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江泽民长子侄子是1.2万亿招沽案幕后黑手(图)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2-07

江泽民长子侄子是1.2万亿招沽案幕后黑手(图)

争鸣杂志消息称,2013年中共中纪委接到实名举报,披露了吴志明涉原中共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案件和江泽民儿子犯罪证据。而中共上海官场也盛传吴志明深涉周正毅案件和社保基金大案。除此之外,吴志明还与江泽民长子江绵恒被指是上海招沽案的幕后黑手,涉及金额高达1.2万亿元人民币

江泽民侄子上海市政协主席吴志明

曾在2013年传江泽民侄子、现任上海市政协主席吴志明接受内部审查的香港媒体近日再次刊文爆料吴志明,称吴志明正在接受内部审查,被禁止出国,因公出国护照已转交中共有关机构保管。而从中共官方媒体报道来看,128日吴志明有过公开露面,主持召开上海市政协十二届三次会议闭幕。

争鸣杂志报道称,近期中南海最新反贪腐行动已指向现任高层官员。中纪委、中组部和中办等党政机构约谈近90位涉嫌经济、职务等犯罪的高官,吴志明在列。

江泽民长子江绵恒

爆料的这家香港媒体争鸣杂志曾在201310月期间,刊文称江泽民侄子吴志明被纪委内部调查,被禁止出国。而日前,该媒体再次爆出相同的说法,称在中共中纪委五中全会期间,吴志明接受审查。根据中国媒体报道,1月末的上海市政协会议,吴志明有过公开露面,并在128日主持召开上海市政协十二届

来源:争鸣

招沽血案 - 江泽民家族制造的股市南京大屠杀

金融史上第一大丑闻──2007年上海招沽权证案

票大革命正席卷全中国,异常疯狂的证券市场惊爆金融史上第一大丑闻──招沽权证案,涉案金额高达12,000亿,与早前的上海社保案相比有过而不及。50多万中国股民因此倾家荡产、妻离子散或其它种种悲剧,直接损失高达228亿元人民币,间接损失高达500多亿元人民币。全国数百万股民和中国多家权威媒体无不指称,这桩惊天黑幕的主谋就是中国证券市场的重要监管部门之一的上海证券交易所和19家无良券商
  
  北京青年报文章《招行权证创设是否涉嫌诈骗?》,斥责上交所允许券商天量创设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证券市场周刊》指出,招沽案因创设量超出应当与其对应的流通盘,所以有合同诈骗之嫌。著名股评家皮海洲827日撰文说"上交所逼良为娼",投资者变成了内心极度贪婪和恐惧的投机客,一次次受人宰割,最后落得个皮肉不留。早前,和讯分析师文国庆称,"首先,创设权证这是一种欺骗性的行为",财经评论家黄湘源说,"我认为创设权证无疑违反了股改的对价权证,违反合同法。"他还说,"创设权证否定了股改成果。"向阳律师则认为,"创设权证的权利范围不应该是由交易所和券商做出的,应该是股东大会来做的.
  
  强国论坛的网贴说,"券商变成了走狗和打手,屠猎人民,压榨血汗。""网管完全变成了黑庄势力、不良券商、总后台上交所的传声筒,庄托、枪手陆续清洗股市屠场,网络杀场,人民已经表达不出任何呻吟和反抗,社会正义、三公原则无以捍卫!除残害人民切身利益的房改、教改、医改制度之外,又增加了股市的枷锁。"
  
  上交所主管和中国银行主管握手。

许多网友责问,为何废纸在券商手里变成了黄金,黄金在散户手里却变成了永远的废纸。原来,"上海证券交易所拥有惊天的魔方!"这个天量创设制度正在中国谱写世界奇迹。参与创设的中信证券上半年有26亿净利润来自招沽权证,因此它的股价神话般的_升到近100元每股。成千上万网友愤怒,"如此欺行霸市劫抢股民钱财,天理何在!"数百位惨遭灭顶之灾的股民甚至四处发布恐怖网贴,号称"要有周密计划去炸掉上交所,杀绝不良券商的掌权者",并称他们"不在时间迟早,尽量会给国家一个办完奥运的面子,虽不会象黑庄、上绞索那样赶尽杀绝,但报仇雪恨哪怕等他个十年八年也不晚!"
  
  即使中国前几十家人气网站的网管再三删除此类贴子,但总是无有穷尽。上绞索,中国正奸会在网络上成了国家权威机构的代名词。网友惊呼,"上绞索既然开启了这个赌场,就不应当老是自己带头并唆使券商反反复复抽老千!!!不断改变市场规则就是最阴险的抽千行为,最残忍的强奸行为,最心狠的暴力行为!!!最无人道的抢劫行为!!!上绞索违反了宪法,证券法,公司法,物权法!并食言自己制度的游戏规则!当心报应马上到来!"记者获悉,近一个多月以来,上交所明显加强了保安措施。
  
  暴炒废纸原来为了天量创设
  
  在中国上亿网民当中,近两个月流传甚广,公开秘密的、名之"惊天阴谋""招沽"万亿诈骗案,其实原来竟是一张张废纸引发的血案。招沽权证,是在上交所A股市场公开上市交易的一种认沽权证,代码为580997,做空标的为招商银行A股。
  
  早于2005年,上交所及其副总刘啸东在熊市中就力推权证交易,允许投机行为换来股市热点。自200632日上市的招沽在当时可谓生逢其时,初始发行数量只有22.41亿份,开盘价0.61元,当日相对应的A股均价为6.37元,当时招沽的行权价为5.45元,直至2007824日,此行权价一直没有进行过任何调整。意即每一份权证的持有者有权在5.45/股卖出招商银行的A股股票。
  
  但招商银行A股的价格自今年61日以来均稳处20元以上,这意味着招沽权证没有任何内在价值,因为它的行权价的始终未做调整就等于给它的持有者定了财产被剥夺的死刑。今年530日凌晨中国"半夜鸡叫",财政部出尔反尔、突然提高股票交易印花税后,令股市持续暴跌,不少股民自庞大的A股市场转向唯一的几个做空品种,而且所有权证均不收取印花税,招沽便自530日的0.39元暴涨至612日的最高价4.949元。同一时间,香港股市有起有落,一天之内某权证的涨幅也高达32倍之多。
  
  69日,上交所紧急召集19家券商,商讨应对招沽权证,准备实施天量即时创设,所谓创设就是上交所当日开启电脑,将权证股数随时馈送给有关券商,并在创设当日,即可流通买卖。而在每次开仓送粮给19家券商之前,上交所没有用足够时间进行任何公告,几乎都是当晚公告创设份数,第二日便可立即交易。此时,众多网络置于显要位置的言论便说,国家需要做空机制,以缓和股市的暴涨,认沽权证有其存在的意义和杠杆的作用。由此,数十万追涨的股民梦想一夜暴富,还在不知晓即将天量创设、灾祸降临之前便蜂涌而入,参与哄抬股价,致使招沽数日之内上涨13倍。
  
  正当股价处于绝对高位,散户勇接最后一捧时,自612日起招沽的天量创设就此拉开序幕,直到717日,该权证的流通规模骤然增加到60亿份以上,盘子翻了近2倍,其中6月中的一周内即创设了26亿份之多。中国证券报报道称,"没有限制的天量创设甚至让权证总量超出了招商银行可流通正股的总数。"而且与任何其它国家股市不同的是,近2倍的创设权证也使用与初始权证一样的证券代码来进行交易,导致渗水的招沽价格一路暴跌,直至跌到上交所规定的退市日即824日,收盘价为0.002,几近归零。
  
  在61日至824日短短仅60个交易日当中,招沽的成交额达到了12000亿,远远超过了地球上大多数国家整年的GDP。中证报的文章则说,"如果按照创设平均价格3.5元,以814日收盘价0.146元计算,券商在此过程中合计获利约128亿元。"仅中信证券上半年的净利润42亿当中,其中有26亿的净利润就来自于580997一周内的创设收入,中信证券因此股价自10元被爆炒到823日的98.50元。创设收入也成了暴炒中信A股的重要题材。此外,招沽权证的所有交易令券商获取的佣金也高达100多亿。
  
  消息人士说,券商除上述无风险获利和丰厚的佣金之外,参与坐庄的获利则更为惊人,这都是与上交所共同策划的惊天阴谋密切相关。而与之相反的是,蒙受天量创设、黑庄势力所围剿的一群羔羊似的散户股民,他们高达50万户之多,可谓难免灭顶之灾。招沽从近5元的高价,跌至2厘,99.96%的财产化为乌有,千万个家庭倾家荡产,或是妻离子散,感情破裂,或是放弃学业,流离失所。网络上到处流传这样的悲惨故事。专家警告,招沽惨剧留下的社会隐患将层出不穷。
  
利用"创设是否需要注销"再次暴炒
  
  券商手头的空头废纸能够于瞬间化成黄金,散户手头的黄金却慢慢变成废纸。这无可避免被人指称设计了伤天害理的陷井。消息人士则透露,仅这两个月内招沽的暴涨暴跌的主因就是参与天量创设和需要天量注销的券商所为。而券商的总后台就是上交所。
  
  招沽自6月中旬天量创设之后,19家券商已经掌握了将近3分之2的筹码。直到814日,招沽一路跌到0.116元,表面上看来,好象控制住了股价暴涨(其实,暴跌也应当是国家所不允许的)。但这种情况并没有如上交所表面上所宣称的会达到平抑过度投机的目的。
  
  正当众多散户绝望至极,纷纷断臂割肉卖出之后,814日股市收市之后,国内主要网站突然盛传券商在卖出创设的权证之后,需要购回进行注销。并称券商、上交所是考虑到迫于社会稳定的压力,释放一定的政治风险,要令券商大发仁慈之心,确实需要抬高招沽的股价,回购所有创设的权证用以注销,以解放所有深度套牢的一族招沽沽民。庄托、散户争相转告这一"重要"消息。815日、16日两天之内招沽价格再次暴涨8倍。再次追涨挨套的散户万万没有想到,此前,券商机构早已在低位充分进货。
  
  勇往直前的招沽沽民热情再次燃烧,一个个等待着券商们从他们手中"抢购"高达30多亿份的权证。梦想一定涨到8元、10元的沽民不能入睡,通宵在网站上放歌一曲,《死了也不卖》再次狂热流行。
  
  通过几家著名网站,如新浪财经、股吧、强国论坛等,测试到沽民的心理,觉察到股民基本再次高价接货完毕之后,黑庄、券商又意图真的回购大部分权证。这一回,他们通过权威媒体发布的消息却还是与散户一族的所梦所想依然是完全相反。
  
  818日,上海证券报记者剑鸣发表《创设权证无强制注销要求》一文,820日星期一,新浪财经置顶作者名为天狼之战的《招商认沽权证的5大谬误》。两篇文章明确指出,天量创设的招沽权证不需要回购注销。该天周一,招沽又一次应声急跌,到尾市收市时股价跌去一半,从0.358跌至0.18元。此后的四个交易日中,散户慢慢地对券商回购再一次慢慢完全绝望。最后的交易日824日,最后的30分钟交易时刻,招沽的股价自0.036元跌至0.002元。最后25分钟放出巨大的、极不寻常的天量,高达110亿份的成交额。此时,招沽权证的流通盘不过53亿份而已。
  
  这种天量成交被沽民怀疑,一是上交所再次电脑现场"送粮"给券商们用以对倒往下匝仓,二是,券商们终于在最后时刻发慈悲心收拾散户的尸骨,一定是在采取回购用来注销的行动。果然,事实证明,直到828日,19家券商终于公告,当天一共注销29亿多份。"这些天量权证是券商从未动用过,还是用作筹码一直炒来炒去,高抛低吸,最终跌到一文不值时从散户手来捡来注销?"招沽沽民盼望有权查问。
  
  天量创设之前的暴涨暴跌,管理层将原因归咎于散户的过度投机,这似乎不能解释天量创设之后的股价异常波动,特别是有人散布需要注销消息的再次暴涨,散布无须注销消息的再次暴跌。其间,还有"创设权证是否需要存续6个月""招沽会延期3个月交易时间",特别是822日证券日报发表的《专家:创设制度降低权证市场整体风险》一文,引述南京大学教授李心丹看维护创设制度的见解,"投资者也应认识到,权证创设业务本身并不是无风险的、无成本的,创设人需要履行同发行人一样的义务,并为此提供100%的履约担保。"这些问题,尤其是"100%的履约担保"是否属实,均给散户沽民带来许多的扑溯迷离和困惑煎熬。
  
  而且,招沽权证,580997,仍然留下了24亿多份废纸,差不多全是由散户沽民来承接,抱它个遗憾终生。
  
  沽民请求政府彻查金融史上的"南京大屠杀"
  
  消息人士则称,这其中的炒作黑幕与券商及黑庄的所作所为,完全难脱干系。他称,而上交所、多家券商及被收买的媒体、学者多次反复变卦,发放类似于来自上交所的内幕消息,在"创设权证是否需要注销"等重大问题上,有意配合黑庄炒作、诱骗散户追涨杀跌,令他们在绝望和幻想、贪婪和恐怖之间挣扎,最后弄得片甲不留。
  
  "无论有多少次的暴涨暴跌,无论上交所口口声声说要保护中小投资者也好,打着平抑市场过度投机的晃子也好,这些都只是伤害的累加而已,受人宰割的永远是大多数的股民散户!"
  
  一位网友在其博客中写道,"因为是政府,其既是裁判员、又是运动员、更是比赛规则的制定修订者。当对自己不利时可以即时修订比赛规则,或者判定自己赢得比赛。有学者尖锐指出,权证市场'连赌场都不如',赌场方有赌规,而权证市场却是政府说怎么赌就怎么赌。所以,当投机行为被动转化为赌博行为时,尤其是进了政府开设的赌场,无论你怎么出牌都敌不过对手的'老千'"IP218.92.179.*的网友发贴说,"如果每次在关键时刻,上交所及时解释权证创设办法,绝不满篇含糊不清,自相矛盾,绝对三公的话,上交所至少提前两三个工作日公告创设份数的话,上交所及时澄清创设需不需要注销的话,数十万沽民就会一次次地减少被蒙面大屠杀。"
  
  北京青年报早于710日就发表《权证市场:招行权证创设是否涉嫌诈骗?》指出,"他们明知如此,可还打着'稳定市场'的幌子大量创设,牟取暴利。"文章说,"券商通常将上市的创设权证迅速卖出,这样的'无本买卖',让所谓"创新型券商"大发横财。"
  
  股评家皮海洲于827日发表文章指出,"招行CMP1本身就是一个投机品种,一个一文不值的品种,上交所却硬要推向市场里来,这实际上是逼良为娼,投资者不投机又能如何?"因此,"招沽权证其实就是上交所和不良券商的一个伟大魔方,这是古往今年,海内海外绝无仅有的伟大魔方!"券商和主力机构在与众多散户的博奕过程中,利用了上交所极其含糊其辞、朝令夕改的权证管理办法,行权价不随A股涨落等法宝,散布各种引诱或恐怖消息,明目张胆天量创设、黑心坐庄,引诱捕杀,抢劫掠夺。
  
  承受灭顶之灾的股民甚至在网上怒泣,这是中国金融史上的"南京大屠杀",史无前列的恐怖抢劫、惊天诈骗。他们请求国务院、中纪委体恤民情,展开调查,首先需要火速查封上交所所有的招沽交易纪录。包括追查2005年武钢认沽权证惨案的记录,还有近日又开始天量创设的南航认沽权证的记录。他们还提出了近10种要求。
  
  上交所是如何聚众豪赌和诱众进场反反复复被屠猎,它的法宝和魔方到底是什么?它究竟是如何找到天机又如何巧妙使用的?"做高可谋取差价,做低可低价注销。"天量创设制度成为上交所和券商无本万利的印钞机。券商机构真的是为国家牟取了暴利?它们背后的核心、后台是否存在重大的利益集团?良心工程师泄漏了谋取更多暴利的老鼠仓位的进出图?瘦高的江姓操盘手告诉你如何分享和搭乘末日轮的极限快感和反向思维决窍?
  
  而权证一着棋,又如何事关整个A股疯牛的合法狂奔?那些两市大盘的黑手如何摸透***高层的心思,任意放马驰程?***太子党也与这错综复杂的万亿赌局骗案有关?而那位突然良心发现、酒后吐真言的券商高管又是谁呢?多位良心专家、律师的议论纷纷有何一针针都见血的?数十万沽民提出的多种要求有如愿以偿吗?

来源: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