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习与其父习仲勋没有政见分歧 王伟光是暂时摆放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2-27

习与其父习仲勋没有政见分歧 王伟光是暂时摆放

转发此新闻:
在中国,在传统文化的影响与熏陶下,父子之间互相仇视的现象很少。绝大多数儿子都是向着自己父亲的。

习仲勋(左),习近平

习高调为邓力群办丧事,充分说明党内极左势力的强大。习不得不虚以委蛇。

这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年轻的习家军”对局面的控制力还很脆弱。以至习不得不违心地高调“赞颂”父亲当年的政敌。

六十六年的历史证明,在共产党最高层,从来都是以人划线,没有过以政治见解划线的事例。

只要是自己人,政治见解不同,也是自己人。

如果不是自己人,政治见解相同,也不行。

父子之间,不会有什么因见解不同,而尊重父辈政敌的雅量。

因为覆巢之下无完卵。每个元老家庭都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正是吸取了历史教训,习才不得不违心地向父亲故去政敌致敬。由此可见,当下政局的险恶。

文革期间,血统论盛行。父亲的命运决定子女的命运。父子休戚相关,一损俱损,一荣俱荣,难道还会有什么政见分歧?

至于说刘涛揭发刘少奇,薄熙来痛揍薄一波,那都是表演,都是为了保自己或保家人。

改革开放前,年轻的高干子弟根本不可能有什么成熟的政见。

改革开放后,高干子弟必须依靠父荫才能成事。和父亲唱反调,这不是没事找事嘛!

所谓“制度和正统思想的制约,传统势力的压力,权力稳固与平衡的需要”,其实都是说极左势力与极左思维潜在的势力强大,习还没有足够的威权与之抗衡,而不得不屈己奉人。

其实,因为中国政界一党独大,排斥其他所有政治力量。所以中国政界远没有多元化的西方政界那么复杂。


到目前为止,习尚未改初衷
  
至于说到习老板的信仰。老板这一代没有受过良好教育,历尽血腥与苦难,已经大彻大悟,能多年不露声色地扮演阿斗的人还会有什么信仰吗?

而追求,这是上至天子,下至贩夫走卒都会有的。老板公开宣称的追求是中国梦。追求国家的复兴。翻译成通俗的语言,就是要开创一代帝王的伟业。

至于如何成就帝王伟业,老板心中自有想法。“同治中兴”是伟业,“经国变法”是伟业,戈尔巴乔夫的所作所为亦是伟业。至于具体怎么办,需要看形势而定,需要顺势而为。

据我接触到的,和老板同一时代的人,历经这么多风雨,早已看破红尘。

特别是那些所谓“邓家军”的红二代,无论是现仍在台上者,还是退隐者,经历过大喜大悲,大起大落,要再说什么信仰,那纯粹是在奚落人了。

老板也是一样。如果说经历了那么多风雨,还有所谓“信仰”,那肯定是神经有毛病。

当年老一代革命家,年轻是确实有信仰,那信仰除了一知半解的马列主义外,主要就是:要解放被剥削、被压迫的劳苦大众!要让劳苦大众翻身做主人。

六十六年的实践早已把这一切打得粉碎。什么信仰与理想都已不复存在。

唯一还残存的理念就是,凭自己的良心,为这国家,为十三亿人做点儿实事。

不过,据我们了解。老板是有抱负的。他肯定也有他的信仰与理念。

不过这个理念与马列主义没有什么关系,更多具有的恐怕是普世价值与西方政治学说的影响。

除环境与外部压力外,我觉得习个人的经历和感悟,将会起一种超过我们所有人想像的作用。

据我的观察和了解,到目前为止,习尚未改初衷。

2014年9月,中国社科院院长王伟光发表文章,强调“阶级斗争是不可能熄灭的”

习近平的理念与马列没有什么关系,王伟光是暂时摆放的泥菩萨

王伟光,社科院院长,在我们平民百姓来看,是个庞然大物。在当政者眼中不过是个“倡优”而已(借用乾隆评纪晓岚之语)

一个当年的农垦战士,半路出家的马列哲学的学者能有什么学问!他当社科院院长,绝不是因才学出众,而是凭借忠顺、太监当的出色而已。

所以不管从现实政治角度来说,还是从学术角度来说,王都不值一评。高新还拿他当个人物评论!

习现在对权力还远未达到绝对控制,不留死角的地步。在许多非要害领域,习还不得不采取团结大多数的方针,以求最大限度地消除敌对情绪。

习到目前为止,还不得不礼敬张德江、刘云山、张高丽。这是维持权力平衡,政治稳定的必要。

在非要害部门,或者说暂时无需控制的部门,提拔党内其他派系的人暂时充数,也是一种权力平衡的技巧。当然被提拔的非本派系人员最好是没有头脑,没有什么能力的“二百五”,这样将来处置起来也会容易一些。王伟光就是这样一个人物。

一般的来说,皇帝和皇帝身边的要员,都是自视很高的人,根本不会把王伟光这样不学无术的家伙看在眼里。王之不过是个暂时被摆在那里占位置的泥菩萨而已。 


来源:博讯 / 紫荆来鸿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