给我几叠纸钱,我小心翼翼地投进火中,愿紫阳在天之灵安息,改革尚未成功,吾辈仍须努力。

  紫阳书房依旧清芬,墙上青衫布衣的紫阳像,笑迎天下客。屋内花香四溢,有原副总理田纪云送的一盆君子兰,原紫阳秘书白美清、李树桥等六位身边工作人员送的大花篮。墙上挂满十年祭的手书条幅:

  壮哉山河泪,鸣乎恸人寰,史册淘不尽,功德万代传。(郑板桥词)

  遗爱在人,遗编在心,在人在心,是念以存。  --鲍彤

  鲍彤释:「遗编」是指紫阳回忆录《改革历程》,致力于社会进步。人们为同一目标的努力,是对他的继承和纪念。他以持不同于邓小平的意见而获罪,人们有理由担心:如不废除以言定罪的制度,一切事情何从谈起?彻底解决这个大问题,是对紫阳的永恒纪念。

  紫阳高照映神州,赤子丹心一世留。
  不肯开枪屠后代,忍将弃政作阶囚。
  亮节风范松云卧,大爱情怀百姓忧。
  老骥难酬驰骋志,从容偃卧傲千秋。
  泣辜人行矣,但观日月无辉,一国河山冬霾雾。
  辍耕者焉来,孰令风云变色,十年天地更苍黄。
  诗吟黄鸟同悲百夫之特,十亿良知殇胡赵;
  赋作嫉邪共愤千人所指,九寰正义非李江。
  花开花落已十载,忽闻春风拂瀛台。
  王师北渡应国祭,重订春秋廓阴霾。

  八时半起,陆续有人前来。吴伟捧着和软禁中的鲍彤合送的大花篮。他说:「紫阳走了已十年,没有墓地,没有墓碑,他在国人心中,就是丰碑。他在中南海十年和下台十六年的所思所想,所作所为,给国人留下政治遗产,将对中国的未来产生影响。」

  赵二军说:「胡耀邦任中组部长时住在这里,发动大规模平反冤假错案,包括为『地富反坏分子』平反,为五十五万右派分子改正。八十年代初,他搬走了。一九八九年秋我们搬来这里,对面是国家安全部门。」

  王雁南说:「见到有人纪念父亲,感到高兴,说明他做的事没被遗忘,大家认可他的价值观。希望来纪念的人们不要被警方打压。」

  「六四」难属「天安门母亲」丁子霖等被警员堵在家中,托人送来花篮。

  九时,刚来的学者杨伟东,因去胡同口接应被警方拦住的朋友,却一同被警员扣留,其妻向我求救,无奈我在敏感日被警方监控而未能前去解救。不断得知胡同口有不少警员和警车,不少人被查身份证、被拦截、被带走。

  九时半,院子里人潮如涌,九十八岁李锐被搀扶到书房,提笔写下:「胡赵十年真改革,紫阳正气亮千秋。」他气喘吁吁地被扶到紫阳的椅子稍息,取出二??五年一月二十九日香港《明报》,头版标题:「赵紫阳今举殡,丧礼规格提高」并刊载紫阳招手大图,他把报纸举在胸前,站在书房门口展示。我问:「这是为什么?」他大声抒怀:「唯一忧心天下事,何时宪政大开张!」

  在会客室,一九三七年加入中共的李锐畅所欲言:「近来很多人被抓,当然不敢抓我啦,但我在香港出版的专著,竟被海关扣了。耀邦和紫阳做的许多好事,却都被官方归在邓小平身上了。」他吟词:「我没想活到一百岁,不久将化在炉火中,何时宪法执行了,让我灵魂消融。百岁当今相见稀,一生苦难知多少,不怕担肩怕挨饿。『担肩』也指监狱,我曾坐牢八年,差点饿死,有许多右派分子饿死在北大荒了。」

  八十七岁杜光(中央党校教授,反右派运动受难者)在书房留言:「伟大的民主主义者赵紫阳同志精神不灭,浩气长存!」

  八十一岁蔡德诚(原科技导刊总编,曾因反革命罪而重刑冤狱)说:「我曾到八宝山送别紫阳,每年来献花,以后还要来。紫阳在我心中、在百姓心中,他是难得的真正懂得百姓的领导,真正心想百姓,故名垂青史,永驻民心。」

  十时半,书房里挤得水泄不通。九十二岁杜导正被搀扶到书房,奋笔疾书:「习总书记为首的党中央以壮士断腕的精神,进行我党历史上空前的反贪腐,很得人心,这使我党我国的正气,又上升了些,因此大家的期待也多了。我和老朋友们希望与期待习近平同志能以反贪的气概与大无畏的精神,处理好『六四』事件与赵紫阳同志的冤案,要稳妥处理,但必须处理!『六四』一定要平反!一定会平反!」

  杜导正答记者问:「人们对反贪一片叫好,但如不解决百姓的冤案和民生问题,难以为继。不少人认为反贪太严厉,应该中止,这不对。当然,习总书记要解决的大问题成堆,步履维艰,不要着急,不要后退,不然就没有出路,退了死路一条,只能一步一步向前进。」

  有几群拿着鲜花的各地访民在胡同口被警方带走,数十位访民分散而冲破封锁进来了。面对记者,萧姓访民说:「紫阳如能平反,国家才能走向法治,我们冤民才有希望,紫阳在百姓心中,他的政策是正确的!」多年来,成千上万的访民在京流浪,求告无门,饱受警方的暴力维稳打压和刑事处罚,血泪斑斑,苦大仇深,缅怀紫阳成了精神寄托。

  中年女士泪流满面:「怀念赵紫阳时代的社会安定,没有暴政。现当局对百姓不公,公检法践踏法律、践踏百姓。我叫赵玉敏,是天津访民,被红桥区法院枉法裁判,这两年进京上访被抓回,拘留八次,在拘留所被吊了一天两夜,腿被打成重伤。」湖南冷水江市耐火材料厂女工贺国贞工伤致残,去年到北京上访,被警方抓回关押,打成重伤。辽宁营口市访民王素娥说:「见到李锐、杜导正等前辈共产党人坚持正义,关注民生而看到希望。」

  中午,二军大哥请大家到胡同口就餐,坐满三大桌,河南滑县紫阳老家人用自产的《紫阳情》牌美酒招待,在座的大都不会喝酒,却争要酒瓶带回作纪念。
  午饭后,我出餐馆,被我家所属恩济庄派出所长和海淀分局警员拦住,我迅即回餐馆,随二军大哥等众人一起回赵府,躲过胡同口蹲守抓我的警员。

  下午来者不断,一位在职军官送来条幅:「安眠十年人犹在,国人无不怀念;泰然自若志不失,世人无不深谙。」他说:「当年紫阳错了吗?学生错了吗?学生暴乱了吗?反党了吗?都没有啊!学生拥护党而要求反腐,要求民主。当时我在天安门广场执行任务,亲历这一过程。现在军中,我们这些年近六十的过来人都在重要岗位,都不谈『六四』,但心里都明白。」

  民间书法人牛暖心向王雁南解说其手书「紫气东来」,意为「紫阳从东方升起来了,『东』又为毛泽东,『来』又为周恩来,紫阳继承大业而奋勇改革。」

  五时,邱会作将军的长子邱路光向紫阳像深深鞠躬,感念紫阳在邱家落难时的热情关照,使刑满的邱会作得以回京治病和定居。

  两位二十岁大学生说是从网上看到紫阳祭日而来,渴望了解这段历史。

  全天的来者约八百人,超过往年,主要有政界、知识界、老家乡亲、访民,不少人从外地赶来。人们畅谈紫阳,痛斥时弊,互相鼓励,展望未来。

  依法治国依然遥远

  夜幕降临,我正琢磨出门如何躲过警察,紫阳幼子赵五军邀我参加其亲友聚餐,我乘上其友之车,出了胡同。

  席间,一位大学教授感慨:「『六四』至今二十五年啦!这四分之一世纪究竟是怎么过来的,政治经济就这样一步步走到如今的悲摧地步,官场腐败,民怨沸腾,上级部门和研究机构都是御用的,天大的腐败,一带而过,没人说真话,办实事,不知中国向何处去?要深入研究耀邦、紫阳的治国思想,才有出路啊!」

  晚饭后,我到亲戚家住了两天,十九日中午回家。见手机显示多位警员来过电话。邻居告知,十六日早上七时,警员来敲我家门窗,仍每班三位警员和一辆中巴警车昼夜在院子里上岗,十九日上午刚走。我只好再出走,为撰本文而住朋友家。两日后回家见手机显示,十九日我离家两小时,派出所长又打电话找我,应是从安装在我家门口的探头发现了我。传达室的人说,昨日下午警员还在院里蹲守。

  访民短信告知,那天被警方关押在郊外九敬庄收容遣送所的各地访民,傍晚都释放了,改变以往通知当地警局来人押送回去,被殴打,被以寻衅滋事罪而拘留、劳教,乃至判刑。

  每年紫阳忌日,我都辗转外地,在当日晨抵京,直奔赵府,有两次在富强胡同被海淀分局四位国保警员中途带到派出所拘禁至晚上,次日被监控在家中。

  当年,胡赵新政,救党救国,却被党内保守势力赶下台。此后,改革开放成了恶政的招牌,钳制舆论和言论,官商勾结,欺压百姓,培植特权阶层,加强专制,公然暴力「维稳」践踏法律,任意剥夺公民的基本权利,愈演愈烈。

  今年,警方当日释放访民而稍有进步,但对我的非法监控有增无减,四中全会「全面依法治国」依旧十分遥远。

二O一五年一月二十四日

来源:争鸣放/ 俞梅荪(原国务院办公厅秘书)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