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安邦帝国雄起 背后隐藏的邓家第三代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2-01

安邦帝国雄起 背后隐藏的邓家第三代

转发此新闻:
短短几年内,安邦保险攻城略地,在中国大陆以及海外迅速扩张买下巨额资产,发展成为中国规模最大的保险集团。从规模看,2014916日,安邦集团注册资本扩充到619亿元,居中国大陆保险行业第一位,而第二名194910月就成立的中国人保,其注册资本仅为424亿元。

目前,安邦集团整体资产更扩张到了一万亿元人民币规模,保险资产仅占其中的三分之一左右。一个有趣的数据是,目前公认的中国首富阿里巴巴集团创办人马云,在阿里与工商总局对骂风波后,股价大跌,其名下股份仍有195亿美元(不到一千亿人民币)。

显而易见,安邦背后的资本玩家也许才是真正的中国首富。

邓小平的外孙女婿吴小晖

因此,129日,《南方周末》四个版的报道刊发后,在台前的安邦集团董事长吴小晖和安邦集团董事,陈毅之子陈小鲁成为了焦点人物。

根据《南方周末》的表述,“20141月前,陈小鲁因掌控着上海标基、浙江标基、嘉兴公路等三家公司,而这三家公司合计持有安邦保险集团51.36%的股份,因此,市场有意见认为陈小鲁才是安邦的实际控制人”。

因此,昨天,《南方周末》这篇报道被网络编辑冠以“陈小鲁系安邦的实际控制人”为标题广泛转载,但令人疑惑的是,这些转载链接很快就无法打开,疑似网络审查机关下达了删帖指令。

中共元帅陈毅之子陈小鲁

不过,如果详细阅读南方周末这组由四篇报道组成的两万多字的长篇报道,可以发现这一标题并不准确。

20141月、9月,安邦集团进行了两次增资扩股,引入31位新股东,资本扩大到619亿元,陈小鲁的四家公司的股东也发生了变更,从股权上看,陈小鲁已经不掌握安邦的股权。

报道出来当天,陈小鲁即在微信等社交媒体上否认自己为安邦的实际控制人。

陈小鲁称:“我希望是实际控制人,可以给诸友发大红包!我与小晖合作快15年,就是顾问,一咨询,二站台,无股份,无工资,不介入公司的具体经营管理,只做战略咨询,如2013年建议安邦收购国外资产,特别是美元资产。如此而已。感谢诸友关心。”

昨天晚间,陈小鲁接受财新网等媒体采访时,证实了这一否认确实是他本人所发出。

事实上,一年前的20141月,大致在财新新世纪周刊刊发《黑马安邦》封面报道,指出,他在安邦持有股份,当时,陈小鲁就在友人小范围内对此说法进行了解释和“澄清”。

当时,陈小鲁说,罗昌平提出“赤豪”的概念,即“拥有红色血统但不能被土豪、新贵等词涵盖的精英富人”,并以我为“赤豪”的典型,声称“财经媒体没有对这个潜行的资本巨鳄尽到披露的本分。”

他所依据的是“由他担任法人代表的三家企业一度持有安邦保险集团35%的股权,当保监会核准他成为公司董事之时,大手笔接踵而来:123日,举牌金地集团持股5%1210日,斥136.78亿举牌招商银行持股5%;加上下一步的计划,涉及数百亿资金。”

陈小鲁说,“实际情况是我应小辈朋友之请,担任这三家公司法人。当时朋友提出给我干股,我没要,提出开工资,我也没要。最后达成默契,朋友报销我的差旅费,支持出版纪念(陈毅)和岳父(粟裕)的书籍,我向朋友提供顾问咨询和站台支持,如此而已”。

陈小鲁说,我要求我任法人的公司必须“合法经营,按章纳税”。朋友不负所托,十多年了,没惹什么麻烦。

陈小鲁接着说,安邦保险是股份制公司,上海汽车,中石化等大国企在其中,就公司治理结构而言,个别“资本巨鳄”能操控整个公司吗?我是这三家公司的法人,但当法人就一定持有股份吗?就一定主持和参与公司运作吗?就一定与公司利益正相关吗?

这次安邦保险大手笔收购,我事先未参与,事中未操作,事后不论成败,我既无收益,也无损失。实际上第一次安邦董事会后,我就写了辞职报告,我早已料到有人会以此做文章,因我从文革到今天就一直谣言追身,不过没法驳朋友的面子,才站台至今,但董事职责委托他人代理执行。

陈小鲁说,“我参与的公司还有不少,都是帮朋友的忙,如果某家公司上市,股东名单上我赫然有名,不过我是个小小的股东,距离‘资本巨鳄’相差甚远。”

根据多家媒体报道,吴小晖原是浙江温州的商人,早年曾做汽车销售代理,后在陈小鲁的公司里工作,与第三任妻子卓苒(邓小平女儿邓楠之女)结缘,再后来成为安邦保险集团的实际控制人。

陈小鲁表示他从不参与安邦的具体管理,只做战略顾问。“记得他大手笔收购招商银行时,我还告诉他,你现在有钱了,不能烂在一个锅里。现在中国经济下行,美国经济复苏,要购买美元资产。”

陈小鲁的说法,事实上与南方周末的报道并不矛盾。

外界一直视陈小鲁、吴小晖二人为合作伙伴。不过,吴小晖最大的背景其实是邓家第三代卓苒,陈小鲁的回应中却回避所谓站台是替吴小晖还是卓苒站台。

根据网易新媒体的报道,吴小晖与邓小平的外孙女卓苒结婚,这在金融圈内并非秘密。吴小晖善于将这层身份用到极致,每到一个省份经商,都会借此与当地政界高层会面并迅速拉近关系。

而地方政界人士对吴小晖的认可,也与有力人士在背后为吴小晖或明或暗地“站台”有关,其中一位明面上的人士即为陈小鲁。

事实上,陈小鲁与罗原、曾共同出现在参股安邦的多家公司中,罗原据说是中共开国大将罗瑞卿的小儿子,而柯霖据说是中共中央华东局第一书记,柯庆施的后人。

如《南方周末》这组报道中最后一篇《“蛇吞象”的交易 安邦控股“第一农商行”始末》,安邦以56亿元成功控盘资产过千亿的成都农村商业银行,仅仅4年时间,这笔56亿元的投资即可收回成本。

知情媒体人称,此事与四川政坛一帮人希望搭上邓家关系有关,由时任成都市委书记李春城、市委常委孙平拍板,成都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吴忠耘执行。

卓苒生于197211月,在1994-1996年,任职美国摩根分析员,1996-1999年,任中银香港助理副总裁,2001年,开始担任吴小晖大约在1998年创办的旅行者公司执行总裁。

两人大约在2003年前后结婚,为此,北京还有人到吴小晖家乡温州平阳县调查他的背景,不过,此前曾传出两人离婚的传言,也有说法是,两人离婚后又复合,但两种说法均难以验证。

卓苒与陈小鲁的公开的交集出现标准投资集团(安邦股东之一),这家公司中,卓苒以1.2亿元,占有百分之60%股份,陈小鲁占股40%

陈小鲁对《财新网》称,“我跟吴小晖的合作就是站台。什么叫站台,就是很多老干部受邀参加一些活动,往那一坐就完了。现在很多红二代也是这样的,钱都不(用)给的。”

媒体人谭一飞评论说:陈小鲁或许不知道对金融行业的实际控制人还是有监管要求的,具体要细查不同行业要求。但“小朋友”是谁,代持的是谁?既然合法照章经营应该可以自己出台,何必隐身?收购上市公司那么多,涉及的已经是公众利益,而非帮朋友站台这么简单的一句可以了结。”

来源:法广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