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传温家宝上缴60亿 了结腐败案件不予追究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2-25

传温家宝上缴60亿 了结腐败案件不予追究

转发此新闻:
2014年成了中国反腐的「划时代」。羊年伊始,反腐保持中国社会热点、焦点的走势,也是各大门户网站重点推荐的话题之一。中纪委自己的网站刊发评论,提醒各界「反腐『一阵风』那只是传说」。有电视媒体访谈专家,预言中纪委还要打「更大老虎」,甚至干脆说2015年将有「巨虎」落马。

反腐的真正難點不是打大老虎,而是在社會的基層反腐。

不管是打「更大老虎」,还是打「巨虎」,说来说去都类似「煽情」。由于前有政治局常委已经落马,所谓「更大老虎」或「巨虎」,像是暗示常委中最具权力地位者,说穿了就是前总理、前委员长甚至前总书记之类。社会上不缺少这些「巨虎」涉嫌贪腐的「谣诼」,但媒体及其预言者到底掌握了多少证据?不掌握证据,所谓预言无非是一厢情愿或曰「妄言是非」。况且就算掌握了问题线索,中央是不是一定要将「巨虎」抛出,也须进行极高明的拿捏,不能全凭良好的愿望而盲目动。

所谓拿捏,就是全面分析和权衡其中利弊,这种权衡不只看利弊孰大孰小,还要看弊是何弊。是否公开处理大小腐败官员,在党一向就具有强烈政治色彩,不公开处理是一个政治问题,公开处理也出于政治考量。中纪委替代司法机关反腐,本身就是中共设置的一道党内折衷程序,这就意味着反腐不可能是「有腐必反」,碰到真正的「硬钉子」,还得要「政治问题政治解决」。

比如某位前总理,被美国媒体揭穿廉洁的假面,说他儿子通过隐晦的权钱交易赚了两三百亿元,他自己屡屡借国务场合进行自我辩护,斥媒体报道是「谣诼」。但坊间传说,中央政治局已经作出决议,由他向国库上缴60亿元,了结所涉腐败案件,但不予司法追究。

此一「谣诼」是否为真,我们不清楚,我们只能这么说:如果他吐出60亿元为真,那似乎意味着,其子所做大生意处于灰色地带,况且进行司法调查难度很大,于是以这位前总理的党内坦白为前提,作出党纪政纪处分,由他与儿子退出违纪金额的一部分了结。此即为「政治解决」,类似于美国司法部经常使用的「诉辩交易」,也算是一种实事求是的做法。

对于中国当下的反腐大计来说,真正的关键其实不是打大老虎,而是拍苍蝇。大老虎势大力沉,但反腐的真正难点也不是打大老虎,而是在社会的基层反腐,实现对权力的有效规范。周永康、徐才厚、令计划等人的落马说明,打大老虎其实不难,只要最高领导人敢于拍板,剩下的不过是执行的问题。但想将反腐的战线推进到地方,直到基层,却不是中国共产党能够说到做大的事。

我们不妨比较一下大老虎与苍蝇的危害性,以及它们与普通人的关系,再来评估打虎与拍蝇应有的优先顺序。大老虎家族贪腐金额动辄几亿、几十亿元,甚至传说巨至几百亿,对国家经济、对市场、对公平原则的扭曲势大力沉。但近几年收缴了大量贪官的腐败所得,但普通人并没有从中得到任何实惠。普通人所苦者,是身边官的腐败及其权力的不规范运行。以车主学驾与考驾照为例,政府车管部门则通过非法将学车与考驾照捆绑,让驾校大赚黑钱,再回馈政府车管部门工作人员,形成一个大型利益集团。汽车年检,也形成一个很大的利益链。这些身边苍蝇整天在普通人身边嗡嗡叫,使人苦不堪言。所谓大老虎,从来就不是天生大老虎,而恰恰是从苍蝇成长而来。

苍蝇命贱,一巴掌拍过去就死定了,但苍蝇数量庞大,套用演员范伟在小品《功夫》里的一句名台词,那真个是「防不胜防」。现在中央巡视组到处跑,而且下沉一级,管到厅级干部那个层次去了,但毕竟力量有限,完全是按下葫芦浮起瓢。虽然省级也组织了自己的巡视组,但一省之官员相互知根知底、利益盘根错节,所谓巡视不过是装模作样。苍蝇有的是天地广阔,不缺用武之地啊。

但人性幽微,天下人都为打大老虎颠狂,以打大老虎为反腐。大老虎曾经位高权重,甚至生杀予夺,普通人必须仰视才能看见,一旦被斩于马下,人们就有了解除心头之恨的快感。《桃花扇》所谓「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说的是大老虎们的悲剧,但那恰是普通人的喜剧与狂欢。古罗马斗兽场里的人兽斗,为统治者赢得人民的爱戴;雨果在《巴黎圣母院》里说,行刑杀人曾经是巴黎市民的狂欢节。在一个仇官的时代,揪出两三只大老虎,就可以达到举国狂欢的目的,使人民「也是醉了」。所谓大老虎,实际上成了我们这个时代、政治与权力腐败的替罪羊,人民的不满情绪得到发泄,很快进入一个心理稳定期,甚至会觉得反腐是一件极其无聊的事。

在痛打大老虎的时代背景下,人民反而忘了自己的切肤之痛,那就是无处不在的不规范的权力。打大老虎,需要最高领袖的独断专行;但中纪委工作人员再多、权力再大,也拿漫山遍野的苍蝇无能为力。要消灭苍蝇,只能打「人民战争」,广泛发动群众,对权力实施无所不在、无时不在的监督,用权利制约权力。很明显,打老虎要有的是集权体制,拍苍蝇要有的民主体制,两者南辕北辙。

换句话说,打老虎成功的体制,正是拍苍蝇注定失败的原因所在。按照现有权力架构,想既打老虎又拍苍蝇,两头兼顾,真的很难很难!

来源:东网 / 杨彼得 资深时事评论人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