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军委五连炮 轰向军老虎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2-27

军委五连炮 轰向军老虎

转发此新闻:
羊年春节长假过后第一天上班,中央军委、总政治部就一次性公布了五个文件。包括《关于加强新形势下选人用人工作监督的意见》、《军队领导干部秘书管理规定》、《关于严格落实军队干部任职回避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军队后备干部工作规定》、《作战部队指挥军官任职资格规定》。在军队打虎的大背景之下,这些文件指向性十足,堪称刀刀见血。

中央军委文件规范领导干部亲属、亲信任职问题,借反腐打虎来拨乱反正。

按照官方的阐述,这五个文件分别是针对五个问题,即「对构建选人用人工作监督体系提出思路举措;对领导干部秘书选拔配备和教育管理监督等作出明确规范;对领导干部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员严格任职回避作出具体规定;对后备干部遴选条件、数量结构、选拔培养和动态管理等加以调整完善,对作战部队指挥军官任职年限、任职经历、专业资质、任职培训等作出明确规定」。

其中,第一个「对」,是「对构建选人用人工作监督体系提出思路举措」。去年习近平拿下了徐才厚,创下了解放军反腐史的新纪录。在徐才厚任职总政治部、中央军委的十余年间,执掌政工大权特别是干部人事大权,军队跑官要官、卖官鬻爵之风达到前所未有的混乱局面。几乎是明码标价,想升官必送钱。当然,这并非徐才厚个人的独创做法,徐权力再大,也无法垄断全军干部升迁。军内大佬,各管一摊。利用手中掌握的干部选拔大权捞金,几乎是具有相当普遍性的问题。此次出台规范「选人用人工作监督」的文件,可算亡羊补牢。

而五项规定中,最醒目、最重要也最显示锋芒所指的两个词,就是「秘书」和「亲属」。中国如今的贪腐大案,几乎唯一例外都是团伙式腐败、集团式腐败、「全家腐」。秘书与首长,本身就是仆从关系,是荣辱与共的利益集团。首长大权在握,秘书可呼风唤雨;首长一朝垮台,秘书则往往首先被拿来开刀祭旗。周永康倒台,郭永祥、冀文林、余刚、谈红等几位大小秘书就被悉数拿下。高官亲属更是纷纷占到腐败第一线,妻儿、兄弟、亲家、七大姑八大姨齐上阵,周永康家族、令计划家族、苏荣家族,概莫能外。

这是集权腐败政治的顽疾。政界如此,军界也如此。军队内部,徐才厚如此,郭伯雄也如此。徐才厚落马之后,其秘书、曾任总政治部秘书长、济南军区政治部主任的张贡献也被查办,至今未公开案情。另一秘书齐长明被从北京军区副参谋长调至兰州军区副参谋长,调虎离山的发配意味明显。与徐才厚一起执掌军队十年的另一军头郭伯雄也面临同样困局,其担任军委副主席时大秘书刘志刚从北京军区副司令员调任济南军区副司令员,这与齐长明的方式如出一辙;另一秘书张福基从47集团军政委调任兰州军区政治部副主任,也是由一线要职平调二线闲差。

徐才厚案发,其妻子、女儿一同被抓,徐女之前被安排在总政治部联络部,不过只是挂名而已,敛财、洗钱才是「本职」。郭伯雄如今处境亦如坐针毡,儿子郭正钢从浙江省军区副政委、少将岗位上被带走调查。这几年,许多军内大佬的亲属在军界、政坛担任要职。军界,除徐、郭之外,国防部长常万全弟弟常万琦任新疆军区摩步师师长;原总后勤部部长廖锡龙弟弟廖锡俊任贵州省军区副司令员、儿子廖永红任第14集团军某师师长等等。政界,如郭伯雄弟弟郭伯权现任陕西省民政厅厅长;原总政治部主任李继耐儿子李磊曾任云南省省长助理、德宏州委书记,是全国第一位「70后」省领导。

再如郭正钢这样,「70后」年纪轻轻,就升迁到少将、副军级,说其是靠「拼爹」恐怕并不过分。说白了就是公器私用,以权谋私。此次中央军委专门出台文件规范领导干部亲属、亲信任职问题,也是欲借反腐打虎来拨乱反正,大破大立。预计今后像郭正钢式的「封妻荫子」,不能说杜绝,至少不会像在胡时代那样明目张胆、为所欲为了。

来源:东方日报 / 白非 北京政情观察员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