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令狐燕校友忆当年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1-05

令狐燕校友忆当年

令狐方针(令计画长兄)70年代擦玻璃时高处坠落摔死,留下儿子令狐剑和女儿令狐燕。


令狐燕,这个久违的名字在20年后不期出现在全国舆论关注的显赫家族成员名单中。

当年(1993)在北京煤校上学时的校友,大部分的名字已经淡忘,令狐燕被窝记住,有几个突出的因;素一、同是山西老乡,来自运城地区的女孩只有她一个;二、她的姓和名比较特殊,古典味和武侠色彩很农;三、她的家庭特殊;四、她的行为和她的长相不一致。

从外貌看,她很普通,从上到下、从里到外是很传统、很一般的农村女孩样,身材娇小、脸庞窄、皮肤暗黄,梳一条小辫子,冬季穿一件红色的登山服。她长相不出众,又不会打扮,普通话也不标准,在几千正处青春期的学生中,没有任何能够吸引人注意的骄傲资本。

我和她经常碰到,知道她没有父亲,那时对她同情。但她对外表现绝不自卑和退缩,很积极地参加学生会和社团活动。男同学中对那些长相不出众而又爱抛头露面的女孩,讥讽为“丑人多作怪”。但据说她的母亲是北京人,爷爷是在延安呆过的老八路,她还有一个叔叔在团中央工作。

学校一个学生社团的负责人主动地追求她,有点出乎我的意料。那个男孩的长相和今天的马云有点像,个子低,是很势利、很有心计的人,会巴结学校有权势的人,在一个文学社里成为了社长。因为是一个学生社团的负责人,在学校就是名人,就是成功人士,谈女朋友占优势。我们轩岗矿务局的总工的女儿、处长的女儿都是他巴结的对象。但他居然和令狐燕这样的“丑女”贪恋亲爱,让我意外。他跟我说,令狐燕的叔叔现在在团中央当处长,年龄不大,以后如果回到山西,至少能当副省级的官。

当时团中央有几个名人,宋德福、李、周、袁等人,但山西的没露头,也没听说有个令狐怪姓的。我对他的“战略选择”不以为然,只从心底里对这种善于没骨气的男人嗤之以鼻。

可是我们学校的团委书记对令狐燕很光照,令狐燕经常扭着小步地去一楼的团委。团委书记是一个高个子、长着一双大眼睛、留着日本头的28岁的女人,绝对漂亮,又 会来事,是女强人。当时,我姐觉得混官场的人都势利,只要是上面的官和官的亲戚都巴结,令狐燕都成为人们巴结的对象。

令狐燕对我很崇拜,每次见到我,见面了低低的一笑。我说崇拜,不是我自作多情,是我们宿舍的一个河北邢台的男同学从他的女老乡嘴里转来的。我在学校也打造了我自己的码头,建立了一个学生社团,经常举办演讲活动,定期出版刊物,策划了震动全校师生的一个主题。同学说如果把我放在团中央会怎样。

令狐燕比我低一届,我毕业后就和原学校基本没了联系。在工作的第一年,收到了我们班主任的贺年卡,有“大气早成”的祝语。

我们班主任也是一位女性,她在我毕业离校时亲自送我出校门,对着其他同学的面跟我说,“咱班就看你的了!”平时,因为我总得学校的荣誉,很被班里嫉妒,这话放在以往给我带来的绝对是无形的障碍。

毕业工作不到4年,我井下工伤了,煤炭企业不景气,只能寻思另谋出路,在2000年左右杀回北京打工。在北京找工作,按学历和专业,很困难,但上苍眷顾我,我在也为国家机关的秦城监狱被录用了,5个月以后,又成为这个监狱设在市内的208区的第一位水电班长。 

当令某人成为政坛新星时,我没把他和记忆中的令狐燕联系起来。据说令本姓令狐,让我想起当年的令狐燕,但不敢想这个小概率的亲戚关系,更不敢把那个不知真假的叔叔和已成为几号人物揉在一起。倒是在北京城里每当看到很多运城地区出来的女保姆、女保洁、女商贩时,我想起令狐燕那个外表寒酸、骨子里倔强的运城女性,是否她也沦落在了北漂打工族里?

昨天,在各大媒体对令某人的掘地三尺的大起底报道中,令狐燕这个熟悉的名字一下子搅动了我的神经。难道是她?会有这么巧的事?

有关于令狐氏家族其他成员的报道,唯独没有相关令狐燕的报道。但从几句简单的介绍中,我锁定了,就是她,20年前的令狐燕就是今天出现的令狐燕。

令狐方针70年代擦玻璃时高处坠落摔死,留下一儿一女。

令狐野经常在院子窑洞前教几个孩子练操、演讲。她也爱参加社团活动,这不正是他们家的传统吗?

世事沧桑,20年前的一些人,今天已经高不可攀。就说我的班主任,在我毕业后,她参加了首批公务员考试,进入了中 部,成为了正局级巡视员。而当年的令狐燕的叔叔,前几年是耀眼的政治明星。

可世事难料,令某人又将在秦城这个我工作过的地方走完后半生,这其中的韵味我感受的最复杂。

人生有低谷、高峰,只要奋斗过,最后结局不必深究。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刚查找到,当年和令狐燕玩感情的那个男孩,现在是中建一局下属单位的总经理,坐拥财富几十亿。我好羡慕嫉妒恨啊!


刚查找到,当年和令狐燕玩感情的那个男孩,现在是中建一局下属单位的总经理,坐拥财富几十亿。我好羡慕嫉妒恨啊!

有过这样的想法,等一个合适的时机。我在想着联系她,她肯定也在想着我今天混成的模样。她在学校时就说,能够被老师记得住的人很少。更让我难以忘记的是,在人生中,为我流过眼泪的第一个女性就是她。而且,我是整个科里唯一的忻州人,而如今是另一个忻州人提拔重用了她。忻州是我与她命运中的感情纽带。那个当年班里的忻州小伙,只需她一句话,就能实现梦想,她一定会帮的。

生活真就是小说。令家的发迹与毁灭可成为一部获诺奖的小说题材。

来源: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