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司马南反美是为返美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1-22

司马南反美是为返美

转发此新闻:
听说中国大陆的大左派司马南移民美国了,这是我在美国华裔学者那小兵的一篇博文上看到的。


那小兵说:司马南移民美国了,如今在(美国)本地华语电视台上推出了《司马白话》节目,开展了自己的职业生涯的第二春,天天调侃女贪官,日日讥讽官场作风问题,辛辣程度堪比鲁迅,不但国内老右派们望尘莫及,连美国新右派们也个个自叹不如,而新左派们面面相觑,此地华侨因此纷纷从中央电视台转到他的节目了。

早在2012年,就有传言说司马南移民美国了,司马南站出来辟谣:「说我全家移民美国完全不是事实。」这次或许是一次炒作,司马南只是「携友逛纽约」罢了,但左派、右派对司马南移民之事的讨论已超出事实本身,他个人移或是不移,都不妨碍人们讨论。

其实,大陆左派移民国外,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中国不高兴》一书的作者之一宋晓军,拿了美国绿卡;《中国不高兴》一书的总策划张小波,移民加拿大;曾当面反驳克林顿对美国民主、自由、人权的解释,痛斥美国人权状况恶劣的北大女生马楠,选择到美国留学,后又嫁给一个美国人

司马南移民一事之所以引起左右极大关注,是因为司马南是毛左的带头大哥,被毛左视为「建国六十年以来最坚定的爱国主义家」,司马南要是移民美国,无疑扇了一大批追随者的耳光。这就好比一个炒股的带头大哥,鼓吹一大批跟随者去炒股,许给美好的愿景、发财的大梦,结果带头大哥轻松赚钱离场,留下一大批跟随者被套割肉亏本。

在我看来,就算司马南真的移民美国也很好理解。首先,目前的形势对司马南来说不太妙,因为,只要你抱错了大腿,站错了队,就是把菊花舔烂了,一样没有好果子吃。不是你高唱爱国爱党,高举毛主义大旗,就万事大吉,不干涉你热脸贴冷屁股已算幸事。

司马南的密切关系薄熙来、王立军已倒,风声变紧,司马南要是真的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也不足为奇。司马南没有开溜,有人炒作他开溜,且成为话题,无疑与时下跟薄、王走得较近的人受到牵连冷落有关,因之也容易让人相信司马南的移民之说。

假定国内形势对司马南真的不妙,他要开溜,及早安排家人开溜,照说应该去自己热烈赞扬的国度,比如朝鲜,可是,他为什么早些年把妻儿弄到自己臭骂的美国去呢?说到底还是因为美国讲民主、讲自由、讲人权、讲法治,经济发达,值得信赖。哪怕一个反美斗士,天天骂美国,美国仍然向他及其家人张开温暖的双臂,不怕你一家子去卧底,不怕你一家人去做第五纵队,美国的博大包容可见一斑。

当然,美国也冰冷现实,进入的门槛较高,多数时候,有钱才让你登堂入室,司马南要是没有足够的钱,同样寸步难「移」。这些年,司马南应该赚了不少钱,据说在京城坐拥数千万豪宅,他赚钱的方式固然多种多样,其中一条就是做「爱国生意」,上攀权贵,下引毛左,处处不离爱党爱国爱毛主席,粉丝巨众。有了受众,写作、书法、出书、演讲、经营等等自然就容易来钱。

无论司马南是不是真的移民美国,当他把妻儿弄到美国去,就说明他不是纯正的左派了,纯正的左派是真的把移不移民与爱不爱国直接划等号的,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个非常严肃的原则问题,是不能碰触的底线。司马南一面将妻儿弄到美国去,一面在国内做「爱国生意」,小算盘拔得啪啪响,兔子般挖掘三窟,就可以说他是一个假左派,假左派最清楚极权的人血馒头味道是多么恐怖,他们一旦换到自由的环境,「能把马克思说成是伟人,也就能把马克思说成是鸟人」,把自己曾经热情歌颂的一切说得一钱不值,反打一把,还要踏上一脚,变成赤裸裸的「拆庙党」。

正如他们相信「中国政治是纯粹权力政治,纯属利益政治,其他的我还没有看见到过」一样,他们对此看得很透,他们很难说有什么信仰原则,只有政治投机,利益钻营,一旦投机失败,利益受损,就赶紧止损逃跑,原先所说的那一套宏大的、美好的、迷人的理想和道理,顿时分崩离析。

倘若说大陆右派就是向往美国的制度,并且希望移民美国,不乏真诚的话;则大陆的假左派是十足的双面人,他们靠唱赞歌、骂美国获得利益资源,然后购买开往美国的船票,他们骨子里是多么的热爱美国及美国制度,向往民主制度下人人平等,活得有尊严的生活。他们反美是为返美,前者是工具,后者是目的,那些被他们蒙骗的毛左,是一群「不明真相的群众」,其状可怜。

来源:东网 / 廖保平 独立作家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