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我们已经生活在剧变的时代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2-27

我们已经生活在剧变的时代

转发此新闻:
即将过去的2015年春节期间,我们前所未有地走过最长的路、见过最多的人。最大的感受,就是两个字:剧变!我们正身处史上从未有过的产业剧变、空间剧变、业态剧变的时代。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这样的时代,对墨守成规的人是地狱,对思变创新的人是天堂。

没有产业转型,中国环境污染的恶劣状况将无法改变。

产业转型正以产能全面过剩的形式步步紧逼。我本已知道产能全面过剩已是全国性的事实(包括房地产过剩,但后者因是「不动产」而不会全国性转移),对此有基本的心理准备。但它的过剩程度还是超出我想像。车过县城近郊的工贸新城时,表妹告诉我们说,这里除了某某一家工厂之外,其它基本上都不行了。看着这里密密麻麻的厂房和住宅、商业楼,心想,这里是否又将迎来一个「空城」、「荒村」的命运?

我并不过于伤感这样的事实。没有产业转型,中国环境污染的恶劣状况将无法改变;没有产业转型,我们一些人津津乐道的「中国模式」已成为零和游戏甚至负和游戏,即少数人通过污染、IPO、股市从多数人手中掠夺财富,多数人的收入增长不足以抵消环境污染、食品安全、高房价、负利率带来的损失。但环境污染的治理却难于上青天,因为政府主导经济的短期政绩逻辑一直战胜着中华民族的整体利益和长远利益逻辑。如果没有产能严重过剩下的「自身难以为继」,产业转型将沦为空谈。以环北京重污染为例,国务院要求到2017年底全国压减8000万吨钢铁产能,其中6000万吨落在河北,相当于2014年德法两国的粗钢产量。压产涉及的还包括水泥、平板玻璃、煤炭。河北省书记周本顺说「我们要咬紧牙关,因为这是一次没有退路的出发。」真正能把环境治理上升到国家级「政治高压」的,在全国非常少见;而像河北面临这样的「政治高压」,并非始自今日,为何历史上不见成效?

市场压迫下经济自然转型的过程中,每个身处其中的人和企业的压力都显而易见,但它也催生了无数自主创业的年轻人。虽然几乎每一个见面的、正在创业或即将创业的年轻人,都面临着巨大的压力,但他们不断探索的乐观情绪,仍让人深刻地感受到我们这个时代蕴藏着的巨大的创造活力。

互联网网商时代,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商业业态巨变。传统的「一铺养三代」也许将成为永远的传说。就在故乡这座小小的县城,物价和全国一样在M2增量下节节上升,但一些写字楼、商铺的租金则在连年下降。至于那些遍布全国的、十年、二十年都无人开业的社区商铺,则更是「规划之初即已过剩」。

城市化引起的空间剧变,则无疑是当代中国排在最头条的重大历史剧变事件,紧随其后的是互联网。这两大剧变对当下中国的意义甚至短期内超过经济市场化和政治法治化。或者也可以说,这两大剧变将直接推进法治化和市场化。它带来的资产财富涨跌巨变也将远超大多数人的想像。在「现金不如资产」、「工资不如资产」的时代,拥有什么样的优质资产,无疑又是多数人要面对的一道知识大坎。

一些人在隔鞋搔痒感叹「乡村沦陷」的时候,城市的发展却实实在在带来了乡村的发展:一些小乡村人口在迅速撤出,让出更多的田园和山水;集镇正热火朝天地建设着显然严重缺乏内部规划和外部规划的房子。但是春节一过,这些房子里面的绝大多数青壮年,仍然没有过完正月十五就远离了这些新房,奔赴全国各地城市打工创业。故乡,只是他们和父母偶尔相聚的地方,是一年一度或几度的乡愁旅馆,是亲友们一年一度或炫耀成功、或分享经验与讯息的事业加油站。故乡再美的山水、再乡愁再环保的食物、再浓的亲情,都挡不住他们匆匆奔跑在异乡的脚步。我们不是在异乡,就是在通往异乡的道路上!

这就是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每个细小微粒的自主运动,共同汇成了时代的洪流。你可以哀叹大江东去,但无以阻挡浩荡潮流。世界在急剧变化,以变应变是惟一方式--即使你不变,你面对的一切已经改变。即使你具有非凡的预见,你也必须提前布局应对变化。

来源:东网 / 童大焕 独立学者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