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司马南移民打了谁的脸?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1-24

司马南移民打了谁的脸?

据内地传媒报道说,美国华裔学者那小兵发文称,司马南已经移民美国,并于两年前便已开始积极筹划,如今已在洛杉矶华语电视台推出《司马白话》节目,开始职业生涯第二春。如果此事为真,那么司马南确实是打人脸了,而且打得不轻。

我是「身在曹营心在汉」!

那么司马南是打了谁的脸了呢?是打了公权力的脸?还是打了「爱国者」的脸?还是打了毛左大本营乌有之乡的脸?还是打了自己的脸?

其实,谁的脸他都打了,只是打别人脸的时候是真打,打自己的脸是假打。如果自己不要脸,就是真打也没什么。在这个时代,脸算什么呢?没有利益,脸就是个门面,有了利益,门面也大可不要。

司马南主要是打了公权力的脸,没有公权力,司马南也就是司马南。没有公权力,也就没有乌有之乡,司马南也就没有什么影响力。没有公权力,也就没有所谓的爱国者,也就没有了司马南这样的所谓的爱国者公知。

在大陆,什么主义都不如民族主义影响大,因为不爱国的帽子扣在谁的头上谁都不舒服,只要谈爱国,各种主义、各种价值、各种思想、各种观点的持有人都说自己是爱国的,只是爱国的方式不同。那些自由主义者,在爱国上也毫不含糊。只是他们把爱国与爱政府进行了切割,并且一直强调,异议是爱国的最高形式。自由主义都爱国,其他的主义更是爱上加爱。公权力就利用民族主义,用爱国等同于爱政府的方式打压一批人,抬高一批人。让爱国主义以爱党爱政府的名义出现,不能单独以爱国的名义出现,否则党和政府就会被架空,就会处于被冷遇的境地。

司马南就是被抬起来的把爱国等同于爱党爱政府的一批人之一。

司马南的爱国,主要是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方面通过爱政府的方式讲爱国。爱政府总要有具体的人,于是他爱薄熙来,结果一下子爱倒了。他又转而爱周永康,结果也一下子爱倒了。他把人爱倒之后,并不反悔,而是落井下石,对倒台的人进行鞭尸。他爱倒两个人之后,可能觉得不安全,于是由爱具体的人变成爱抽象的政府,爱抽象的政府还得爱具体的人,不爱具体的人如何爱政府呢?于是他就不断以各种各样的方式颂圣尽忠。问题在于,爱就是选择,爱一个人就等于放弃爱另外一个人,爱倒台的人就放弃爱台上的人,这样的逻辑负担着实让司马南难以选择,痛苦不堪。再一次选择爱台上的人,谁还能保证爱台上的人永远在台上呢?即使爱台上的人难道台上的人也如薄周一样爱他吗?道不合,爱不合,捧不合,咋爱都没有好结果。

第二个方面是通过爱朝鲜的方式爱国。司马南到了朝鲜,为朝鲜金家叫好,朝鲜金家高兴,让朝鲜金家高兴只是手段,不是目的,其真实的目的就是通过以爱朝鲜的方式向中国示爱。这又是热脸贴了冷屁股。因为现在的中朝关系已经不是原来的中朝关系了,朝鲜对中国不感冒,中国对朝鲜也不感冒,朝鲜的倒行逆施也处处让中国难堪,中朝关系遇冷,这都是众所周知的事。在这样的背景下,司马南爱朝鲜,讲朝鲜的好话,充满了政治风险。不是不可以爱朝鲜,而是爱的不是时候,时候未到就示爱,再好的爱换不来正能量。

第三个方面就是以骂美国的方式爱国。因为要搞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那就绝不可能照抄照搬西方的政治制度,尤其是美国的政治制度。因为要强调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那就必须批判西方普世价值观,尤其是美国的普世价值观。反对美国制度和价值,就必须从政治和价值两个主要方向污化美国,把美国说得一无是处,把讲普世价值的中国人说成是汉奸美狗。这方面司马南会干。

司马南理论水平不行,知识功底不行,但骂人的水平没有问题。只要是骂人,不用教就会。问题在于,美国制度和价值与中国比较而言确实好,如果要是发自内心的骂,还真骂不出来,骂不出来也得骂,那就只有假骂真帮忙。把骂美国当成政治生意来做,这生意一下就做得风云水起,激发了一批无知的爱国者的爱国热情。他们在司马南的带领下,一起骂美国,污化宣传普世价值的公共知识分子。

司马南及其支持者们忘记了,无论从历史还是现实来说,美国都是中国重要战略合作伙伴。就是抛开这个不谈,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中国与美国都是经济全球化的主导性力量,都是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关系,否则中国领导人有必要经常和美国进行建设性对话吗?

公权力和爱国者没有想到的是,这么爱国的人,突然移民到美国了,这让公权力很没面子,也让那些爱国者们丢尽了面子。原来司马南的爱国,真是一笔生意,这笔生意做得真好。既赢得了名声,又有了金钱和利益,这真是一个只赚不赔的大好买卖。有道是:「前有芮成刚,后有司马南,高举爱国旗,私下做生意,党养两条狗,没个好东西。」说哪好,就去哪,那是本事。说哪好,就离开哪,说哪不好,就去哪,那是骗子的本事。司马南还真有做骗子的本事,跟在司马南一起唱着爱国腔调的人真是傻了眼。不过也有可能的是,骗子后面跟着的也是骗子,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道理在司马南们那里也会通用。

有人说,司马南没有公权力,只是和公权力有关,批评调司马南是找软柿子捏。其实这只说对了一半。有什么样的制度就有什么样的人,有专制的制度就必然有撒谎的司马南,如果有一个好的制度,撒谎的人有,但极少,但肯定不存在司马南这种把爱国当生意做的人。没诚信,在民主制度里吃不开。

其实司马南在权力里面混,也知道权力的肮脏事,移民美国也就成为必然了。什么意识形态,什么爱国主义,都是在装,都是权力内斗的幌子。但权力内斗不是司马南这样的人玩得起的,那就跑路吧。

来源:东方日报 / 木然 辽宁师范大学教授