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人大代表如何才能负起责?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2-05

人大代表如何才能负起责?

每年的三月份,都是开全国两会的时间。每年的两会,人大代表提出的议案都有雷人提案。就在没有开全国两会期间,地方的两会也传出了不和谐音。比如,据内地传媒报道:东莞政协会场:富豪们抽烟、玩佛珠、划手机。当记者问到陈润光时,他爆发式地来了一句「没有啊,感谢共产党,感谢新中国。」又据网上新闻报道:山东两会有40件涉嫌抄袭提案被撤。这两则新闻,着实让人们对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大失所望。

要改变人大代表不负责任的局面,必须实行人大代表普选、竞选制。

本文先不说政协,就说人大。有政治常识的人都知道,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大陆的根本政治制度,但就是这样一个根本制度,却没有发挥根本性的作用。不但没有发挥根本性的作用,而且还时常曝光说人大代表打人、人大代表与黑社会相勾结、人大代表违法违纪、人大代表不说话的现象。

那么,人们不禁要问,人大代表是如何选上去的,其基本程序是什么?为什么人大代表不办人事,人大代表为什么成为举手机器,成为人大「呆表」。这是制度本身的问题,还是人大制度程序设计有问题?实际上都有问题。

按着政治道理来讲,人大代表是选举产生的,可是人大代表的选举,却在程序上出了问题。人大代表选举,必须有竞选,可是没有竞选。人大代表必须经由选民投票,可是选民投票也只是形式,那些在报纸画面出现来的人,就是一个人名,除此之外什么都证明不了。没有竞选,没有普选,没有个人秘密投票,没有选举结果的公开,人民代表就不是选出来的,而是暗箱操作出来的,甚至是买来的人大代表。

那些坚信马克思主义的人应该知道马克思在政治上的观点,即自由和民主,民主保障自由。马克思还说,民主就是普选的民主,民主就是共和的民主。没有自由选举,没有自由普选,那么人民代表就成了伪代表,甚至连伪代表都不是。

接着政治逻辑来说,谁选举,就必须向谁负责。人大代表由选民选举,就必须向选民负责。但是人大代表是买来的,那就只有对自己花的钱负责,花的钱就得通过权力关系把钱赚回来。如果人大代表是上级指派的,是指派式的选举,那就得向指派的上级负责,这就与选民没有什么关系了。人们看到,本应人大代表负有维宪之责,结果却是一有违宪的情况出现,人大代表就集体失踪。本来人大代表对行政官员具有监督之责,结果却是行政道脑一出现问题,人大代表也集体失踪。本来人大代表对财政花乱钱具有质询之责,结果政府一直乱花钱,人大代表集体在当充当了哑巴,充当橡皮图章。

现在媒体一直着急,一直强调让橡皮图章硬起来,可人大代表不是选民选出来的,那能硬得起来吗?如果真是有硬的一方面,也只是对人民硬,对官员软。前几年不是有人大代表说人民是屁民刁民并说可以向刁民开枪吗?

人大代表不但不是由选民选举的,而且人大代表百分之七十左右是官员和富豪。对于官员人大代表来说,一身二任就是悖论,人大代表如何自己监督得了自己?如何用自己的左眼去监督右眼?身兼二任,实际上就是逃避监督,搞政治特权,使权力不受限制地扩张。这样的官员代表,只会为自己服务,而不会为人民服务。至于那些富豪代表,只是在官场上实现更多的利益,不可能为人民服务。当然,让富豪为人民服务也容易,那就得搞竞选普选,没有这一条,富豪当人大代表无非是找到了一个政治保护伞而已,何况中国的富豪们的毛孔里大都充斥着吸人的鲜血。

人大代表还需要处理好党的领导与人民当家作主的关系。虽然强调党的领导与人民当家作主是统一的,不矛盾的。但在实际的运行过程中会处处有矛盾,时时有矛盾。因为党的思想主张与人大代表的职责是不一致的,党面对的是党,范围有限。人大代表面对的是全国人,而非一党。人大代表所代表的利益也是千差万别,党的利益只是多种利益的一种,如果用党的利益代替人大代表所代表的利益,就必然发生矛盾和冲突,在目前的情况下,人大代表就会放弃人民的利益,服从党的利益,党的合法性和人大代表的合法性资源也因此会严重流失。党也是由具体的人组成的,也具有自己的特殊利益,那种认为没有自己特殊利益的人,不是不顾客观事实就是在撒谎。党的信仰也与人大代表的信仰发生矛盾和冲突,信仰上的矛盾和冲突比利益上的矛盾和冲突更为严重。

说来说去,实则就是一句话,改变人大代表不负责任的局面,那就必须实行人大代表普选制、竞选制、专职制,否则对人民负责就是一句空话。

来源:东网 / 木然 辽宁师范大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